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Sun
11
Oct

非洲歌后安潔莉克.淇祖:我歌故我在

【文:小米 / 图:康樂及文化事務處(© Pierre Marie Zimmerman)】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53)《△志》

被喻為繼Miriam Makeba之後最偉大的非洲歌后安潔莉克.淇祖(Angélique Kidjo),不能單以兩屆格林美獎得主的名銜便可概括——她被《衞報》選為全球百大最具啟發性女性之一、被英國廣播公司(BBC)選為過去五十年五十位非洲標誌性人物。她於2002年被任命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親善大使,重點關注女童教育。回望過去,這一切當然得來不易,尤其作為一名女子,尤其生於物質匱乏的非洲大地。

Sat
10
Oct

跳出勇武與剛勁 —— 格魯吉亞國家舞蹈團

【文:小米 / 图: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53)《△志》

格魯吉亞民族音樂以複調及多聲部聞名於世,相比之下,該國的民族舞蹈對亞洲觀眾而言或許有點陌生。然而這個歷史悠久、擁有豐饒文化藝術及歷史建築的小國,視音樂與舞蹈如日常生活習慣時,舞蹈亦成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橋樑,讓我們加深對格魯吉亞的認識。

在戰火之下,懷著高昂不屈的意志起舞

Fri
09
Oct

力量以上 —— 傳統太鼓與音樂、形體表演的結合

【文:雲子 / 图:康樂及文化事務署(©Takashi Okamoto)】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53)《△志》

闊別近三十年,日本著名太鼓團體「鼓童」(KODO)將於十月底重臨香江,現身世界文化藝術節,以全男班的《打男2015》再饗香港觀眾。

全男班演出

Fri
09
Oct

傳承特加諾音樂 —— 專訪德州狂迷樂團

【文:文化九公 / 图: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53)《△志》

當傳統南美拉丁民謠點綴了搖滾味道,藍調鄉愁、民謠鄉土的歌詞與熱情輕快的節奏磨合,究竟會生出甚麼音樂來?聆聽來自美國的德州狂迷樂隊(Los Texmaniacs),已可輕易感受出他們絕非一般外國樂隊。事實上,他們的專輯《Borders y Bailes》在2009年便曾獲得格林美獎「最佳特加諾專輯獎」。其樂隊靈魂人物麥克斯.巴卡(Max Baca),本身更是當代絕無僅有的十二弦結他大師,筆者以為倘若音樂會當晚能近距離觀賞其演出,樂迷們一定獲益良多。

Thu
08
Oct

從禮物裡學懂成長—— 台灣月「台灣給香港的五個禮物」

【文:翠玉瓜 / 图:光華新聞文化中心】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53)《△志》

手創市集於香港近年愈來愈盛行,其產品種類較多、租金不算太高、創業門檻相較低。然而,相較於台灣,它在香港的歷史還是甚短,風氣尚未完全成熟,創業者面對迥異困局與限制。

Wed
07
Oct

打破疆界,融和創新──格林美獎得主Los Texmaniacs

【文:馮禮慈 / 图: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拉丁美洲音樂對西方流行樂影響非常大,由於西方流行樂又影響全球,所以拉丁音樂對全球就有著廣大影響。今天世界各地樂迷聽的流行曲有很多源自拉丁美洲,例如古巴、巴西等,當中亦包括墨西哥的獨特音樂。

Wed
07
Oct

台灣月2015—— 熟世代大師呈獻台灣藝術風貌

【文:小米 / 图:光華新聞文化中心】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53)《△志》

每年一度的台灣月一直深受香港觀眾歡迎,今年適逢十周年,帶來的是一場以「青世代」與「熟世代」之間的文化對照。而今年的「熟世代大師」系列,無論音樂、戲劇和展覽方面,都有大師級人馬來港展演。

音樂節目多元  

Tue
06
Oct

用探戈舞步,跳出貝隆夫人的一生 —— 專訪布宜諾斯艾利斯探戈舞團

【文:Seth Chan / 图:康樂及文化事務署(©Lucrecia Laurel)】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53)《△志》

探戈給你的印象,是激情熾熱,還是冷靜高雅?兩年一度的世界文化藝術節,將以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探戈舞團掀開序幕,為香港觀眾呈獻亞洲首演舞劇《貝隆夫人》,一齣由探戈舞者以身體融合音樂,演繹傳奇人物伊娃.貝隆的一生的舞劇。

歷時兩年的製作

Mon
05
Oct

造橋,讓兩地擁抱相融—— 訪盧健英談《台灣月》十周年

【文:翠玉瓜 / 图:光華新聞文化中心】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53)《△志》

屈指一算,每年一度的「台灣月」,今年已踏入十周年了。透過戲劇、音樂、舞蹈等迥異的藝術形式,十年來致力為兩城造橋,絕非易事,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主任盧健英卻笑言:「沒有甚麼困難,唯一的困難就是廣東話很難學!」不難,一來因經驗的累積,二來則因兩城的發展近年逐漸親密、接近,兩地人亦對彼此互相產生興趣與好感。於是「融合」,就成為今年台灣月的關鍵詞之一:那不是一種單向、片面的灌輸,而是可以溝通、對話,最後互相擁抱,與彼此相融。 

Sat
03
Oct

巴黎的黃金時代——從薩金特大展談起

【文: 查映嵐】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薩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 1856-1925)在世時作為肖像畫家享負盛名,作品得到同代藝術家與文人認可,上流社會對他趨之若騖,死後卻長年被忽視:他死於1925年,現代主義的時代已然來臨,康丁斯基的純抽象、達利與馬格列特的超現實、畢加索的立體、杜象的現成物帶來一波又一波的震撼,藝術家們反抗自古希臘以降的擬仿傳統,肖像畫家成為不合時宜的歷史遺物。人們認為肖像畫家只顧滿足有錢人的虛榮心,在經濟收益與藝術追求之間選擇了前者,因為缺乏創新精神而沒有價值。30年代有論者嚴苛地批評:「薩金特從來都不過是插畫師……看上去再熟練的技藝、再吸引的視覺效果,都掩蓋不了薩金特精神上的空洞,或他執筆時輕蔑、玩世不恭的膚淺態度。」

Pages

Subscribe to 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