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賣藝逍遙派 - 專訪中樂賣藝者黑鬼

文:文化九公/圖片提供:黑鬼

無論是獵人在打獵時得到戰利品的快感,以證明自己是真正的成長、宗教信眾長途跋涉到達宗教聖地朝聖、甚至普通人純粹到外地冒險一下,總之人渴求意想不到的遭遇讓心靈更被拉闊,也許街頭賣藝也可以給你同樣效果。街頭賣藝好像現代城市中的江湖,龍蛇混離,旁人根本不能明白那種江湖不成文規定,總之就是難於摸索。但一旦你試過街頭賣藝那種自由自在的演出,完全地在人群面前表達真我,才發覺活在石屎森林內,賣藝終歸能夠令你心靈稍稍安舒起來。那麼,只要你有一技之長,亦敢於在日常生活中與眾同樂,或許這正好是解放心靈最好的靈丹妙藥。

在賣藝途中認識的伊朗女音樂家Gelareh Pour,並一起於make it up club 的演出

向賣藝生活出發

在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的歐洲體系,藝術是上層社會階級的高級娛樂,草根階層營營役役為了生活,根本不會有什麼閒暇時間欣賞藝術。直到二十世紀末歐洲的現代科技突飛猛進,尤其是電影的急促發展,其活動影像吸引眾人眼球導致傳統劇場水靜鵝飛。劇場演員不得以為了生存,紛紛走上以賣藝的方式與民眾互動接觸,加上藝術教育開始普及化,藝術終破取神魅化迷思亦人人也可以學習。最終藝術不再框死在宮廷的四面牆,不再是上流社會人士的專利,而藝術亦真正地融入生活,與大眾一同分享。「很多時賣藝好容易畀人誤會,街頭賣藝就等於行乞討飯吃。其實藝術家都要食飯,表演過後亦希望途人打賞一下,但當然賣藝者唔係抱著賺錢心態,否則就係將藝術精神本末倒置,因此藝術本來就是分享。」

因為道聽途說以為澳洲簽證工作可以有較好收入的黑鬼,結果事與願違,但既然一場來到澳洲就不要浪費時間下衍生了賣藝的念頭,「在香港的時候自己亦有夾band,所以既然自己識玩樂器,而且平日在香港都有玩開中樂樂器,所以就帶埋二胡開始在街頭賣藝,先發覺係澳洲街頭賣藝都可以搵到食,原來外國人好喜歡中樂,有時我坐係到Tune音二胡音都已經有人畀錢了。」雖然在外國地方街頭賣藝都較普遍,但大家可能不知道在香港街頭賣藝,倘若涉及任何金錢都已經觸犯法例,不過在澳洲街頭賣藝,原來有牌照制度的。

「在澳洲街頭賣藝,不是阿豬阿狗都可以賣藝,而且每一個省份及城市的準則都不同。有一些澳洲城市只需要帶同樂器給政府人員檢查即可,有些直情就像America idol一樣,需要在政府人員面前表演一次,人家覺得你不錯先會發個牌畀你係街頭表演,而且仲要上埋工作坊,等你清楚明白不是隨便就可以擺檔街頭賣藝,例如,賣藝者不可以貼牆擺檔,因為可能會有盲人貼牆壁行,賣藝者會阻住佢地。一般賣藝者亦不能在同一地點玩兩個小時,因此附近商舖聽你玩同一首歌都會覺得悶死,仲可能阻住佢地做生意,而且在墨爾本還有舉辦一年一度的街頭賣藝節,讓全世界賣藝者可以雲集一同獻技。總之一切都好人性化,好有空間畀藝術家係街頭分享藝術。」

於Perth Fremental跟日本好友拍擋busking

賣藝者的街頭智慧

平日我們在演藝廳及歌劇院欣賞藝術表演,燈光、音響及舞台特別效果,總之所有硬件設備應有盡有,藝術家與觀眾總是保持一定距離。但街頭賣藝就明顯不同,沒有預設的硬件配置,亦沒有技術人員的支援,當賣藝者遇到任何麻煩,只能依靠你臨場發揮。就算遇上喝倒彩聲,賣藝都要欣然接受,畢竟街頭觀眾的反應都是簡單直接。

但無可否認街頭賣藝是最互動的藝術,觀眾可以直接與藝術家交談溝通,而且賣藝者更需要講求獨特性,否則亦不能吸引途人的眼光。所以街頭賣藝絕不是初生之犢的業餘藝術,嚴格來說,街頭藝術可算是最困難的表演藝術。「試過有一次一邊拉二胡,一邊有兩位警察圍住我,而當時我仲未申請任何牌照,以為佢哋會拉我走,點知原來係欣賞我嘅演出。雖然在外國人心目中二胡比較特別,而且透過街頭賣藝認識了一些當地樂隊,還拉攏我一起錄音出碟。只是原來在一個城市當中亦有幾個拉二胡的賣藝者,為了突出自己的演出,我在Youtube視頻學習畫中國面譜,希望可以更吸引途人。」

回到香港後,嘗試在荃灣地區賣藝

香港賣藝的難度

所以賣藝基本上就是一種生命的鍛鍊,當你在街頭賣藝時,其實正正在觀察城市內蘊的精神文明。澳洲警察的友善、音樂人互相欣賞以及需要賣藝者發揮創意,反映著對人性的開放及尊重。不過回到香港,卻始終是另一回事。「在香港擺檔賣藝,店舖會覺得你阻住佢哋做生意,途人目光多數都較有防衛者心態,而且香港不少公共空間,大多都是電信商的天下,係佢哋隔離擺檔都已經feel到佢地覺得你阻住搵食。其實近日觀塘海濱橋底、都知道政府有好多動作,好似政府一介入民間自發找尋的藝術空間,總是令原本好的事本末倒置。所以對於向政府提議發放賣藝牌照,我沒有抱太大期望,反而佢唔理我仲可以係灰色地帶走!」

已經活在安定生活的香港人,似乎過份相信資本主義帶來物質上的富庶,忘記了心靈深處最真誠的自己。近來香港的大街小巷出現了不少賣藝者,就好像四處流浪的浪漫古卜賽人,渴望在單一生活模式中找尋其他生存的可能性,不想枯燥乏味的過日子,害怕一生不曾作冒險變得空洞及膚淺。如是者,不如給自己一個挑戰,嘗試發掘自己一種有趣的技藝,與大眾分享。也許你會好像黑傑一樣,竟然在其他途人眼中,找到一個久違了的真我。

只有當你與我有分享的勇氣,香港的藝街氣氛也可以從此改寫,一同在街頭作樂。

有關賣藝者黑鬼Facebook專頁:HakGwai

藝術類型: 
藝術工作: 
小檔案: 
首次接到表演工作,墨爾本維多利亞巿場國際文化美食展中樂表演
黑鬼 HakGwai
藝術工作: 
藝術類型: 
來自香港,熱愛生命及分享的街頭藝人。現為搖滾樂團「戳麻」主音及二胡樂手和樂隊「駝鈴」擔任中樂樂手,迷戀不同民族樂樂器。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