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Sat
03
Oct

評首演-她說創作單位《廚房女事》

video: 

【她們的廚房在哪裡?】

媽媽的廚房,在每天風雨不改的溫暖牌飯盒內。
外傭姐姐的廚房,在她所缺席的他方團年飯桌上。
身障者的廚房,在一程低地台巴士為界限的社區裡。
在我心裡柔軟的一角,在你無法命名的家中暗角,在她淚流滿面的晚飯時光……

Wed
30
Sep

以人性角度,述說《武皇陛下》的一生

【文: 李欣祈/圖: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她遺詔去帝號,只稱「則天大聖皇后」,一塊無字碑立於乾陵,但沒有人會當這段歷史是空白的。不久前熱播的劇集《武則天》,無疑成為不同年齡階段茶餘飯後的話題。歷史上唯一一個登上皇帝至高無上寶座的女人,「一將功成萬骨枯」,她曾經踏過多少人的屍骸,我們無從得知。戲劇上的形象雖未完全等於真實的她,不過總算有一個實體讓我們幻想,她,傳奇的一生。新編粵劇《武皇陛下》,以人性的角度去演繹,另一個武則天。

Tue
29
Sep

《唔得你死》:小劇場中的樓奴人生

【文:吳俊鞍/攝:重點製作劇團】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此文由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協助統籌,該會由專業藝評人組成,網址:www.iatc.com.hk

下班後有點趕,步速愈來愈快。軒尼詩道同德大押的旁邊矗立著一幢不起眼的唐樓。電梯按八字,密封空間中眾人不發一言,卻有著相同的目的地。門一開,觀眾三三兩兩地就坐,圍住一個長方形的演區。席上燈光暗紅,使得如此氛圍宛若宗教女鬼式,詭祕而令人窒息。我已非第一次來富德樓,其中不同樓層的書店、展覽等各具特色。然而,八樓如今搖身一變成為只能容納三十人的表演場地,與在大劇院觀劇的感受截然不同,如此空間與劇場產生的火花令人期待。

Wed
16
Sep

香港人是甚麼?——「如果只有城籍而沒有國籍」

【文:阿角/圖:Para Site】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作為一個拿著BNO的香港人,出國必然遇到這問題:國籍一欄填甚麼好?寫Chinese嗎?護照上寫的是British;寫British嗎?但我卻不是英國人,至少英國海關待我如遊客⋯⋯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寫Hong Kong Citizen,可惜「香港」不是一個國籍。殖民歷史遺下千絲萬縷,令港人多多少少受身份認同問題困擾,Para Site 的「如果只有城籍而沒有國籍」展覽,便給了我們一個機會撫心自問:作為活於這城的人,我們到底是誰?

 

Sun
13
Sep

觀者的困惑——侯孝賢《刺客聶隱娘》

【文: 何阿嵐/圖:高先】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你取的片段只是一個符號……生活上一個片段的符號,基本上這個符號你還是要賦予他……整個輻射出去的東西。有時候一個片段你其實說了是這個事,但是進行的是這個事,其實輻射的是另外的,你知道,我喜歡玩這種,所以人家說我片子都不拍現在進行式,都是拍事前或事後。」—— 林文淇訪問侯孝賢, 2001年

Sat
12
Sep

評首演-壁虎劇團《失•魂》

video: 

《失•魂》是一場靈魂深處的探索之旅。故事圍繞着莉莉,一個正面臨身份危機、心靈逐漸枯萎的女性而展開。其令人驚歎的視覺效果完美地結合了投影、戲偶、場景燈光、移動取景器及形體舞蹈等劇場元素。整個演出由零散但緊湊的情節串連而成,帶領觀眾穿梭於現實與回憶之間。

藝評人:陳翊麒、盧韻淇

Tue
18
Aug

滿載喻意的《維港乾了》

【文:星池 / 攝:Cheung Chi Wai@Hiro Graphics】本文轉載自八月號(vol 51)《△志》

《維港乾了》,滿是意象,觀眾可隨自身閱歷來詮釋及反思。上半場,三姊弟的母親已逝世,造就或戮破家人疏離的狀況,上至老父,下至孫女,須靠社交平台及手機程式來溝通,才知彼此的生活處境。踏進下半場,情節從現實轉接到虛幻,維港海水無故乾涸,事實上,海港以當年在位的維多利亞女皇命名,維港成為地標,猶如母親,見證香港這顆「東方之珠」的變遷與繁榮,倘若海水煙消了,猶如死亡,同樣揭露港人見慣風浪的冷漠。這樣,全劇便由上半的家庭吵鬧,順暢地擴展至香港此「家」的喧嘩,生出不少值得思索的課題。

Fri
14
Aug

城市觀光與內部旅遊——評「好奇匣・香港之作客家鄉」

【文、攝:查映嵐】本文轉載自八月號(vol 51)《△志》

匣者,收藏器物的小箱子也。不同於那些努力被世界看見的事件,林東鵬《好奇匣·香港之作客家鄉》(下稱《作客家鄉》)匿藏於灣仔鬧市一角,沉默而神秘,低調至近乎隱形;雖說蓋子通常半開容許他人窺看,可是它有時會隱藏往開口的通道,抵抗他人的好奇心,人們在匣外繞圈,無法內進,只能在腦子裡構築匣內的風景。

在灣仔時鐘酒店的《好奇匣》

Thu
13
Aug

評首演-同流《魚躍記》

video: 

傳說魚逆流而上,游到龍門之處,躍過就可飛天……二十歲的他,終日沉醉在一個古老傳說。一日,她的出走,她的出現,改變了他的故事。離開是新的一片天空,還是死路一條?

藝評人:肥力, Kingston

Wed
12
Aug

我們在傳統相遇

【文:小米 / 圖:都爹利會館】本文轉載自八月號(vol 51)《△志》

在西方語境中,當代藝術與傳統的關係是,當代藝術亟欲擺脫傳統的束縛,尋找非傳統的藝術素材,在反傳統藝術的立場上尋找新的藝術形式。在中國人的社會,對傳統的態度卻經歷著變化——某些傳統遭受破壞,整體上缺乏大我,卻衍生出更多小我,於是我們又再次重新思考傳統的內涵與實質。與香港藝術家的關係?「……藝術家或承接更古老的傳統、或割裂、或撿拾文化碎片,所有取捨決擇都屬於香港藝術發展的共同軌跡。在藝術家個人志向與時代局限之間的複雜角力中,『傳統』的內容不斷地被增刪補減。」都爹利會館《我們在此相遇》策展人潘蔚然在介紹展覽的迷你筆記本子內,這樣寫。

Pages

Subscribe to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