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旅人的五味雜陳 - 「為了改變溫度、氣味和聲音」展覽

圖片提供:A-lift Gallery

「大家為何要離開香港這個地方呢。其實都是想去一個新的地方,改變身邊的溫度、氣味和聲音。」賴明珠這樣說。乘上飛機,離開香港,飛至遙遠彼岸──環境的改變,令人各有所思。A-lift Gallery辦的「為了改變溫度、氣味和聲音」展覽,由兩位新進藝術家莊偉、賴明珠,透過錄像作品,分享旅人行經異地的百感。

「在法國,我看到很多人放狗。所以我就想,我可否放金魚呢?」曾到法國留學一年的莊偉,有天忽發奇想,帶金魚上街漫步,並拍下過程。「外國人會覺得,金魚和亞洲人關係較接近。外國人有的是地方,所以大多養狗。但我們沒有地方就只能養金魚、養龜。這次難得來到外地,便想擴闊金魚活動的範圍。」在路上,莊自言很享受,因為他能以「他者」的身份,和在地人輕鬆地互動,聊天。「有路人會對我說,你們中國人都這樣奇怪的嗎?哈哈。」

另一件作品 L'Homme et la mer,來自莊很喜歡的一首同名的法國詩:「人是自由的。我們很珍惜,也尋找著那片海。海好像一塊鏡,我們常凝視這面鏡,那裡照出了我們的靈魂。這片海,是一層層無窮的、無盡的白浪。靈魂就藏匿在裡頭的深淵。

「我在圖魯茲那年,是無法看到海的。我自己很喜歡海,所以就對到海邊去有很強烈的慾望。後來終有機會看法國的海,便想以藝術家的身份,和人分享自己曾到這個地方。」便就詩中的意境,以及對看海的渴望,進行創作。

影片中海天時而倒錯,顯示鏡的意象。「在法國時,我對很多自己的定位、身份有很多思考。去到異地,人們就問你,你是從哪裡來的,你是如何的人──大家對你一無所知,令你回望自己的頻率高了許多。大概,就像照鏡一樣吧。」

帶金魚散步, 莊偉, 錄像作品。

同以旅行為題,同以錄像表達,兩位藝術家的作品卻大相逕庭。如果莊安於身為一個旅人,賴明珠卻是對此感到惶惑。

「旅行的是一個痛苦而掙扎的過程。」賴這樣說。

賴曾於兩年前,以交換生的身份居於美國一年。「去美國以前,也覺得旅行是體驗新生活的好開始。但之後發覺,當中有很多不肯定性、陌生感、疲倦──其一是因旅程很遠,其二是障礙:語言障礙、文化障礙──距離令體力和精神,都慢慢被磨蝕。」

於是,賴創作了Waiting的錄像,當中包含了兩個畫面。其中一畫面是在旅館的床上,慢慢有小石墜落。「落下的小石重量雖很輕,卻有種微妙的破壞力能滋擾你。」賴這樣說。「這是剛到埗時拍的。為了花最少的錢,故坐了三十多小時飛機。那時還是凌晨呢,學院那邊甚麼都還沒準備好──心中滿是不安和疲憊。」而當刻的她,只能等待漫漫長夜過去。

Waiting除了表達肉體上的消耗,另一畫面亦傳遞了身為「他者」的陌生感。「這是在美國紐約的地下鐵路站拍的照片,是一歌劇的海報,表現著典型的美國形象。旅行前,你會對目的地抱有既定印象;並在旅途中印證那個印象──但之後我發覺,那是徒勞無功的。」畫面上的橫線,尤似電視畫面上的雪花,叫人無法閱讀清楚。「我對紐約感到很陌生。」

在那段於異地暫居的歲月,她常感痛苦。然而又為何要為這傷感的旅程留下痕跡?「其實我一早已很習慣,無法天長地久的時間、人物和地點。」曾為新移民的賴,自小習慣搬家、與才剛熟悉的人事告別。「雖然如此,但這些人事其實令我改變了許多。重掏這些經驗,不單為了紀錄,也是一種救贖。」透過創作,會讓她重新和這些事物變得接近,消弭回憶中存在的陌生感。

此外,賴還表示,「藝術家其實有種很想和人分享的渴望,像一個作家為何要寫一本書──就是想告訴別人吧。」縱旅行中感情相異,但相信分享始終是藝術家們共通的動機。

在《帶金魚散步》這個作品旁邊,放著四支勾著金魚缸的棒子,讓展覽場地的來賓也可一嘗帶金魚散步的滋味。身處德國的莊偉,透過Skype的米高峰說著:「我在想,要如何把藝術和其他人分享。我在圖魯茲帶金魚出街,其實也在和人分享。如果我不在香港,又有甚麼方法和人分享呢。所以,我便請策展人幫忙,讓在香港的朋友也可分享到我的喜悅。這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

賴明珠

《為了改變溫度、氣味和聲音》賴明珠、莊偉作品

日期:27/9/2013 - 22/10/2013

時間:12:00 - 19:00 (星期一及星期日休息)

地址:the A·lift 'CHECKPOINT'(香港上環太平山街 24C 地舖)

網址:www.a-lift.hk

藝術工作: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