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Fri
02
Oct

在城市邊界遊蘯的藝術

【文、攝:Yung】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談到釜山的藝術,不少旅遊指南都少不免會介紹甘川洞文化村,和釜山國際電影節的大本營建築 (與釜山市立美術館同位於釜山市中心的海雲台區)。兩個地點都是一種地標式的存在,特色建築和咖啡小店成了遊客遛躂的好地方,而經過政府的大力打造和宣傳,使這些以歷史、地域和噱頭作包裝的藝術文化頓成帶動經濟的一種形式;所有具代表性的東西集中在一起,既滿足了城市人對方便性的考量,亦營造出遊客眼中充滿藝術感的城市形象。

Thu
01
Oct

梵谷,你留給這個世界的感覺太強烈……

【文、攝: 何卓敏】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一提起梵谷,你會想起甚麼?荷蘭?向日葵?瘋子?黃色?骨瘦嶙峋、滿面于思的孤獨靈魂?梵谷,一個全球藝術愛好者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名字;他在世只有短短的37年,一生中亦只賣出過一幅畫,但在他死後,他的作品如《星夜》、《向日葵》等卻是天價難求。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就這樣說過:「他生前沒人看得起,死後無人買得起。」人生的諷刺實在多的是,但這是現實。

Fri
25
Sep

北京舞蹈雙周2015—— 像競舞一樣流動

【文: 肥力/圖:城市當代舞蹈團】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北京舞蹈雙周2015」的行程緊密得不像一般國際藝術節,而更似舞蹈嘉年華。每天中午晚上均有演出,間有青年舞者試演平台及大師班工作坊,「舞周」節奏異常熱鬧而快速。倘若觀眾如我一樣遊走不同場地,一天觀賞多個表演,便會更理解「舞周」的結構,是觀眾追趕演出。舞台輪流不斷呈現不同國家不同風格的舞蹈,感覺像是修羅場一樣,展示了原始競舞的熱情。然藝團卻沒很多機會及時間觀摩其他作品,原因是如此密集的安排,令來自不同地方的藝團大多僅有一天進台佈置。有趣的是藝團不因入台時間短而選擇空的舞台,反而我在三天行程所見的,不乏具心思的設計,在光影配合下,去改變舞者身體的質地。

Thu
24
Sep

與暴力並生的法則—— 馬國明《雨傘擋不住的暴力》

【文: 木瓜/圖:進一步多媒體】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馬國明的劇本《雨傘擋不住的暴力》裡,五位聽眾在金鐘流動民主教室完結後,仍待在原處討論,不願離去。他們聊起雨傘運動後,從城中處處湧起令人不解、叫人難以接受的暴力:警察毆打示威者的暴力、施放 87 枚催淚彈的暴力、禁止示威者用雨傘保護自己的暴力……突然有一戴著 V 煞面具的男子走過來,大笑數聲,並將這關於暴力的討論帶到更底深的地方——暴力的源頭,究竟在何處?警察的暴力若是合法,那法律的本質,又意味著甚麼? 

Wed
23
Sep

12件改變藝術的發明 — (一)菲林

發明年份:1825年 
發明者:約瑟夫・涅普斯(Joseph N. Niépce,1765-1833) 

★ 世上首張菲林,是塊塗了藥水的銅片! 
★ 被相機搶去飯碗,畫家們不得不想想辦法。 
★ 攝影也是藝術啊!

攝影的誕生

Tue
22
Sep

跑吧!追著時鐘的小人們 —— 一起跳出音樂劇的框框

【文:雲子/圖:風車草劇團】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Sat
19
Sep

劇場的聲音—— 看不見、摸不到的設計

【文: Seth Chan/圖:香港話劇團、藝君子劇團】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音響設計絕對是一種不能用眼看的設計,只能用耳去聽。而音響設計師的工作,又很容易令人將他和作曲配樂混淆。到底音響設計是甚麼一回事?劇場緣何需要音響設計師?音響設計師的工作又是甚麼?我們今期特地請來兩位獲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音響設計的得主,細說劇場裡的聲音美學。


記:記者 華:袁卓華 康:馮璟康

Mon
07
Sep

威斯帕維的浦羅哥菲夫

【文:小米/圖:香港小交響樂團/攝:Benjamin Ealovega】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有看過荷蘭大提琴家威斯帕維(Pieter Wispelwey)的演出,都會讚嘆他出色的琴藝和充滿能量的演繹方式,並完全震懾於這位當今最具實力的大提琴家的氣場。威斯帕維也是少數能在現代大提琴與古大提琴兩邊都有很好發揮的演奏家。假若作為一個愛樂者,卻還未有看過他演出的你,實在不用失望,因為威斯帕維將於九月中再度來港,和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分別演繹浦羅哥菲夫的交響協奏曲,及帶來一場「樂在咫尺:威斯帕維室樂聚」。

Sun
06
Sep

讓作者的意圖得到保真的闡釋—— 訪音樂劇譯者程何

【文:一一/圖:七幕人生音樂劇】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近些年,越來越多的百老匯音樂劇的中文版在中國上演,包括《媽媽咪呀!》(Mamma Mia!)、《貓》(Cats)、《我,堂吉訶德》(Man of La Mancha)、《Q大道》(Avenue Q)等,長期從事大型音樂劇翻譯的程何,就曾經參與了多部西方經典音樂劇劇本的漢化和歌詞的譯配。程何十分年輕,卻已累積了不少經驗,高中開始就零散地做一些音樂劇的譯配,發佈到網上,在大學二年級(2010年)時,程何製作了音樂劇RENT的中文版工作坊,吸引到了《媽媽咪呀!》中文版劇組的注意並參與其中,開始從事正式商業上演的音樂劇的譯配。談及最初緣何想翻譯音樂劇,她坦言音樂劇的愛好者都會收集喜歡的劇目不同語言的版本進行對比,但唯獨找不到中文版,便想自己動手彌補這個遺憾。

Thu
03
Sep

跨媒體歌劇《掌心的魚》

【文:何阿嵐/圖:網上圖片】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人應如何直視心中的「羞恥」和「內疚」?面對人群感到恐懼和尷尬,甚至自認為是不正常的心理反應——這份每個人內心都潛藏著的壓抑,時時刻刻折磨著我們的生活、人際關係以至文化,甚至深入我們內心深層的意識,引發不安感,亦塑造出每個人不同的面貌。對作曲家趙朗天來說,這份隱藏在心裡已久的感受,不得不透過創作來抒發,來叩問,他更聯同編劇意珩、劇場導演李鎮洲和音樂創作人龔志成,以混合室內歌劇、劇場及舞蹈等形式創作出跨媒體歌劇——《掌心的魚》。

Pages

Subscribe to 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