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Mon
13
Jan

2013年私享音樂(熱血篇)

【文:文化九公/圖:互聯網】

 

剛過去的2013年,不知你過得怎樣?但如何悲歡離合,世界仍然在轉,生存令你處於頹廢階段,但音樂亦要繼續聆聽。因為當你載上耳機那一刻,世界再次因你動聽,音樂常與你同在。感情被寄託與音樂之中,總算在這個迫瘋人的香港,心中的亮光從來沒有熄滅。

 

 

Thu
19
Dec

看陸帕與朵金有感而發

文:鄧樹榮

最近在世界文化藝術節「東歐芳華」看了兩個不可多得的演出:波蘭導演兼編劇克里斯提安.陸帕(Christian Lupa) 的《假面·瑪莉蓮》(Persona. Marilyn)及俄羅斯導演李維.朵金 (Lev Dodin) 執導契訶夫的《凡尼亞舅舅》 (Uncle Vanya) ,分別由華沙話劇院及聖彼得堡小劇院製作。

Fri
13
Dec

裝修

文:朱栢謙 / 圖片提供:網絡圖片

父親決定要為老家裝修,我們一家四口在這兩星期內總動員全力出擊。

表演、排練、找迷你倉、將這廿多年來的日用品分類、入箱、運輸、租借暫住地方…每天就算能熟睡都不會超過四小時,身心俱疲,情緒爆破,精神散渙。在這軟弱的時候,內心不禁就會隱隱地埋怨:「老爸,你近來健康欠佳,應全心全意跟癌病搏鬥,但為何你要選擇在這段時間裝修老家,令大家在已很疲累的精神及肉體上雪上加霜?加上你自己已行動不便,也幫不上大忙,這又何必呢?」我當然沒有說出來,因我其實了解父親為何急於裝修老家,我估我能猜出他九成半的想法(他的台詞及演繹會是如下):

Fri
13
Dec

一年容易又回顧

文:王天仁 / 圖片提供:王天仁

十二月,是個感覺怪怪的月份,聖誕臨近,據說該是普天同慶的日子,然而觀乎香港的現時環境,此「慶」應同音不同義吧?市面由大減價、美食、派對和禮物等堆砌出來的節日氣氛,似乎只能令我們皮笑肉不笑,大家心底裏某種翳悶的陰霾,仍是揮之不去,加上節日過後,年底那一連串的大事回顧節目,更只會在一年將盡之時,再度使我們咬牙切齒、義憤填膺和血壓標升…

Fri
06
Dec

作一個有質素樂迷的小建議

文:文化九公/圖片:來自互聯網

本來沒有打算再寫多一篇clockenflap的「隨筆」,但難得網上有留言評論小弟劣作,那應該是有需要回應多少的。

Mon
02
Dec

After Live:Clockenflap專業點,好嗎?

文:文化九公

舉辦了幾年的西九Clockenflap,今年終於有時間參與,不用做任何樂隊訪問(就算我想做訪問也不行,我不是星級寫音樂的記者呢),亦不需要以記者身分進場,將工作與娛樂溝埋一齊,真正以樂迷身分享受戶外音樂。香港的戶外音樂節,寥寥可數,Clockenflap的興起絕對是香港樂迷的喜訊。雖然今年的樂隊line up不是太吸引,所以只買了一天的門票,純粹想看來自格拉斯哥後龐克樂隊Franz Ferdinand的演出,尤其是他們在主旋律突然變奏,節拍十分吸力。不過樂隊的表演及名氣,並不是此小文章的主軸,反而探討的是clockenflap需要改善的地方。

 

Mon
18
Nov

內觀中國畫

文:文化九公

除了音樂有多少研究外,最認識的中國國畫除了是《清明上河圖》外,自問對其他中國繪畫藝術一概不懂。但為了令眼界更濶,欣賞藝術的韻味更深入,早前膽粗粗進入未知的領域,竟然去學人欣賞中國畫,還要一鋪去盡欣賞國畫大師崔如琢的作品。

Mon
04
Nov

「After Live」 - 趁完樂遊墟

文:文化九公

樂遊墟十分過癮。

剛過去的星期六去了「樂遊墟」,不同音樂類型共聚一堂令你大開耳界外,更給我發現不少超「吸力」音樂人及樂團。酷聽搖滾樂聽到太耐,後搖滾、實驗性搖滾、電子樂fusion搖滾樂,在平日不少場合我已經聽過不少,既然今次來到一個推廣多元音樂的樂遊墟,必定要開放心靈接觸平日永遠不會聽的音樂。

Fri
01
Nov

「After live」: MLA,你們是刻意嗎?

文:文化九公

我不算是My little Airport(下稱MLA)的死忠粉絲,喜歡的歌曲,相信可能與大部分人一樣,就是那些啜核到肉的歌詞,以及他們在台上模稜兩可的笑話,似是低調,卻在意想不到中,殺你一個措手不及。

只是昨晚的MLA,可能是我偏偏估計錯誤!

Sun
20
Oct

政治

文:朱栢謙 / 图片提供:朱栢謙

小弟不懂政治。

可能因為最近的藝發局選舉及香港電視免費牌照事件,藝術界中多了不少人公開談論政治。小弟個人認為這是良好的現象,無論動機是想推廣政治意識,捍衛公義、自由、權利,甚至利益。

Pages

Subscribe to 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