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Wed
25
Nov

街坊劇場之漫談巡迴劇

【文:Seth Chan/圖:大細路劇團/劇場工作室】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社區文化大使、廉政公署、國際綜藝合家歡、存款保障委員會、銀行......

看似毫無關係的名字卻存在著共通點,是甚麼呢?開估吧!它們都跟社區或學校巡迴劇有密切關係。某個下午,某個巡迴劇的排練過後,幾個下星期將在街頭上演莎士比亞劇作的演員,聊起巡迴劇來。

Tue
24
Nov

離開,是為了再回來——訪亞洲文化協會獎助金得主梁偉詩

【文:樹心/圖:亞洲文化協會及受訪者提供】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七月的時候,藝評人、香港演藝學院兼職講師梁偉詩,她憑著亞洲文化協會頒發的藝術獎助金,得以前往紐約觀摩,遂帶著迷惑的心離開香港。三個月以後,她抱著豐富的記憶、興奮的心情回來,然後期望可以將一切重組,再將旅程所得投放到自己的教育、評論工作裡頭。「這九十天的得著是甚麼呢?我不夠膽奢望,能為香港帶來甚麼改變,那不如反攻求己,做好自己。」困於小城裡感受到的彷徨和陰霾,將會在踏出世界時逐漸消解。而尋找得來的答案,將會回歸這狹小的城,成為滋養出藝術的豐腴土壤。

Mon
23
Nov

楊福東個展「南轅北轍」——生活與理想之間的思考

【文:一一/圖:楊福東】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圖:《雀村往東》,六頻影像裝置。雀村是河北一個只有一百多戶的村子,很多狗生活在這裏,它們也會生病,死亡,被抛棄或者被販賣,在它們的主人眼裏,狗就是狗,它們終究看不到,雀村往東,那裏有通往外界的唯一的一條路。)

「甚麼是眼見為實的生活?」聊今次展覽「南轅北轍」,楊福東兩次提到這個問題。 「影像呈現的是作者思考的藝術想像,即『意會電影』,影像即生活,甚麼是真實的生活?影像也許就像生活的一面濾鏡,折射著生活與理想之間的思考。」他說道。  

Fri
20
Nov

以交流孕育更多可能 —「對談!實現現實」

(圖:楊陽、張嘉莉、倪昆與主持鄭波,就著「實現共享價值及自我實踐」展開討論。)

藝術家們雖抱持迥異信念與風格,但他們卻有著一樣的渴求︰「實現現實」,用藝術實踐自己的願景,回應社會當下,與觀眾展開互動。但他們從來單打獨鬥、最多不過三五成群,目標一致、困境相近,卻缺乏交流平台;於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於10月31日至11月1日主辦,由香港視覺藝術中心、油街實現籌劃了第二屆「對談!實現現實」,除了有午間音樂表演,更邀來各藝術界的不同持份者,來一次實實在在的對談,聆聽且吸收各人的經驗,剖析各地的個案,啟迪更多想像,為實踐而孕育更多可能性。

Thu
19
Nov

水墨的新語言——談《呂壽琨—水墨傳奇四十年》新一代藝術家作品展

【文、攝:天悅/圖:部份由藝倡畫廊提供】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圖:呂壽琨先生的《禪畫》系列)

自六十年代以來,香港的中國水墨畫受到西方意念的影響而漸趨現代化,由水墨畫家呂壽琨、王無邪領軍的「新水墨運動」對後來中國水墨發展帶來翻天覆地的影響,在這場運動中最顯著的就是打破水墨給人的印象。

Wed
18
Nov

笑看人生的哲學——《人生罅隙》

【文:雲子/圖:團劇團】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輕輕鬆鬆笑看人生

臨近30歲大關,男主角父親突然離世,一家人頓失依據。有夢想,但也要生活,男主角六神無主;出席葬禮的親朋戚友,原來也有閒事上心頭,在這個也許是最好、也是最壞的時代,且看他們如何轟轟烈烈幹一次大事!

Sun
15
Nov

武俠電影作為一種隱喻——胡金銓的關鍵字

【文:何阿嵐/圖:電影節目辦事處】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人在林中,竹枝茂密得不見天空,一絲絲陽光穿過了濃霧,鳥兒沒有鳴唱,正因兩名殺氣騰騰的東廠錦衣衛正快馬加鞭,穿過一片竹林地趕往聯繫頭目。馬匹踏過的路上沾滿濕潤的泥塊,說時遲,一支冷箭穿過馬匹間,正插入竹枝,弓箭還有些餘震,二人雖及時避開,誰知已落入局中,為阻二人追殺忠良,對方正準備來一場生死鬥……

Thu
12
Nov

漫步午夜巴黎——Nuit Blanche

【文、攝:阿角】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法語中「失眠」一詞很美,他們稱之為Nuit Blanche,意即「白夜」。大概他們覺得睡不着也不算煩惱吧,與其一直覺得失去了睡眠的時間,不如一個享受午夜無人時間的機會。自2005年起每年十月第一個周末在巴黎舉行的Nuit Blanche,便由「用盡夜晚」這概念開始,把午夜巴黎變身成一個藝術遊樂場。由晚七至朝七,在街頭巷尾放置裝置藝術、舉行演出,實行與眾同樂。

關注全球變暖的藝術

Tue
10
Nov

百分百中國製造——艾未未@倫敦皇家藝術學院

【文、攝:何阿嵐】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因為艾未未,「藝術」成為社會焦點。從靈活運用建築、裝置、影像、網絡活動來創作,以至對文化、政局的評論,他無疑成了當今最矚目的藝術家。其政治上鮮明的立場,藝術作品表現的政治取態,也彰顯了哈維爾所說的「無權力者的權力」。

行為即藝術,即自由表達

Mon
09
Nov

老媽與檸檬酒的故事

作品《五百棵檸檬樹》

【文:Yung/圖:受訪者提供】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藝術創作跟社會脈絡可以說是脣齒相依,藝術是生活的一個出口,我們想不通的、困擾的,都可以用理性或情感的表達來宣洩。多年來都有藝術家以政治或社會元素作為題材,作為公民,大家都會用自己的方法去反思社會狀況和自身的位置,或凝聚大眾或引起話題,通過不停的反問討論,把問題更赤祼地呈現出來。這是一種以個人來關心社會的行動,主動地參與狀況,期望透過思想上的交流為現狀帶來那怕只是一點點的改變。

Pages

Subscribe to 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