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

Thu
03
Dec

以公共藝術連結社群-「無牆唱談」展覽:香港藝術館館長(現代藝術) 莫家詠

video: 

「無牆唱談」將以兩組大型藝術品串連城市中的不同故事、不同聲音,並以一系列創意活動與你唱談藝術。

Fri
27
Nov

Mix and Match -「POP UP PRESS! 圖像藝術推廣計劃 #5 Jan Curious + Two Tone Press」

video: 

版畫藝術即將登錄12月 西九「自由約」!由香港版畫工作室策劃的「Pop Up Press! 圖像藝術推廣計劃」先後於四個不同公共空間舉行,展示現代版畫的創意和設計。第五彈POP UP PRESS! 將展出本地創作人Jan Curious創作。及美國獨立印坊Two Tone Press奪目的活版印刷作品。

Wed
18
Nov

笑看人生的哲學——《人生罅隙》

【文:雲子/圖:團劇團】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輕輕鬆鬆笑看人生

臨近30歲大關,男主角父親突然離世,一家人頓失依據。有夢想,但也要生活,男主角六神無主;出席葬禮的親朋戚友,原來也有閒事上心頭,在這個也許是最好、也是最壞的時代,且看他們如何轟轟烈烈幹一次大事!

Wed
11
Nov

「光影交錯 ─ 躍然紙上的立體空間」——訪 Massimo Meda

【文:文心/圖:Massimo Meda Gallery (Hong Kong)】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最近,有一所新的畫廊落戶於銅鑼灣禮頓道。只要望進畫廊裡,則可見其作品令人稱奇,畫裡景物竟立體得幾乎要躍出畫框,鮮明顏色叫人印象深刻;而在夜裡經過,竟見畫中星夜綿綿,與日間所見截然不同。畫廊及作品的主人—— Massimo Meda,以「三維空間立體主義」為人所知;而他經年的對顏色的鑽研,使得他研發出一種顏料,這種顏料與紫外線的化學反應,會使畫作在黑暗的環境下熠熠生輝。作為一個音樂、繪畫兼擅的藝術家,他到底是怎樣把不同種類的藝術集大成而形成他現在獨特的創作風格呢?    

Tue
27
Oct

劇場是對話的遊戲-《七天七夜﹣ 一缺(魔幻日常的)城市誦曲》

圖片提供:主辦方提供


「「劇場」原意指的是人們自由自在地在空曠的戶外高歌歡唱:劇場表演是人們為了大眾之所需而自由創造出來的活動....」Augusto Boal 《被壓迫者劇場》

Fri
23
Oct

夢囈心靈的聲音-她說創作單位《懸浮432Hz》

video: 

《懸浮432Hz》每晚包含兩個節目,一票兩劇:

【陳顯龍:《Hyst()ry》】

“Where words leave off, music begins.”
言語道斷,驪歌始奏
- Heinrich Heine

Mon
05
Oct

造橋,讓兩地擁抱相融—— 訪盧健英談《台灣月》十周年

【文:翠玉瓜 / 图:光華新聞文化中心】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53)《△志》

屈指一算,每年一度的「台灣月」,今年已踏入十周年了。透過戲劇、音樂、舞蹈等迥異的藝術形式,十年來致力為兩城造橋,絕非易事,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主任盧健英卻笑言:「沒有甚麼困難,唯一的困難就是廣東話很難學!」不難,一來因經驗的累積,二來則因兩城的發展近年逐漸親密、接近,兩地人亦對彼此互相產生興趣與好感。於是「融合」,就成為今年台灣月的關鍵詞之一:那不是一種單向、片面的灌輸,而是可以溝通、對話,最後互相擁抱,與彼此相融。 

Mon
14
Sep

體會生命的不同狀態-梅卓燕《日記VI.謝幕……》

video: 

本地著名舞蹈家梅卓燕從1986年起開始編作「日記系列」,將自己的身世際遇結合文字與錄像,化為舞蹈劇場作品。「日記系列」第六篇《謝幕.梅卓燕50年不變舞照跳》被譽為最感動的作品,展現了她在五十歲時,回顧舞蹈生涯中每個值得紀念的片段與人事。其中最為感人的,是她親手拍攝、私藏多年的德國舞蹈家翩娜‧包殊的一段影片。

Sun
30
Aug

那些看似荒誕,卻又異常接近的存在—— 訪韓麗珠談《失去洞穴》

【文:一瓢/部分圖片由韓麗珠提供】本文轉載自八月號(vol 51)《△志》

韓麗珠筆下,總是看似荒謬、難以理解的角色。在她新作《失去洞穴》裡的故事裡,有感覺不到痛楚而持續傷害自己的少女、推開戀人卻又思念對方的婦人、拒絕吃掉愛人而甘願被對方吃掉的女孩……縱匪夷所思,但其實她們並不罕有;而是生活在你的四周,甚至藏匿在你的體內、潛伏於每個人的心裡,只是不曾曝露於他人眼前。在表面看似光鮮的都市、在西裝骨骨看似正常的面具下,每人都有黑暗的地方,亦有脆弱而麻木的面向。複雜如迷宮的心,要怎樣在這輸水管森林裡呼吸,既是《失去洞穴》的其中一個主題,大概亦是每人生活裡的難題。
 

Sun
09
Aug

舊地重遊 —— 訪甄詠蓓

【文:雲子 / 圖:甄詠蓓戲劇工作室】本文轉載自八月號(vol 51)《△志》

告別舞台六年,原以為甄詠蓓終於戲癮發作,忍不住要回歸舞台,提醒觀眾,「我還是個演員」。她卻說其實當初根本沒想過要參演。雖說是演員出身,但甄詠蓓卻自言戲癮不大,當了六年導演,反而享受這身份帶來的樂趣。本來決心只當即將公演的《狂揪夫妻》導演,拍檔黃秋生建議她演,她還花了整個月時間來考慮。後來同事的一句「導劇常有,好拍檔不常有」,推動甄詠蓓這次久休復出。

Pages

Subscribe to 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