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Fri
05
Jun

凝視文明的深淵——尚盧.高達《告別語言》

【文:何阿嵐 / 圖:安樂影集】本文轉載自六月號(vol 49)《△志》

「自從有聲電影誕生以來,我們對電影語言的開發只達到了全部潛力的百分之十到十五。電影還有著極大潛力等待我們去發掘。每次看無聲電影的時候,我都會驚嘆過去的電影人在風格上的多樣化。比如穆瑙(f.w murnau)和格里菲斯(D. W. Griffith)兩人的風格就截然不同。但到了有聲片時期,所有影片在畫面和聲音方面都十分相似。」這是尚盧.高達於1960年在美國南加州大學發表有關電影語言原則時,其中一段說話。

Fri
08
May

畢業後的重生

【文/图:林嵐】 本文轉載自五月號(vol 48)《△志》

五月,除了常規的藝術節和各大小展覽,大家都會跑幾間學院的畢業展,看看今年的藝術新秀。我在此落筆之際,應該也是他們趕作品之時吧!除了挖空心思創作,內心對畢業後的生活也是徘徊在憧憬和忐忑之間。

Fri
08
May

沒落

【文:王天仁 / 图片提供:王天仁】 本文轉載自五月號(vol 48)《△志》

世事難逃冥冥中的生命周期,起落盛衰皆有時,無論是強大如文明古國巴比倫,還是渺小如本地近六十年歷史的亞洲電視,一切起伏曲線若仔細地作馬後砲分析,當然能夠抽絲剝繭找到事情衰敗的各種原因,或積勞成疾、或無疾而終也好,任何形式的沒落,總有值得人欷歔嘆息之處。既然沒落如同死亡一樣,是個逃避不了的下場,如何在沒落前活得精彩,或盡力延續生命周期,便成了不少公司或行業的一大課題,這課題可簡稱為未雨綢繆、居安思危,又可稱為藍海戰術,或者R&D(Research & development)。

Thu
22
Jan

致少年——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文:何阿嵐 / 圖片提供:環球影業】

Wed
07
Jan

我為人人的社群藝術?

【文:小小雪(作者出席了第一天會議)】本文轉載自1月號(vol 45)《△志》

關於社區藝術的「我為人人:社群藝術論壇及工作坊」已於十一月廿二及廿三日假香港中文大學舉行。近年,此類藝術在港興起,除了關注弱勢社群,亦使社區重拾活力,同時揭示了社會的不公,喚起不同社會群體對自身權益的醒覺,以及展示了藝術與社運的相互滲入性愈來愈大的趨向。在會議上,主辦單位匯集本地及海外社群藝術參與者及學者分享經驗,並深入探討關於社群藝術的複雜問題。第一天會議上午由三位講者主講,下午則有六個香港單位參與分享及討論。

Sat
25
Oct

是真的

文:朱栢謙 / 图片提供:朱栢謙

學藝滿師,終於能夠畢業並投身戲劇界。A與B是一對兩脇插刀上刀山落油鑊的桃源兄弟,他們自小都有著相同的夢想:成為偉大的演員。

因在戲劇學校成績優異,故他倆未正式畢業就獲各大劇團菁萊。瞬間,A與B分別已被兩個著名的劇團聘請,並各自為自己的團體擔當主角。A在《明太祖》的演出中飾演朱元璋,而B會在《丞相荒淫紀》中飾演董卓。這兩個戲碼同期上演,演出均叫好叫座。A與B在劇壇上風頭之盛可謂在有史以來一時無兩,他們各自在台上發光發亮,自己感滿足之餘大家亦為對方感到高興。

Fri
24
Oct

鬥志

【文:王天仁 / 图片提供:王天仁】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41)《△志》

開始寫作今期稿件之時,心血來潮,看看自己在這個每月一篇的地盤吹水吹了多久,噢!原來剛好是兩年。兩年來東拉西扯,或談藝術展覽、社會現象、教育問題、旅遊見聞,城中熱話等等,題目實在雜得可以,幸編輯依然容忍,讓小弟繼續大放厥詞。正在搜索枯腸,未知有何題目未曾談過之際,看到剛洗好正待晾乾的球衣在飄揚,終找到想和大家分享的事情,這事情,叫「鬥志」。

Wed
22
Oct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

【文:楊天帥】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41)《△志》

今日意義的主場藝術,有一父一母。

父親是原來的主場藝術。在我上班以後,主場藝術換過一次版面,成為了現在──正確來說是關站前──的模樣。

但在更新版面之前,主場新聞也有藝術版。新的藝術版,當然是建基於前作的。

Mon
04
Aug

主觀樂評(6) - 《Do it again》

【文:文化九公 / 圖片來源:互聯網

《Do it again》 - Robyn and Röyksopp/Dog Triumph

有留意文化公九的音樂文章筆跡,都知道小弟喜歡北歐音樂,尤其是冰島系音樂。人大了,不能承受太狂野的節拍,所以近來愛上了著重營造空間感的氣氛音樂(ambient music),但太鬱悶的情感音樂,小弟開始戒聽,原因是聽得太多這類音樂,人性的動力會慢慢被蠶食,好容易跌落虛無狀態,變成坊間經常標籤的「偽文青」。

Thu
31
Jul

主觀樂評(5):Woodywoody樂團

【文:文化九公 / 圖片來源:互聯網

剛剛過去的一星期,參加了香港城市大學舉辦了一場音樂會的關係,筆者有幸聽到一隊不錯的台灣樂團 – WoodyWoody樂團。當他們上台表演時,還以為是嚴謹的古典演繹,正打算調整自己聽搖滾樂的心情,準備接受古典氣氛時,但他們兩個人、兩把木結他,二重奏譜出輕鬆和諧的細膩音樂,民謠的音質作為感覺的基調,貼近生活與冒險的情感旋律,在主調中釀造一些Fingering style,令我心情即時大放輕鬆。

Pages

Subscribe to 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