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

Wed
03
Feb

【創作雜記】 舞劇《倩女幽魂》的音樂創作

【文:/圖:伍卓賢】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剛過去的十一月份,香港舞蹈團演出了大型舞劇《倩女幽魂》,而我負責當中的音樂創作。《倩女幽魂》是一套香港的經典電影,而當中的主題曲和插曲也是家傳戶曉,與故事角色和情節密不可分。所以總監楊雲濤在我創作之前已選定了電影中三首都是由黃霑所創作的流行作品《黎明不要來》、《倩女幽魂》和《人間道》放在舞劇當中。主題曲和插曲外,雖然電影本身已有配樂,但因為配電影畫面的音樂和為舞蹈創作的音樂做法完全不同,所以我就沒有參考原本的電影配樂。

Mon
01
Feb

《行為淪喪》:一場經過精準計算的儀式

【文:羅斌惠/圖:Fung Waisun】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此文由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協助統籌,該會由專業藝評人組成,網址:www.iatc.com.hk

小劇場,雖然未能呈現大劇院裡的華麗壯觀,卻可拉近表演者與觀眾的距離,使其恍如置身戲內,同時亦給予機會讓人發掘他的可能性。曾有人說過:「戲劇是源於古代的祭祀儀式,故此戲劇演出本身就是進行一場儀式。」這夜裡,「天台製作」的首個作品《行為淪喪》正好完成一場讓人反思人與人關係的儀式。

Fri
29
Jan

關於Clockenflap,我想說的其實是⋯⋯

【 文、攝:張時】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現在寫Clockenflap 2015也許有點久遠了。

也不是說過了時機不能寫,而是這年度音樂節慶所掀起的霎時狂熱實在無以為繼,即使當時它是如何的喧鬧,如何的盛大,過了,就甚麼都不剩。 

Fri
22
Jan

《有飯自然香》讓觀眾細味六十年代的香港生活

【文:何俊輝/圖:香港話劇團/攝:Wing Hei】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陳敢權編導的香港話劇團重演劇《有飯自然香》,故事發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

Fri
08
Jan

馬戲狂熱席捲全城

【文:阿紫/圖:英國沒巧合馬戲團《白》劇照(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供)】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大家或許留意到香港最近有很多不同主題及形式的馬戲演出,馬戲狂熱突然席捲全城,當中空中飛人、大環、鋼管雜技等項目固然是馬戲表演的重點,藝人超越人體極限,觀眾在驚訝錯愕中高呼「值回票價」的同時,英國的沒巧合馬戲團(NoFit State Circus)除了向觀眾展示高超技巧外,他們的演出將帶來更多舞台效果上的視覺衝擊及現場音樂的強烈震撼,難怪在眾多馬戲演出當中別樹一格。享譽國際藝壇的沒巧合馬戲團將獲康文署邀請參與於二月份舉行的「城中馬戲」演出。

Thu
07
Jan

和解的可能,或不可能——前進進《午睡》

【文:何阿嵐/圖:前進進】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哲學家只詮釋了世界。可是,重點在於他們應該去改變這個世界。」馬克思的話,改變了一代人的思想,青年人眼看社會不公義,走上街頭,開討論會,甚至建立軍事組織……從六十年代尾開始,一波又一波的社會運動,學生帶領了改革社會的浪潮。香港的七十年代,是一連串的抗爭運動、保釣、中文運動以至金禧事件,更產生了國粹派和社會派之爭。何以一群曾經激進的參與者,踏入八十年代後,卻一下子沉寂下來,甚至背叛自己當初的信念。我們錯失了多少機會?回望過往的過錯,到底有沒有從中反省?在大型社會運動發生過後,一代人經歷了甚麼樣的創傷?

Wed
06
Jan

那裡那天不再聽到在呼號的人——《攝魄》在劇場上散播和平種子

【文:雲子/圖:何必。館】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世事很多時都是基於一個偶然。多年前黃宇恒偶爾在網上瀏覽關於戰地照片的網頁,壓根兒沒有想過會帶出今天的《摄魄》。《摄魄》導演黃宇恒一直醉心攝影,也就從那時候起,注意着新聞照片,留意到戰地記者這個特別的職業,在心裡埋下《摄魄》的種子。

Fri
01
Jan

全職表演——演員與舞者的對話

【文:Seth Chan/圖:香港話劇團 ■ 城市當代舞蹈團 ■ 受訪者提供】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要以藝術作為職業從來都不是易事。分別來自香港話劇團的張紫琪(琪琪)和城市當代舞蹈團的林詠茵(Peggy),均為土生土長及在香港接受教育的年輕表演者。受聘於本地主要藝團,二人顯然具備過人的藝術才華與天賦。人人都說年輕一代追夢的代價很大,到底她們如何成就自己的表演生命?

Wed
16
Dec

告別坐定定——劇場可以是體驗加遊戲!

【文:Seth Chan/圖:由受訪者提供】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55)《△志》

近年歐洲劇場興起需要觀眾高度參與的表演模式,例子如英國Shunt 和Punch Drunk等劇團,將廢棄工廠大廈重新佈置成演出場地,給觀眾隨意遊走及跟演員互動。香港亦有劇團試圖將這種“Immersive”表演形式帶進香港,還加插遊戲元素,創造出具香港特色的新劇場。

(圖:Punch Drunk 的製作 The Drowned Man 劇照((網上圖片))

Fri
11
Dec

香港舞蹈新勢力 —— 訪「續.舞」系列青年編舞家 林俊浩 李健偉 韓嘉政 許俊傑

【文:小米/圖: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55)《△志》

實在聽過很多人說,現今在香港要當一個獨立編舞很困難:資助有限、發表平台匱乏、忙碌兼職使創作空間萎縮、靈感枯竭,而本地觀眾為數不多,意志稍為薄弱的早已卻步。幸而,近年予新人發表的平台有所增加,為一眾仍舊有夢的舞蹈藝人給力打氣。正如康文署自2009年主辦的「舞蹈新鮮人」系列,每年均予本地年輕新晉編舞初嘗發表作品的機會;今年首次推出「續.舞」系列,更為曾是「舞蹈新鮮人」的編舞提供一個延續性的發表舞作平台。

(圖:許俊傑、郭曉靈、黃靜婷(右至左),三人行自學生時代開始。)

Pages

Subscribe to 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