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

Fri
19
Feb

莫知無用之用也-宋冬《白做園》@油街實現

video: 

北京藝術家宋冬為油街實現建造一個盆景,運用社區棄用的物資-垃圾,於草地上構建一座可自然生長植物的山丘。這片人造的園景引申出「不做」和「創造」的迷思。

《白做園》是一個可持續不斷發展的、可以生長的項目,具有很多不確定因素。這些未知的不斷發展的部分是這個專案的靈魂。

Thu
04
Feb

牛肉飯與暗物質-近未來事務所 3號創作《放屁蟲》

video: 

關鍵詞:末日、種族、文化混血、同化、排他、土地、國家、沒有國家……

日本八十後鬼才編劇神里雄大尖銳畸怪之作,311震災後回應末世騷動,無厘頭竄改大歷史,借臭屁為世界嘆息,戲/氣味席捲東京、台北藝術節,濃烈非常……

「我.個.肚.就.係.宇.宙!」

Mon
01
Feb

為更美好的香港-《亂世備忘》導演陳梓桓自述

(圖片提供:影意志)[香港獨立電影節系列]隨著拍攝工具愈來愈輕巧便利,讓更多人能夠製作電影或紀錄片,電影製作的「民主化」,令「紀錄片」從官方媒介手中解放出來,社會上更多不被重視,邊緣的聲音借此能有所表達。紀錄片與近代的社會運動更有著親密關係,如70年代美國女導演Barbara Kopple的經典作品《Harlan County U.S.A.》就以真實電影手法,拍下發生於肯塔基州哈連郡礦場的罷工事件,紀錄了在主流媒體中看不到的勞工階層抗爭,還原罷工最真實的一面。另有一個香港觀眾較熟識的名字,必定是日本的小川紳介,他以三十多年的時間,紀錄了因興建成田機場,保護自己土地的居民,在抗争及其背後的經過....

Tue
26
Jan

「唯有聆聽,才變得自然。」訪濱口竜介《她們最好的時光》

(嗚謝影意志提供圖片,以及林家威導演作即場翻譯)[香港獨立電影節系列]由影意志舉辦的香港獨立電影節,近年積極為觀眾帶來多套優秀的日本獨立電影,而濱口竜介的作品更是第二次帶到給香港觀眾眼前。在看似安穩的環境中生活,她們時而相聚,是各人的知心好友,當揭開生活的假像,發現所有關係,價值觀也來得脆弱無力。濱口竜介是近年最受人推薦的日本獨立導演,其新作《她們最好的時光》(Happy Hour)將焦點集中四位平凡女性的苦與樂,以期超長的電影篇幅,和對抗主流方式的拍攝方式,而受到電影迷關注,5小時17分鐘,究竟可以讓我們看到一幅怎樣的女性群像?

Fri
15
Jan

停不了的身份危機 - 一條褲製作《黃面佬》

video: 

名編劇翻身力作《面子價值》,誓要殺入百老匯舞台,開排在即,偏偏找不到適合的華裔演員,情急之下,找來全無亞裔特徵的白人演員擔演,結果他的種族身份引發連串鬧劇。適逢美國政府懷疑華人進行間諜活動,編劇父親是華裔銀行業鉅子,父子同受牽連,事業家庭危機乍現,能否化險為夷?關鍵還在編劇自己的身份面貌。

Fri
15
Jan

回到純真年代 - 浪人劇場《殞石旁的天際》

video: 

殞石在天際的不遠處緩緩地奔向來。

因著環境的改變,都市人都染上了一種病──「忘了愛」。源被確診染病後,出現了異常的情況,他沒有像其他病患者一樣愛睡,卻失去了愛情的記憶。

Wed
30
Dec

尋找對話的可能-絕對的《絕對飛行機》

video: 

「向後望喺窗口見到佢 距離大約二十米 喺一架飛緊埋嚟嘅飛機駕駛艙入面揸住支控制桿嘅佢雖然睇起上嚟面色蒼白 但係依然表現冷靜我攞住杯提神咖啡同窗口只係相隔一步距離/喂/你見唔見到我?」【絕對飛行機】的故事就由這個突如其來的相遇對望開始

Tue
15
Dec

始於絕望裡的希望——訪電影《踏血尋梅》導演翁子光

【文:何阿嵐/圖:美亞娛樂/場地:白紙工作室】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55)《△志》

何以有人會如此殘忍對待他人,將一個才剛剛認識的女生碎屍萬斷?沒有明顯的犯案動機,兩者原本互不相識,是吸毒引發獸性?還是別有案情?當法律早已為此定案,當輿論在喧嘩過後回復沉寂,我們還能否獲知真相?犯罪者是泯滅人性,還是,他象徵了每個人心裡不可見的陰暗面?一直追問下去,我們又會看到甚麼? 

旁觀他人之痛

Fri
11
Dec

香港舞蹈新勢力 —— 訪「續.舞」系列青年編舞家 林俊浩 李健偉 韓嘉政 許俊傑

【文:小米/圖: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55)《△志》

實在聽過很多人說,現今在香港要當一個獨立編舞很困難:資助有限、發表平台匱乏、忙碌兼職使創作空間萎縮、靈感枯竭,而本地觀眾為數不多,意志稍為薄弱的早已卻步。幸而,近年予新人發表的平台有所增加,為一眾仍舊有夢的舞蹈藝人給力打氣。正如康文署自2009年主辦的「舞蹈新鮮人」系列,每年均予本地年輕新晉編舞初嘗發表作品的機會;今年首次推出「續.舞」系列,更為曾是「舞蹈新鮮人」的編舞提供一個延續性的發表舞作平台。

(圖:許俊傑、郭曉靈、黃靜婷(右至左),三人行自學生時代開始。)

Sun
06
Dec

如何以身體活出藝術——訪 尾竹永子 林一林

【文:小米/圖:WKCDA】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55)《△志》

甚麼是活的藝術?能動的藝術?還是不斷轉化、難以定義的藝術?當代藝術走到今天,近乎大部分的作品都是跨界的,糅合各種元素的,在意義上甚至已失去形態,比方說,舞蹈、劇場、行為藝術的界線已日漸模糊。將於12月4至20日舉行的「M+進行:藝活」,便以行為展演為主題,聯同十位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藝術家,各自利用身體與行動作為媒介和表現的渠道,多角度探索「活」的狀態。本刊亦特地訪問來自日本/美國的尾竹永子和中國的林一林,探討有關行為作品的創作與思考。

Pages

Subscribe to 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