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下幸福地唱歌 — 藝堅峰《沒有人造衛星相撞的夜空》

【部分圖片提供:藝堅峰】

你有多久沒有抬頭看過香港的夜空?當你抬頭一望時,除了璀璨的燈光,和被摩天大樓劃分著地盤的天空,還有甚麼?可能只有那些隱匿在夜空深處的人造衛星,以及它們相撞遺留的碎片......或許是因為視野可及的夜空已經滿足不了我們,所以愈來愈多人去旅行,尋找另一片天空。若你還未有機會出走,不如就走進劇場,看看那片沒有人造衛星相撞的西藏夜空會帶給我們甚麼吧?

活好當下

藝堅峰藝術總監陳永泉與一眾音樂劇舞系畢業生共同編創了音樂劇《沒有人造衛星相撞的夜空》。一張西藏夜空的照片,讓遠走西藏的Keith、罹患癌症的沈羚和離家出走的呂又藍三個年輕人的生活,意外地交集起來。問陳為何如此鍾情夜空,他說:「我們看夜空時,其實是在看著整個宇宙,很寧靜。人在這樣一個空間裡,會覺得自己很渺小、謙卑,會產生對天地的一種尊敬,這個時候我想很多人都會放開自己的執著。」作為城中繁忙的勞動力,我們每天執著地在這個由物欲編織而成的城市密網中匍匐前進,也便漸漸忘了「活好當下」的滋味——而這正是陳想在這部劇中訴說的。

「如今的香港人充滿物欲,很顧住自己,卻很少聆聽別人的感受。『活好當下』,其中的意思包括『活在當下』,活在當下其實就是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存在著,但這還不夠,還要活得好。你的生命不會為了名利、金錢、工作被消耗,而是為人設想多些。」這種想法,促使陳創作了這部戲。

幸福地唱歌

儘管故事透露出些微的悲傷氣息,陳卻想通過幸福地唱歌,去細述故事,所以今次他採用了音樂劇的形式,並邀來孔奕佳作曲,鍾志榮填詞,創作了一系列歌曲。在他看來,人通常是在很開心的情況下唱歌,即使是在悲傷時唱歌,也能讓人忘懷悲傷,一唱歌就幸福。比起用複雜的台詞,簡潔的歌詞和動聽的音樂更容易讓觀眾進入劇中世界。「音樂會讓大家有一種語言的共鳴,如果寫一些比較說教的台詞,觀眾可能比較難接受,如果是音樂帶著你的情緒,整件事會容易些。」

與一般音樂劇不同的是,這是一個由導演和演員共同編創的音樂劇。飾演呂又藍的葉佩雲解釋,以往排音樂劇,通常是是劇本、音樂、角色,所有東西都定好了,一路排都會有一個根據。這個戲是重演,這次重排擴充了之前的劇本。在綵排中不斷修改,甚至包括修改歌詞和加減角色等。飾演其好朋友的何健汶補充說,這次排練有很多即興的部分,這種共同創作的形式在戲劇中比較常見,但音樂劇則比較少。

現場彩繪

若你走進劇場時,看到舞台上已有人在默默繪制某種圖案,千萬別驚訝。因為這次的演出,除了有音樂、舞蹈的元素,還會加入彩繪,將會有一位藝術家在現場仿繪唐卡。這一過程將持續幾場演出,可能到最終場結束時仍未完成,但這正是陳想傳達給觀眾的感覺。「我們要講的就是——當下的感覺,藝術是一種生命,不停地延續。『活在當下』的那種感覺就像一個種子,在觀眾的腦內存留,有的人當下可能有所感受,有的人可能幾個星期、幾年後才會突然想起,這種過程就好像一種生命、細胞延續感覺。」

問及為何會選擇西藏作為主角生命的連接點?「西藏的夜空充滿靈性和想像力,那邊的人們以一種修行的方式生活,就算艱苦,也可以活得很好,很自在。只是現在的香港人沒有了這種智慧,但其實這種智慧是潛藏在我們體內的。」陳如是說。或許,下次我們仰望夜空的那一剎,會發現,這種智慧並非消失殆盡,我們也還能在當下幸福地唱歌。

 

《沒有人造衛星相撞的夜空》

日期及時間:24-26/1/2014  20:00
                    25-26/1/2014  15:00

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新界葵涌興寧路12號)

票價:$230

葉佩雲飾演的呂又藍覺得父母不愛自己,為了引起他們關注而離家出走。
藝術工作: 
小檔案: 
陳永泉 Chan Wing Chuen
藝術工作: 
藝術類型: 
劇場導演、編劇、演員及戲劇導師 。 現為「藝堅峰」及「教育劇場 POP THEATRE」藝術總監。2003年成立POP THEATRE ,致力推動社區及學校戲劇藝術。於2012年憑《八百比丘尼》獲第21屆香港舞台劇獎十大最受歡迎製作,及提名最佳整體演出、最佳導演等。2012年成立「藝堅峰」,以「禪」的意念為藝術創作基礎,開拓本土戲劇藝術的新方向。
葉佩雲 Venus Ip
藝術工作: 
香港大學及浸會大學音樂系,演藝學院音樂劇舞系畢業生。藝堅峰創團成員之一。
何健汶 Zip Ho
藝術工作: 
藝術類型: 
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女主角,與孖生妹妹何康汶組成「孖妹創作」,曾演出《打轉教室》及麥浚龍導演電影《殭屍》。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