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音樂的意義

【文:文化九公 / 圖片來源:互聯網

音樂像一般人理解上帝一樣,無處不在。就算你幾不喜歡音樂也好,無論你在工作地方或學校,在咖啡店閒聊以及在書室打書釘,甚至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音樂聲突然響起,音樂永遠就在你我耳朵中穿梭著。音樂佔據了心思意念,侵占你的血液與細胞。音樂亦是社交的催化劑,仿佛遇到喜歡同一隊樂隊的點頭之交,可以是打開話盒的最佳樂章。而選對了聽音樂的種類,不只可幫助你的情緒管理,更從你喜歡的音樂反映你的品味。

音樂是感情與情緒的聯繫,尤其是人生前路感到迷茫及感情有點缺失,音樂可以是抒發情緒的主要渠道。在聽音樂的旅途上,儘管音樂流派琳瑯滿目,但當你找到喜歡隨身聽的音樂種類後,再慢慢認真研究音樂起來。那管是否有功力深厚的結論,只要音樂令你喚醒片刻的情緒感受,在心靈上找到無與倫比的認同,世界末日也不在乎,音樂與你已經自成一家。實在,音樂不再是娛樂,更激勵人生存的意義。

但音樂衍生的意義會否被過度消費呢?還是太過投入音樂,結果抽身不能沉溺在幻想當中不自覺呢?

 

圖片來自互聯網

消費音樂過程

不論是否主流還是獨立,音樂市場會提供不同音樂,意圖滿足不同年齡階層的需要。只是一個世代如何消費了音樂,除了取決於音樂本身質素之外,唱片封面、樂隊風格、推廣方式與製作過程,還有對樂迷音樂的喜好,而最重要的是,成功的音樂更是取決於甚麼時候推出市場。至於音樂市場需要甚麼音樂,這可能是社會政治的氣候,我們需要龐克音樂、亦可以是呈現真實世界幽暗面的哥德音樂、甚至是太平盛世時,音樂不思進取就需要音樂人作實驗性的嘗試。簡單而言,成功的音樂都是天時、地利與人和的配合,音樂市場從來沒有創作自由可言,一切只有供應與需求的森林定律。

對於音樂人可能只有兩條出路。一是被主流樂壇吸納,音樂創作以市場供求為主,或許一息尚存間可以做自己喜歡的音樂,但你可以數到多少有不妥協的音樂人嗎?另一條路應該是孤身走我路,建立你的音樂風格更成為你的生存哲學,雖然不是市場所愛戴,但最少是你喜歡的。

當然音樂消費可以是公共性的集體性活動。如戶外音樂節本來的原意,就是為了提倡實驗性的音樂作品,刺激樂迷可以即時感受,以及讓一些少人認識的樂隊有演出機會。但似乎愈多音樂會變得保守,找來的樂隊都是來自主流樂壇與在獨立音樂圈子出名的樂隊居多,結果戶外音樂節原本的精神被消費起來,最後變成一個大型娛樂節目,與真正欣賞音樂無關。

雖然音樂市場的生態,我們未必可作甚麼改變,但聽甚麼音樂最少在我們掌握之中,不如從尊重音樂開始。

圖片來自互聯網

讓我們帶動市場

也許是近來香港興起了文化研究,我們對流行音樂有一種距離感,只想批評大眾的一般品味,亦是從音樂文本分析社會狀況。但大眾對音樂的價值確立,可能只是一種慣性的節奏及感性的歌詞。不過喜歡聽香港獨立音樂,亦可以是變相消費了優越感而已。

其實用心聽音樂,源自一份對藝術的尊重。音樂亦不是為了背景的聲音效果,也不是純粹為了襯托其他藝術型式作配樂用途。簡單而言,音樂是一種品味消費,願意花時間選擇聽音樂的樂迷,自然不會被音樂消費你的情緒,而是你正在消費音樂。與其說我們如何消費音樂,不如說如何透過音樂理解自己,就是言語都不能完全認識真的我。

音樂可能是純粹消費,只是你一旦對音樂有所追求後,音樂市場不得不遷就聽眾口味。筆者作一個天馬行空的想像,也許有一天消費者的質素可以帶來對香港音樂的正面影響呢?

藝術類型: 
小檔案: 
鄧智文 culture watch dog
藝術類型: 
《三角誌》小編。扮另類,迷戀木結他,文字亦戀上寫音樂,仲要係今時今日數碼化年代,硬頸買唱片!如果世上無音樂,我應該在世界末日前,好快離開人間,或者自閉玩音樂好了! 天真地仍相信搖滾樂可以改變世界,甚至將搖滾樂與「毫無關係」的基督信仰,溝埋一齊作反思,為了在生活中找到激情的盼望。 其實懶勁,我不過是一個有文化的狗公……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