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Mon
01
Feb

《行為淪喪》:一場經過精準計算的儀式

【文:羅斌惠/圖:Fung Waisun】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此文由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協助統籌,該會由專業藝評人組成,網址:www.iatc.com.hk

小劇場,雖然未能呈現大劇院裡的華麗壯觀,卻可拉近表演者與觀眾的距離,使其恍如置身戲內,同時亦給予機會讓人發掘他的可能性。曾有人說過:「戲劇是源於古代的祭祀儀式,故此戲劇演出本身就是進行一場儀式。」這夜裡,「天台製作」的首個作品《行為淪喪》正好完成一場讓人反思人與人關係的儀式。

Fri
29
Jan

關於Clockenflap,我想說的其實是⋯⋯

【 文、攝:張時】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現在寫Clockenflap 2015也許有點久遠了。

也不是說過了時機不能寫,而是這年度音樂節慶所掀起的霎時狂熱實在無以為繼,即使當時它是如何的喧鬧,如何的盛大,過了,就甚麼都不剩。 

Sat
23
Jan

評首演 -一條褲製作《黃面佬》

video: 

曾經憑《蝴蝶君》獲東尼獎殊榮的美國著名華裔編劇黃哲倫,寫東西方文化的陰差陽錯令人拍案叫絕,2011年曾來港演出的《中式英語》(Chinglish)以辛辣筆觸描繪中美文化差異,又再掀起百老匯中國熱潮。《黃面佬》模擬紀錄戲劇的形式,把自己化為主角,半真半假,亦莊亦諧,探討美籍華裔與美國人的身份問題,2008年獲得奧比獎及入圍普立茲戲劇獎決選名單,輿論一致讚賞,被譽為他自《蝴蝶君》後最佳作品。

藝評人:肥力,小西

Fri
22
Jan

《有飯自然香》讓觀眾細味六十年代的香港生活

【文:何俊輝/圖:香港話劇團/攝:Wing Hei】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陳敢權編導的香港話劇團重演劇《有飯自然香》,故事發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

Thu
21
Jan

習以為常——安東尼・葛姆雷「視界 香港」

【文:何阿嵐/攝:Oak Taylor-Smith】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是甚麼讓英國雕塑家安東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如此著迷探索空間這抽象的概念?他為TED所做的演講中,曾說過一個故事——小時候,他被迫在狹小、悶熱又幽閉的房間內午睡,卻慢慢地在那裡發現了另一片天地:閉上眼,想像出一個越來越大和清涼的空間,他甚至愛上了處身在那地方的時光。「空間」,除指出了一個實在的、有形的空間外,更可以是每個人的身體,甚至內心一片未知的風景。葛姆雷向來透過雕塑來連接這實體與想像的空間,他藉今次在香港的展覽,表示「希望透過『視界 香港』鼓勵香港重新思索,引領大家以一個更廣泛的角度去思考人性及我們身處的地方。」

Mon
18
Jan

摒棄虛妄的標準——「人體:度.量.衡」

【文:小青瓜/圖:小青瓜/刺點畫廊】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你生著單眼皮,於是人們笑你,怎麼眼睛總是睜不大。你的個子不算高,於是你總被他人笑,笑你總長不大。縱然我們的肢體、髮膚,乃是與生俱來,本應已是完美,卻在社會上處處被質疑、被否定。社會上,似乎存在著一套確切標準,告訴我們要怎樣去塑造自己的身體︰你的身體要怎樣,怎樣是美、怎樣是正常。這樣的度量衡,究竟對我們有甚麼影響?刺點畫廊帶來了由Caroline Ha Thuc策劃的展覽「人體︰度.量.衡」,用七位藝術家的作品,呈現社會裡存在的各種量尺,它們對我們的限制和評斷,而我們又可如何生存。

Fri
15
Jan

城市真摯動人的風景——李香蘭《瞻天望地》

【文、攝:天悅/部分圖片由PubArt Gallery 提供】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小孩子的好奇心,常常可以專心望著一隻昆蟲、一隻麻雀大半天,結果往往被長輩訓斥:「不要眈天望地,專心做功課!」。到孩子長大,整天就是低頭滑手機,對於身邊的事物不曾關心,錯過了很多美好的風景。本地漫畫家李香蘭在禾輋鄉村長大,從小與昆蟲和貓狗為伴,夏天與螢火蟲一起睡覺,培養了她對人、事、物有一種敏銳的觀察。今次的《瞻天望地》展覽,她繼續以自由奔放的風格, 紀錄身邊的日常,以版畫創作出一幅幅生活小品。

Thu
14
Jan

與15個房間的親密接觸

【文:一一/圖:龍美術館】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日前筆者在上海龍美術館參觀了展覽「15個房間」,顧名思義,展覽一共有十五個房間。當日走進的第一個房間是小野洋子的作品《觸片》,推門而入,內中一片漆黑,出來時我忍不住借手機光尋路,走出門口時保安笑說,妳怎麽打開了手電筒,這個作品就是要讓參觀者在黑暗中互相碰觸、感受的呀。事實上,這十五個房間,個個都挑戰著參觀者對於親密的感受,這種親密不僅是觀眾與觀眾之間,也存在於觀眾與作品、表演者之間。

Thu
07
Jan

「文化碰撞:穿越東北亞」:一種閱讀

【文:查映嵐/圖:香港藝術中心】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必須先說在前頭的是,我從踏進展場的一刻開始思考,直到完稿時也始終沒弄懂策展人黃篤所說的「東北亞」到底是甚麼。學界和民間向來都慣以「東亞」稱呼中、日、韓三地,雖然「東亞共同體」有時也包含東南亞國家、甚至是印度,但以東亞概括是次展覽的五個地區也絕不會顯得奇怪。特地說成是「東北亞」,卻不是為了包含蒙古、北韓、俄羅斯東部,反而納入更接近東南亞的香港和台灣,實在使人百思不得其解。策展人把中、日、韓、港、台視作不證自明的地理與地緣政治概念,也就無可避免地忽視或避開後兩者的邊緣位置,這令他的「東北亞」作為分析/批判/實踐單位都顯得問題叢叢,唯篇幅所限,以下略過此問題,集中討論作品。

Mon
04
Jan

評首演-「唱自己的歌」演戲家族與中大合唱團

「如果明天我們就要踏上金色大廳的舞台,我們要唱甚麼歌告訴大家我們來自香港?」
演戲家族:活躍劇壇廿五年粵語音樂劇翹楚
中大合唱團:為香港作曲家提供舞台的本地合唱作品推手
2016年1月3日,兩團攜手合作,矢志為香港粵語合唱注入新動力,以四部混聲八十八鍵,唱出只此一家的香港聲音。

藝評人:阿貓 ,鄭政恆

Pages

Subscribe to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