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德慶的藝術世界:「生命是一場終身徒刑。」

文:謝德慶 / 整理:Cabiria / 圖片提供:藝術家和紐約Sean Kelly Gallery、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

有人總是時時望住facebook, 好似離開了它便會喪失自己在世上的存在感,謝德慶卻將自己監禁於籠子中一年,拒絕任何交流溝通;有人選擇年紀輕輕就身扛幾百萬貸款成為房奴,謝德慶卻走上街頭,過了一年毫無遮罩的生活;有人日日在返工途中一路狂奔,只為趕上令人痛恨的打卡時間,謝德慶卻一整年,每小時在打卡鐘上打卡…或許,謝德慶的行為表演在有些人看來既怪誕又自虐,但他卻用這種低調而激烈的方式,去體驗時間純粹的流逝,進行生命的自由思考,就如他所說:「生命是一場終身徒刑。」

△:△志
謝:謝德慶

△:為甚麼《一年行為表演》的時間單位是一年呢?
謝:
一年是地球繞太陽一週的時間,也是人類以此計算生命的一個基本單位。在這樣一個週期當中純粹去度過時間,呈現生命週而復始的循環。

△:非法移民的身份對您的創作有影響嗎?您為每件作品立下規則,並請律師簽署協議書,這與您的非法移民身份有衝突嗎?
謝:
我的作品不是自傳,不是非法移民生活的直接呈現。非法移民生活在我生命中留下深刻烙印,但這種體驗是經過轉化了的,並不是要在藝術中去彰顯。往往是法官,律師,和罪犯與法律有更為緊密的關係,我作為非法移民,對於法律有更多關注也是自然的。

△:從繪畫到《跳》、《蠟筆》、《半噸》這些對身體造成傷害的作品,再至《一年行為表演》系列和《十三年計劃》,是甚麼導致您創作上的轉變呢?
謝:
從繪畫到《一年行為表演》系列和《十三年計劃》,是我在不同時期對藝術的認知。早期那些對身體造成傷害的實驗性作品,具有破壞性,也讓我從錯誤中學習。《一年行為表演》系列和《十三年計劃》是我真正成熟的作品。

△:您的作品總是將生活和藝術緊密地連接在一起,好像將作品本身變成了一種生活方式,您如何看待藝術和生活之間的關係?
謝:
我的作品並不旨在處理藝術與生活的關係,而是探討時間、生命和存在的議題。藝術和生活在我的作品中有明確界限:藝術時間和生活時間。作品是在藝術時間內完成,在其中藝術和生活同時發生, 藝術中有生活的品質, 兩者融為一體。我只是想說藝術可以是甚麼:藝術可以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能量或力量,讓你得到一條存在之路。

△:這次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的展覽為何選擇《打卡》這件作品展出呢?
謝:
我的作品是行為表演,文件是作品留下的痕跡,而非作品本身。《打卡》這件作品在文件的處理上比較完整,作為第一次展覽,從《打卡》來切入會比較容易溝通。

△:從《打卡》的時間表可以發現,您在第一個月和最後一個月錯過打卡的次數最少,為甚麼呢?這種對規則的打破會影響作品嗎?
謝:
那是作品自然的起伏。 完成作品的過程中,力量的使用上有其自身的韻律。 整個一年當中,不可預料的事太多,我必須去盡全力,才得到這個不完美的結果。 不過,我並不認為如果打卡率達到百分之一百,就會讓作品完美,些微的損害反而對系統有益,漏打卡成為我的一個出口。但是,作品規則不可以太常被破壞, 否則作品就會垮掉。

△:在作品《籠子》、《打卡》、《繩子》中,每個月都會開放觀眾入場,觀眾的觀看會影響作品嗎?
謝:
對於我的作品而言,觀眾不是最重要的,但如果沒有觀眾,作品也很難存在。在對觀眾開放的日子裡,作品自身的特性都是盡量保持的,比如《籠子》作品中,我會避免與觀眾有目光接觸,使作品和沒有觀眾時具有同樣質地。當然,觀眾的在場也會給我能量。

△:行為藝術本身就是時效性很強的藝術方式,但您的作品只有少量開放觀眾觀看,記錄文件也是晚於作品很多年才對外公佈,甚至定下「十三年計劃」,創作作品卻不對外公開。您是如何看待藝術的時效性和可見度呢?
謝:
行為表演作品在進行的當下需要觀者在場, 作品本身更需要有真實的品質。 對我而言觀者是作為見證在場的,哪怕一個觀眾也算,有力量的作品,人們會循著痕跡找到,進行對話。做作品本身就是藝術家的回饋,至於是否能被當時的時代接受,或是晚一些時候才被接受,或是不被接受,都不是個人能掌控的,藝術家應該對自己的作品肯定,才會有勇氣做下去。

《一年行為表演 1980-1981》 打卡(攝:沈明琨)

《一年行為表演》系列作品:

《一年表演1978-1979》(籠子)
謝德慶在自己工作室裡建造了一個籠子,獨自在其中生活一年,不與外界交談,不閱讀,不寫作,不聽收音機,也不看電視。

《一年表演1980-1981》(打卡)
他在一年中每小時準時在打卡鐘上打卡,一天24次,持續一年。

《一年表演1981-1982》(室外)
他隨身攜帶睡袋,在戶外生活一年,不進入任何建築物、地鐵、火車、汽車、飛機、輪船、洞穴或帳篷。

《藝術/生活一年表演1983-1984》(繩子)
他和行為藝術家琳達·莫塔諾在腰間用一條八英尺長的繩子綁在一起一年,但不觸碰彼此,每天用錄音機錄下各自的生活和對話。

《一年表演1985-1986》(藝術/生活)
他不做藝術,也不談,不看,不讀藝術,不去畫廊或博物館,只是生活一年。

藝術工作: 
小檔案: 
謝德慶
藝術工作: 
1950年生於台灣南州鄉。由繪畫開始實踐藝術,隨後開始了一系列行為作品,包括《跳》,在其中他折斷雙腳腳踝。1974年7月到達紐約,在美國以非法移民身份生活了14年,直到1988 年受到大赦才獲得公民身份。1970年代末,謝德慶在自己紐約的工作室內外,創作了五個《一年行為表演》作品,自此系列開始,他成為紐約藝術界名人,並迅速獲得國際知名度。其後的《謝德慶1986-1999》(「十三年計劃」)期間,謝德慶做藝術而不發表,直至2000年1月1日宣佈不再進行創作。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