錄像

Wed
12
Aug

回歸村校,重新學習 — 鄉土學社「活現昇平-村校.藝術.大笪地」

【圖片來源:活現昇平】

村校其一特色,就是與大自然相偕並存。學生於自然裡,學習與它並生。村校建於眾山環抱之內,學生善種樹、務農,師生均在樹蔭下成長。村校座落於村內,同學、師生從小互相認識,鄰里及社群關係密切,事無大小互相照應,人情濃郁。然而 90 年代起,因政策及環境變改,村校逐漸變得零落——打鼓嶺坪輋昇平村的昇平學校,則是其中之一。昔日熱鬧情境褪色,剩下寂寞校園。於過去一年,鄉土學社的師生遂踏入昇平村,與村民建立關係,試著將校園重現,從中爬梳學習、農村、社群間的關係,思考生活應有的面貌。

Fri
03
Apr

撐傘上街之初衷,莫失莫忘 — 「雨言」藝術展

【圖片提供:雨言】

你還記得嗎?從人們開始佔領的 928 起,已有半年了。清場過後,馬路如往日一般擠滿車輛,滿地帳幕已不復見。本來貼滿彩色便利貼的連儂牆,也回復平日的灰白冰涼。你記得那天催淚煙瀰漫,那天學生坐滿添馬公園,那天有人爬到鐵欄走進廣場,所為何事?一班大專學生及數位獨立創作人,在香港理工大學辦了「雨言」藝術展。為的不只喚醒記憶,還有提醒大家毋忘初衷。

(圖為 miki 的作品 Where are you ?

Sat
14
Mar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昨日開鑼 展廳外多個節目同時進行

【圖片來源: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Hong Kong Art Basel,下稱「巴塞爾」)已於昨日開始預展,接下來連續三日(3 月 15 至 17 日),將對公眾開放。今年巴塞爾將展出共 233 間畫廊,來自 37 個不同國家及地區,其中半數參展藝廊均於亞洲及亞太地區擁有展覽空間。

Wed
25
Feb

用車車把表演舞台開到社區——香港演藝學院第三屆《演藝馬拉松》

一直以來,街頭巷尾都是上演人間戲劇的舞台。無論走到那地,有人的地方,就有舞台。

香港演藝學院第三屆《演藝馬拉松》社區藝術計劃,就以「表演藝術流動車」的形式,讓表演藝術家及演藝學生,共同炮製「演藝流動舞台」,將不同類型的表演藝術帶到社區,也把藝術熱情,帶到市民大眾的身邊。
(圖為第二屆《演藝馬拉松.遊樂深水埗》的情景)

Wed
26
Nov

本週末 九龍城書節 「行\遊」指南

【圖片提供:九龍城書節】

2014 年的第六屆《九龍城書節》,由九龍城書節主辦、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及 Roundtable Community 共同策劃。今年以「行\遊」為主題,將配合不同的文化藝術,以及新穎題材的講座,加上有不同類型的文化藝術展覽和表演,給到場者一個嶄新的書展體驗,更可以透過研討會、講座,在閱讀以外,透視香港的另一面。自 2009 首屆九龍城書節開始,書節一直承接牛棚書展的人文精神與自主理念,持續推動獨立、自發自助的民間書節,同時亦積極成為一個具創新思維的平台,為不同富創意和視野的團體/組織提供展示或倡議的機會。

Mon
17
Nov

從 928 開始,毋忘初衷 — 「87」

身為香港人的你,大概忘不了 928 這個日子:群眾開始佔領行動,警方出動防暴隊,於中環、金鐘及灣仔施放了共 87 枚催淚彈;人們被催淚彈刺激得痛哭流涕,然而卻沒有退縮,倒是愈來愈堅強,為雨傘運動打開序幕。佔領開始距今已 50 天,當中夾雜了失望、傷感、憤怒、荒唐,人們被分化、被誤解,人不免感到氣餒……而當日在場的你,還記得上街的初衷嗎?而若你不在現場,又可明白那天用身體抵抗催淚彈的人,何以不願退讓?「並肩上:佔領打氣機」、「THISISOURMOMENT」及「MR. & MS. HK PEOPLE」今次合作,於 22 度 N 舉辦了一次小型展覽;訪問經歷過 928 事件的當事人,期望更多人明白繼續上街與佔領行動的原因;並提醒大家,毋忘初衷。展覽將於明天(11 月 18 日)完結,有興趣的朋友請把握機會來看看,這裝載著港人心聲的展覽。

Wed
12
Nov

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 2014 建築裡尋覓好生活

「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 」繼去年以人類未來的棲息地「太空」為主題;今年以「好望閣」為名,集合了 10 件來自世界不同角落的新媒體藝術家作品,將展覽聚焦於建築,訴說人與城市的關係。展覽名為「好望閣」,即為從建築角度思考,對好生活的渴望。策展人鄺佳玲道:「雖然我們以科技、科學去說述,但其實同一時間,我們都不過是在關注人。當人和建築走在一起的時候,其實就是城市。」是次策展將圍繞著城市、人、建築、好生活等數個主題。

(圖為 Philip Beesley 的《萬物有生》。)

Wed
06
Aug

評高倩彤個展「關閉的房間」:「家」在香港的美好願望

【文:Jessica Lam;圖片提供:安全口畫廊、藝術家】

在 Google 搜索欄輸入「80 後」,頭幾位關聯詞不外乎是「置業」、「買樓」和「上車」。似乎大部分香港年輕一輩,所思所求的,就是擁有屬於自己的方寸空間。被視作與窮均等、與上樓無緣的年輕藝術家,又如何看待「家」的概念﹖80 後本土藝術家高倩彤,以個展「關閉的房間」(“A Closed Room”)述說她對「家」的想法:作為承載眾人美好願望的「家」,它其實代表甚麼﹖

Subscribe to 錄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