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團體/機構

格雷戈爾‧希德布蘭特個展

藝術團體/機構

Galerie Perrotin

團體/機構類型 (Organization Type:
地址 (Address)
50 Connaught Road Central, 17th Floor - Hong Kong
Hong Kong S.A.R., China
電話 (Tel):
+852-37582180
傳真 (Fax):
+852-37582186
電郵 (Email):
組織/機構簡介-中文 (Profile in Chinese):

貝浩登畫廊

英文名稱: 
Gregor Hildebrandt Solo Exhibition
活動類型 (Event type): 
藝術類型 (Art Form): 
Details: 

2015年3月12日  - 2015 年4月25日
開放時間: 11:00 - 20:00 (星期二至六)

主辦機構: 

是次展覽格雷戈爾‧希德布蘭特以錄音工具展示隱秘生活回憶。

2010 年 4 月, 希德布蘭特搬進柏林寓所, 迎接他的是一塊印有中文字 「出入平安」的破舊門墊; 於是, 在機緣巧合下, 這件蘊含智慧光華的「古董」, 便進入了藝術家的世界。深信機緣的希德布蘭特, 認為門墊可驅走盜賊 (誰會想到它的主人擁有貴重物品?), 帶來平安, 決定日後如在香港舉辦個展, 便會放在入口處展示。現在這機會終於來到。

一塊偶然遇上的門墊, 正好道出希德布蘭特作品的特色。就如黑膠唱片、錄影帶、卡式錄音帶等創作物料, 它作為抒情記錄工具, 承載着人們往來的足印, 把時間、塵垢、記憶壓縮起來, 像一道門引領觀者到另一空間。藝術家把這「富有詩意的」物品放在展廳入口,  正是要讓觀者進入自己隱秘的生活回憶。

The Talking Heads 樂隊 1983 年大碟《Speaking in Tongues》裏有這句歌詞:「Home is where I want to be」。無可否認, 隨着文化與時代不同, 無論是家居佈置、語言或溝通模式也會攺變, 而這正是展覽的主題所在。

從日常物件的視覺圖案, 觀者可以窺探到希德布蘭特的家居、靈感來源, 甚或私人關係。他喜歡用舊錄音帶創作正/反畫作, 題材不一而足, 有手袋、女襯衫、床上早餐托盤、馬丁‧路德著作等 (這位新教修士把聖經從拉丁文翻譯成德文, 對標準德語的形成有莫大影響)。他所創作的「無盡之柱」(endless column), 把黑膠唱片壓成模型堆疊起來, 看似一組扭曲的音樂星系, 為的是要表達布朗庫西 (Brancusi) 早於 1918 年所說,「沿着接連天地的世界之軸  (axis mundi) 追求無限」。

希德布蘭特把自己躺在伴侶兼藝術家阿莉霞‧克瓦德 (Alicja Kwade) 懷裏的情景拍攝下來, 相片有點像聖母抱着受難耶穌的畫像, 凸顯了聖家所包含的愛、浪漫和安穩。不過, 細看之下, 會發現整幅相由一層層的小卡式盒砌成, 結構並不穩固, 由此引申至伴侶甚或其他一切關係, 也非如想像般穩固。

藝術家另一新相片, 以其私人收藏的一幅蝕刻作品為主體, 旨在向 18 世紀法國劇作家馬里伏 (Marivaux) 的經典浪漫喜劇《愛情與偶 然狂想曲》 (The Game of Love and Chance) 致敬。蝕刻出自托馬斯‧格魯博 (Thomas Gruber, 一位對希德布蘭特影響深遠的導師) 之手, 通過「鏡像」畫作拍攝下來, 再經圖像軟件處理, 最後成為是次展覽請柬的封面。

展廳四周掛滿簾幕, 由一條條黑色磁帶組成, 都是《愛情與偶然狂想曲》的錄影帶, 拆散後掛到牆上, 反光如鏡, 背後卻有指向。簾幕有部分挖空, 用來懸掛以錄音帶製成的畫作, 仿如透視隱秘家居生活的小窗戶。觀者欣賞作品, 投入之餘, 身影也同時反映到簾幕裏。

展覽的最後展品,是一個以錄音帶精心捲製的圓盤, 既象徵結束, 也是重新開始。1928年, 德國人弗勒瑪 (Fritz Pfleumer) 發明以磁帶記錄聲音, 所用的磁帶正是這個式樣。通過時間之門, 觀者再次走進藝術家的歷史承傳。

希德布蘭特的作品在無聲中訴說感情, 既抒情又富詩意。《Coming by Hazard》以浪漫和家為主題, 透過集體回憶跨越時空, 面向不同世代的觀者, 不論是有意參觀或偶然而來, 預先計劃與否。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