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雕塑家的自省 — 凌展騰「複製/記憶」

部分圖片提供:A-Lift Gallery

這是個雕塑展覽,作品卻不止雕塑。這很奇怪,凌展是雕塑家,但今次卻放了許多裝置,說的卻仍是雕塑的故事︰雕塑家應是喜歡雕塑的,凌亦曾說︰「我不可能不做雕塑。」可他在創作時,總有一股內疚感悶在心裡︰「身為一個雕塑家,一定會利用到地球的資源,才能做出作品。」若做木雕刻,無可避免一定會伐木。「我在雕刻的過程中,如何避免產生污染;又或者,若污染是不可避免的,我又能怎樣補救呢?……我想做一件作品,在這創作過程中,能夠對環境作出一些補償,以平衡我對它的負面影響。」

以環保為起點的展覽

展覽意念由環保而起,其具體操作亦然。凌展騰有天拾來一部被棄置的空氣清新機,想要循環再用。他便用了它的過濾網種貓草。「種貓草有兩個原因︰一、它長得很快,我很容易便能知道研究結果。二、貓草本身是很有趣的,當貓吃了貓草的時候,它能幫貓的胃作過濾,讓牠嘔出一些被吞下的毛髮。所以它和一部空氣清新機的功能是差不多的。」凌又提到︰「因想知道雕刻的過程如何造福環境,便需有雕刻的參與。」於是,凌就用雕刻去模擬貓草一星期以來的生長形態。而為了盡量減少作品對環境的破壞,凌刻意用受颱風折斷的木頭來創作。

形似和神似的模擬

凌卻發現自己無法成功模擬貓草︰「在自然環境生長時,貓草由一棵種子呈線性向上生,並同時生出根和葉。然而當你用雕塑模擬它的生長時,你只能夠模擬到外型,卻不能克服自然定律。」因雕刻被物理定律及物料所限制,那瘦弱的幼根不可能支撐到長長的葉。於是,凌索性把根、葉、種子分開雕製,觀眾可像砌模型那樣,把整棵植物完整嵌出。

以成品大約展示出雕刻是怎樣一回事,以形複製出貓草的生長過程,他卻又覺得還不夠︰「我如何可直接把雕塑的創作過程,令觀眾也可感受到呢?」於是他就想到去製作木味香水,因為在造雕塑的時候,雕塑家的身體總會沾上很多木糠和木碎的味道。他便將雕塑過程剩下的木糠收集起來浸水,透過蒸餾管,將它煮熱,就能製作木材味道的香水。透過香味,便能「神似」地呈現雕塑的過程︰「當你將香水滴在手上,就有了木雕塑家的特徵——觀眾可藉此扮演一下這角色。」

凌展騰將空氣清新機變成一貓草種植場。

回饋環境的藝術

以兩種面向模擬了雕刻家的創作過程,又如何回饋環境﹖「煲香水剩下的木渣,可儲存在瓶子裡面,待上約一個月時間,它就會發霉,作為植物的養份。」

然而,這樣的方法尚未完美︰「但你也會發覺,這種養份本身,未必足夠均衡地讓植物成長,還需要多些礦物質。」凌表示,這啟發了他下次用不同物料創作時,如何去搜集其他的養份。其目標是,該過程能滋養一盆植物,或是能衍生一種耕種方法。

無論這發現所得,是否足夠去彌補對環境的傷害;凌展騰至少已能自省其角色對世界的影響。他也言明,要啟發的不只是藝術家,亦是生存在這地球上的每一個人︰「在日常生活中,既然我們會一定要利用地球的資源,除了開源節流,我們要如何對環境作出補償呢?於是我以雕塑家的角色,嘗試叫人思考,能否用有創意的方法做到這事。」他又道,展覽中所用的器具大多都很日常,如水煲、空氣清新機、傳真機的控制面板——其實都是希望觀眾進一步反思,在生活中實踐環保信念的可能性。

「複製/記憶」將是A-Lift Gallery於上環'CHECKPOINT'的最後一次展覽。未來A-Lift的展覽將移師火炭的'PROJECT'舉行,畫廊的未來發展亦將有所改變,包括計劃向海外發展。

 

雕塑化學實驗報告「複製/記憶」— 凌展騰作品展

日期:19/12/2013 - 10/1/2014

時間:12:00 - 19:00 (星期一及星期日休息)

地址:the A·lift 'CHECKPOINT'(香港上環太平山街 24C 地舖)

小檔案: 
凌展騰 Parry Ling Chin-tang
藝術類型: 
雕塑家,獲香港中文大學頒發純藝術學士學位,現為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工作室技術員及指導員。曾參與多個展覽,如「賽馬會鯉魚門創意館週年慶典展」、「一國兩制」、「木換境移—香港國際雕塑創作營」、「呂振光 有你.無我:從何兆基到鄺鎮禧」、「香港海邊藝術展」等等。兩度獲得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張氏創作獎(立體及混合媒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