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Sun
16
Oct

王無邪﹣半杯水的藝術

王無邪

文:阿角

看王無邪的水墨畫,你很難將它們歸邊為「國畫」或者「西洋畫」。一方面,它們富有濃厚的中國味道,用上皴法等國畫技法、着重水墨的濃淡;另一方面,他於光線和幾何線條的運用,又帶有西方藝術的特色。這種多元特質,也許與他的背景有關:曾經寫詩、出版文學雜誌,又跟隨新水墨大師呂壽琨習畫,後來再到美國學習西洋畫及設計。「因為覺得自己不足,所以想學多一點。」這位現代水墨大師把自己形容為半杯水 ﹣沒有注滿,才能夠盛載更多。

Sun
16
Oct

歐陽乃霑﹣用水墨道出生活

歐陽乃霑

文 : 小米

由幼年畫畫至今、已經80 歲的本土畫家歐陽乃霑,對畫畫的熱情依然充沛,閒時最愛做的,便是相約友人出外寫生。無論油畫、水彩、素描、版畫、鋼筆、水墨…他也能畫,他的畫更充滿了生活質感。不過近年來,他對水墨的興趣大了,在自己雅緻的畫室裡也擺放了許多山水和字畫。談及水墨創作,霑叔說,國畫重視臨摹,不過畫水墨的人,也不應只臨摹前人的作品,「畫家本身對真實的景物也要有所體會,我自己更會把生活畫進去呢。」

Thu
15
Sep

黃仁逵-藝術是一個含糊不清的字眼

黃仁逵、Sin Sin Fine Art

文:小米

與人稱「阿鬼」的先鋒藝術家黃仁逵談創作,絕對是一次開闊視野的難忘經歷。首先被這位鬼才的多面創作身份所懾服﹣既是本土抽象畫家、又是藍調音樂家、金像電影美指…還寫得一手好文章(藉《籠民》獲金像編劇、《放風》獲中文文學雙年獎)。與黃仁逵談藝術,一如他的文藝創作般,在處處機巧裡總予人「峰迴路轉」的感受,其藝術理論更予人一種「開腦」的作用。不過最出奇不意的,還是他那一句:「我不是一個藝術家;藝術是一個含糊不清的字眼。」

Fri
09
Sep

馮永基的水墨情緣

馮永基

文:小米

馮永基的建築師身份人所共知:他從事建築署廿多年,主理過的公共建築項目有很多,當中包括大會堂低座及紀念公園、獲獎的香港濕地公園等。他坦言建築是他的終身事業,不然不會在退休之後,仍願意義務出任西九管理局董事、康文署的藝術館顧問,還在中大建築系的通識課程執起教鞭來。 不過,除了建築,他原來還有另一份愛戀,迫使他在2008 年的情人節提早退休,投入另一個懷抱,她,就是現代的水墨藝術。

情陷水墨畫

自小已喜歡畫畫的馮永基,在美國修畢建築之後,原來曾於港大、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等進修一些校外水墨課程。

Wed
17
Aug

林東鵬-中國畫的無限寶藏

林東鵬

文:小米

林東鵬說,他最初接觸藝術是從西方的梵高和畢加索開始。到中大選修這一科,他卻無意間遇見了中國畫,走入其中,始發覺內裡竟是一個七彩斑斕、閃閃生光的寶藏。 觀看這位香港著名藝術家的作品,你會很容易被他的畫吸引:不單在創作上他採用的新鮮媒材,也不純是其深具創意與趣味性的「立體」山水畫、動物畫;而是當你細看他的作品,你會不自禁地想走出繁囂營役的現實,尋回一份久違了的寧靜,還有純真。

Sun
17
Jul

林千鈴-換個藝術角度

蘇荷兒童美術館

文:小米 & 宏願

在一個功利的、事事追求實際的社會,要喚起群眾對藝術的注意,殊不容易。 藝術令人覺得不實際,因為它不停留在事物的表面,而是帶領人探討或追求一些關乎生命的東西和價值。其實近年來,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看到藝術的好處,「藝術是重要的」這句話也不再只是出自藝術家口中,可能是教育家、社會學者、市場經濟學者也會如是說。甚至為人父母者,也熱衷張羅自己的孩子課餘的藝術活動。 今回我們邀來了台北蘇荷兒童美術館館長林千鈴,且聽林館長訴說藝術對一個孩子、甚至整個社會的意義。

Mon
16
May

朱銘-從一粒沙裡看世界

朱銘美術館提供

朱銘說藝術即修行:「藝術不是學習,你要是想種活藝術的種子,你要修行。這跟向哪位大師學習或看什麼書完全無關。修行是要從每天的日常生活做起。這個沒有人能夠幫忙,一定要自己在生活中一點一滴去實踐。」

Sat
14
May

楊泳梁-以高樓造森林

楊泳梁

文:阿角

一幅幅優美的水墨畫,畫着好山好水好詩意,但當你走近的時候,卻發現所謂「山水」原來由無數高樓大厦組成,大自然瞬間轉化為石屎森林……這就是上海藝術家楊泳梁的攝影作品。

Tue
15
Mar

劉博智-以攝影記錄海外華人足跡

photographer: 劉博智

被別人冠以「海外華人攝影家」的劉博智,這幾十年來一直以驚人的毅力和靭性拍攝他的代表作:遊歷五大洲,把世界不同角落的華人腳踪以攝影記錄下來。作品題材由他們的家園、房間、日常物件、姿態、眼神也有。看他的作品,你會覺得每一幅照片背後各自有一個耐人尋味的故事。他的攝影,充滿著對這個民族的關懷;對於文革的苦難,他有一份不能不說的使命。

Pages

Subscribe to 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