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透心扉的弦樂:大提琴家李垂誼 (Trey Lee)

文:文化九公 / 圖片提供:樂.誼國際音樂節

生命短暫,而且脆弱,像流星墜落,一下子就完結,在生命將盡時,才埋怨年輕時不作任何嘗試。既然人生不想妥協,就豁出去吧!但又有幾多人願意放下一切,踏出一小步追夢?所以能夠脫穎而出的藝術家,往往取決於韌力,忠於自己內心呼喊的堅持。

國際知名的大提琴家李垂誼(Trey Lee),還未成名前,每天營營役役,孤身一人站在繁忙的金融大街,擠身在一棟棟宏偉的商業大廈。即使眾高樓擋著天空,仍擋不住他對音樂的熱情,更放棄一切追求音樂夢。結果,他當然是夢想成真,更成為蜚聲國際的大提琴家。

尋真的音樂之旅
出生在音樂世家,還以為在家庭熏陶下,音樂是李垂誼家庭的共同語言,但除了每日刻苦練習外,基本上不會無時無刻都只有音樂,與家人閒話家常時,亦會談論音樂以外的事情,不然生活只有音樂,應該會頗悶。「大家姐與二家姐,一個學鋼琴,一個學小提琴,自己亦被安排學習一種樂器——大提琴。至於會否三重奏?平日練習已經好累,加上兩位家姐都練得比較多,練習過後再不會有精力去夾歌,所以閒話家常,都較少談論音樂。」

看來催迫式訓練,並沒有令李垂誼的音樂基因孕育過來,反而在哈佛大學畢業後,在美國華爾街金融界打滾,面對著沉悶的金融數字以及繁瑣的加班辛酸,內心感到迷失後,才開始發覺唯有音樂,亦只有音樂,讓李垂誼感到心跳,在石屎森林中,真正地重生。

不過棄商從樂,起步已經晚了,畢竟一切重頭再來,音樂旅途殊不容易。所以為了要重拾久違了的大提琴,他遠赴歐洲,尋訪不同名師,一切由基本功再開始。他歷經艱辛追尋夢想,終於在國際音樂舞台,嶄露頭角,成為大師。

承傳與突破
像「天下武功出少林」一樣,古典音樂是眾音樂類型的祖先,所以要認真學習歷史悠久的古典樂,既有一定困難。一來複雜的樂譜,就像閱讀古老經書,令你眼花撩亂;若說古典樂中的交響曲或室內樂、協奏等曲目,均要求樂手之間合作無間,一出錯就會影響整體演出。基本上,古典音樂是一門上乘的音樂心法,必需要有良師指點迷津。因此,這種音樂十分著重師徒傳統,傳授音樂智慧,否則長年累月,無人承繼,古典音樂很快失傳。

為了承繼古典樂智慧,放棄一切尋音樂夢的李垂誼,拜訪不同名師,學盡真傳,並且「與世界級古典樂樂手一起同台演奏,全程讓音樂成為共通語言。最重要的是,既可刺激自己對彈奏方法的再想像,衍生新鮮及意想不到的想法,在腦海中泛現出來;透過音樂交流,音樂家之間也可互相豐富。」「其實自己跟隨了不同老師學藝過後,總算畢業,但學習總不能停下來,是時候找尋屬於自己一套的音樂感。」就此,他挽著大提琴情人,亮相在流行曲演唱會及中樂團演奏,看似是風馬牛不相及,卻是刺激音樂靈感的泉源。

「與非古典樂音樂人合作,不止有趣好玩,更代表自己靈活多變,不會局限自己的音樂感覺。其實,我近來亦有留意不同音樂頒獎典禮,當中有一個搖滾樂頒獎禮,為了感謝不少經典搖滾樂團及音樂人,如The Who, Stevie Wonder及Led Zeppelin等,大會找來不同類型與風格的音樂人,重新編曲演繹他們的經典作品,令人耳目一新。原來同一首歌曲,表現手法可以如此層出不窮。」

看來他在國際古典音樂舞台站穩腳後,音樂步伐並沒有停止,只滿足於享受掌聲與榮耀。相信不斷追求刺激與新鮮感,都是出色音樂家的共同夢想。

落地古典樂?
或許李垂誼在不同國家演出過後,漸漸感到古典樂不應孤芳自賞,閒時只在古典音樂廳賞析,理應可面向生活與文化,而不是完全抽離社會,追求音樂唯美。

「外國好多現場演奏會,通常都在古老教堂、畫廊、古堡及博物館舉行,當我演奏其中,不知不覺浸潤在歷史洪流裡,與悠久的建築物凝聚在一起。同樣地,香港曾經是英國殖民地,經歷九七回歸,更有獨特的地道文化,當中亦有不少具歷史價值的建築物,可供音樂人演奏比如說室內樂。只是今次音樂節,我們聯絡了好多有歷史意義的地方,卻大多被婉拒。幸好今次找到保良局及亞洲協會香港中心借出場地,而且更有兩首靈感來自當中歷史建築物的新作品。所以如果今次成功,亦可作為借鏡,讓更多歷史性的地方,願意借出場地,舉辦更多室內樂音樂會。」

他想更多人認識古典樂,還因為古典樂有治癒人心靈的作用。「記得有一次,我出席一位意外喪生的女同學追悼會上,並為她彈奏幾首歌曲,以作安慰她家人喪女之痛。後來她的母親,亦親自寫上感謝卡答謝,感激音樂撫摸她說不出的哀痛。其實,真正的音樂,不是只有娛樂,更是連結人,甚至有治癒心靈的作用呢。」

古典樂,除了在大型演奏廳演奏外,原來可以進入城市角落,還可以演繹說不出的感受,誰說最理想的音樂,不都是不可以接觸呢?

後記:
不瞞諸位讀者,其實我自己較喜歡聽「後搖滾」與「數字搖滾」,但原來李垂誼亦有聽聞冰島的典堂級樂隊Sigur Ros。看來這次訪問,開闊了我的眼界,亦打破我對古典樂的一般認識。

實在,無論是首次看見他現場演奏,抑或面對面訪問,亦感受到一份音樂家的謙卑。我想為何自己平日不常聽古典音樂,亦被他的大提琴感動過來,正正是因為他音樂背後的真實感情,這是學習幾多技巧,深造許多流派音樂,始終都不能輕易領會。皆因彈奏技巧,你可以裝出來,但內心世界與深厚修為,永遠都裝不出來。

假如今次「樂‧誼國際音樂節」成功,繼續舉辦下去,或許可媲美年度的「Clockenflap」及「自由野」,成為一個可進入香港城市的古典樂音樂節呢。

藝術類型: 
藝術工作: 
小檔案: 
李垂誼 Trey Lee
藝術工作: 
藝術類型: 
被國際權威音樂雜誌《留聲機》讚揚為「奇蹟」的著名華人大提琴家李垂誼,哈佛大學畢業後棄商從樂,在歐洲拜訪不同古典樂名師後,終在卡內基音樂廳的協奏曲首演獲全場觀眾站立喝彩。李氏曾與全球不同國際級指揮家及樂團合作,包括馬捷爾、范斯克、林圖、倫敦愛樂管弦樂團、荷蘭愛樂管弦樂團、波恩貝多芬交響樂團及慕尼黑室樂團等。2010年,創辦「垂誼樂社」,希望藉音樂推動跨音樂文化合作,並為港台《傑出華人青年音樂家系列》重點介紹的人物之一,於2012年獲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委任為香港區大使。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