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阮兆輝談粵劇承傳

文:阿角 / 鳴謝:香港電影資料館

農曆新年間舉辦的西九大戲棚一票難求,新光戲院在眾志城城下留一線生機,才愧然驚覺,雖受大眾娛樂衝擊,但粵劇在香港其實很受歡迎。也許得多謝本地默默耕耘的粵劇工作者。例如,拍電影童星出身、有「萬能泰斗」美譽的粵劇名伶阮兆輝,多年來便為推動粵劇發展出心出力:訓練新人、教小朋友演戲,只因為他深信,戲曲是中國文化中無可取代的藝術。

「人」才是粵劇發展的基石
油麻地戲院、新光戲院,還有將落成西九戲曲中心……愈來愈多專為粵劇演出打造的劇場絕對是好事,但輝哥更著重的是「人」:「如果你有很多劇場做大戲但沒人看也是沒用的;另一點就是,就算我比個皇宮你做,但你給一些垃圾我看也沒有用。」他笑說,不要以為現在粵劇衰落,其實現在一年可多達1600多場戲上演,絕無缺乏觀眾的問題:「你說衰落呀?我說你傻的。」

不過,粵劇界青黃不接,也許才是最大的危機。「因為沒有真是很嚴格的訓練,跟我們舊時的訓練相差很大距離。」有心入行又有資質的人不多,加上時代變遷,現在與從前自小練功練大的刻苦訓練大相逕庭,人才買少見少,他說道:「沒人的原因不是因為『沒有人』,而是不夠級數,所以希望正在做的人再增值,未做的人便加緊訓練。」

「其實我們業界很早以前便已經感覺到有問題。我一路以來四處奔走,是想有一間粵劇學校,但後來發現行不通。」主要原因是香港市場太小,要每年承受幾十個畢業生仍然困難:「所以便退而求其次,去做一些訓練班。」他相信,只要學員有心、「材料啱」,即使是訓練班也可訓練出人才,為粵劇界培養接班人。

農曆新年期間在西九大戲棚演出《六國大封相》,輝哥飾演六國元帥之一。

充滿想像力的戲曲藝術
粵劇的歷史源遠流長,一直以來無論它在戲棚、舞台還是在電影裏上演,它的內涵、形式都未受影響。近年有人想把西方戲劇講求寫實場景、道具的模式置入粵劇之中,輝哥本身很反對。他覺得,戲曲的表現模式本身,便是其魅力所在:「它有自己的規矩,比如說皇帝出來一定是怎樣,甚麼戲一定會怎樣……當中有一個程式,而這個程式便是你喜歡戲曲的出發點,因為這個程式吸引到你。」

「一個台的大小有局限,如果要說一個金鸞大殿有多宏偉,又表現不到;說千軍萬馬,難道你又能夠放上台嗎?我們的祖先很聰明:既然放不到上台,我就不要。」簡單的舞台,身兼大大小小的故事場景,也許是皇宮,也許是戰場,也許是女兒家的閏房,全靠演員的演技與觀眾的想像力去詮釋。
「例如關窗關門是沒門沒窗的,上馬落馬沒馬的,但正因為這樣,才充份表現到演員本身的『表演』。對於戲曲,演員是最緊要的,差不多等於整部戲的全部,如果演員不行,整套戲也不行。」

比起形似,戲曲更注重神似。這樣說來好像很高深,但粵劇自古以來都是受歡迎的大眾娛樂,即使老婆婆可能沒有讀過幾年書,也不會投訴看不懂。為甚麼呢?輝哥解釋,戲曲的演繹是一種形象化的抽象:「它不是抽象到隨便動一動就算。他上樓梯你覺得他真的在上樓梯,落樓梯你覺得他真的在落樓梯。當然這也要看演員功力,如果他做到你覺得他不是便糟了,是不是?」

粵劇體驗營

讓孩子認識粵劇文化
每年,輝哥的春暉粵藝工作坊均會舉辦暑期粵劇體驗營,教小朋友基本功、喊嗓、身段、武打等等功夫,又會帶他們欣賞粵劇演出。難道打算從小開始培養新力軍?「我們只是散播種子。他們將來未必會去做大戲,但也會去睇大戲、去評大戲,會接觸到這些東西。」 

「現在缺乏了一樣東西,就是叫小朋友去接觸。現在的小朋友,西洋音樂他們會知多一點,但中國音樂他們不知道是甚麼來的。」他希望,透過讓孩子從小接觸,能夠為他們「惡補」一下粵劇知識,即使將來未必一定會成為劇迷,但至少會有基本的知識:「這是我們中國的東西,我不是要他們喜歡上粵劇,而是要他們認識它。」戲曲是中國獨特而珍貴的文化,誰又忍心看著它從我們的手中溜走?

藝術類型: 
藝術工作: 
小檔案: 
阮兆輝
藝術工作: 
藝術類型: 
本地資深粵劇表演藝術家,七歲起參演電影,後拜名伶麥炳榮為師學戲,從事演藝工作六十年。他擅演文武生及小生,演丑生、鬚生甚至花臉戲亦非常出色,素有「神童」、「萬能泰斗」之美譽。1991年獲「香港藝術家」年獎、2003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藝術成就獎」,演藝造詣高超之餘,他亦一直致力推動粵劇發展,進行大量教育及傳承的工作,2012年更獲香港教育學院頒發榮譽院士。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