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Sun
20
Oct

一人一票泛起的漣漪

文:王天仁 / 圖片提供:王天仁

各位讀者,你們有否參與投票的經驗?說來慚愧,小弟上星期才第一次參與投票。投的,是藝術發展局藝術範疇代表提名推選活動。

這個投票活動,對一般大眾而言,既不知道是甚麼葫蘆賣甚麼藥,也根本無從參與投票,因為這是屬於文化藝術界的事宜,需透過不同方式,證明自己屬某一特定的文化藝術範疇,才能登記成為合資格選民,而選的是十個藝術範疇,包括藝術行政、藝術評論、藝術教育、戲曲、舞蹈、戲劇、電影藝術、文學藝術、音樂和視覺藝術的代表,當選者便有機會獲行政長官委任為下一屆藝發局成員。這選舉,成為了上幾個月文化藝術界關注的事情。

Fri
11
Oct

《在霧中》:虛價值

文:文化九公

訪問對象:黃思哲

「現在太多數碼相機太靚,只要一下按鍵,隨便可以拍攝美麗風景,但問題是,我們只是為了殘餘的記錄,卻沒有用心感到當中的風景神韻,所以我選擇透過畫畫,一筆筆慢慢思索作記錄,意境合一。」

Thu
03
Oct

如果我是李垂誼

文:文化九公

國際知名的華人大提琴家李垂誼(Trey Lee),對於有留意古典音樂樂壇的樂迷,絕不陌生,但對於喜歡後搖滾的我而言,古典樂是外星音樂,我根本一竅不通。但作為山寨音樂發起人,亦希望推廣不同本土音樂,古典樂怎能不接觸呢?

就是這樣,應總編輯的邀請,今天下午出席了「樂.誼國際音樂節」的開幕禮。

Tue
01
Oct

文:朱栢謙 / 图片提供:朱栢謙

我們身體內原本是充滿健康的細胞,因為一些原因,那些健康細胞會變成變異細胞。如果我們年輕及健康,那些變異細胞會因為我們休息及補充而回復成健康細胞。

因為一些原因,那些變異細胞不能回復而變成癌細胞。這粒癌細胞會偷偷隱藏起來並不斷分裂再分裂;又因為一些原因,這粒癌細胞的分裂速度會加劇,由一粒癌細胞不斷分裂成現時醫學科技所能檢測到的「瘤」,需時大概十年,所以當我們發現自己體內有「瘤」的時候,其實已是癌週期的中段了。

Mon
30
Sep

「After Live」- 我看Suede的二三事

文:文化九公

Suede有幾好聽,有幾受歡迎,不用多說,喜歡90s英倫搖滾的,相信大家都知道呢?反而這一次,我想分享昨晚遇到的二三事,有火起的事、有尷尬的事、也有極興奮的事!

Fri
20
Sep

能吃下肚的創意

文:王天仁 / 图片提供:王天仁

本文出街之時已過了中秋佳節,故和各位談某品牌月餅該不會構成賣廣告之嫌吧? 但這專欄不是食評,所以小弟想以創意來談談月餅。

Wed
18
Sep

「After Live」:當音樂凝在半空 - Olafur Arnalds

文:文化九公

電子迷幻的室內音樂,新古典風格讓人進到心靈最深處,Oladfur Arnald,出道只有二十多歲,自家製作獨門音樂上載YouTube,自己一手一腳在網絡宣傳。帶著冰島國家的沉實,他的音樂氣息像冬天的太陽,溫柔而和暖,透徹亦細膩,既令人的內心感到自由,讓生命暫且可以放下繁瑣的重擔,暫且忘記生命的重量。

因實在久仰太久的緣故, Olafur Arnalds來港,心裡是充滿期待的,亦終於可以現場聽一次。

Tue
20
Aug

當然!

文:朱栢謙 / 图片提供:朱栢謙

有些東西時常提醒著我:

藝術其實是很主觀的東西,我們可對藝術品評好評壞,擁有屬於自己的口味,但沒有絕對;

由無到有是一回事,由有到變得更好是另一回事,這可以是兩種學問。對我來說,創作及發明是最重要的,是原創的;而改良則是接下來的技術及加工問題;

批評與挑剔肯定是有分別的;

Tue
13
Aug

當眼中只剩黑和白

文:王天仁 / 图片提供:王天仁

雖然小弟畢業於藝術系,但回想匆匆三年,甚有「讀屎片」之感。別動氣,我說的並非課程是「屎片」,而是自己無心向學,結果很多人家讀書時已懂的東西,我要畢業後花上好些時間才似懂非懂的啃了下來,算是可惜。然而,開闊的視野和接受事物的彈性,始終是我在藝術世界中最大的獲益。

Sat
20
Jul

在台北向我城回眸

文:王天仁

香港、台北,兩處經歷各有異同的土地,聽說落差越來越大。首次踏足,以數天片面的感覺而言,是的,至少那差距,比一個多小時的機程來得遠。

遼闊、湛藍、嫩綠、長橋、涼風、騎車、打球、跑步,難以想像是繁囂城中一隅的畫面。同樣是大都市,人家能闢建一大片綠帶供大眾使用,而非成了華美豪宅的國界;同樣是新舊交替,人家能為歲月的痕跡抹上創意和活力,而非水泥、規管或官商勾結。車站如鯽的人潮,卻是秩序井然,上落從容;大集團、連鎖店的背後,仍有古早味的老店風情和親切,也有滿載青澀、汗水和夢想的小店,這一切調和起來的,也許就是我們本來也擁有,現只能嚮往的城市面貌,這面貌構成的,是生活。

我城呢?

Pages

Subscribe to 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