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個青年的狂想 — 盛夏劇團《青春還盛夏了什麼?3—劇場100》X「7.1後」展覽

【部分圖片提供:盛夏劇團】

有人說青春是一種心態,有人說青春是一朵盛開的花兒。青春不分年齡,有一百個人,就有一百種說法。《青春還盛夏了什麼?3 —劇場100》已是盛夏劇團「青春系列」第 3 回,由 100 位青年跳出傳統舞台劇常用的對白和形體方式,以不同裝置、聲音、投影等進行跨媒體創作,透過一個演出和兩個展覽,跟社會對話。

了解時下年青人的想法

「盛夏」其實可以有兩重意思:「一就是聽的層次,你在青春裡還剩下甚麼,閱讀的層次就是青春在盛放中。這兩個層次都很有趣,其實青春是沒有分年齡的。」聯合導演呂時鵬說。盛夏劇團的「青春系列」得到藝發局的新苗計劃資助,由 2007 年起將青春一直延續至今,同時跟劇團一起成長。

今年主題同樣是紀錄現今青年人的想法,不同的是,多了人說政治現況;不同的是,台前幕後人數增加了,劇團籌集了 100 位青年共同創作。創團人及聯合導演鄭國政說:「這個狀態很實驗性,因為是由下而上的一個創作,所以沒有一個編劇的角色在裡面。」離演出還有大約一個月,他們的劇本仍在不斷更新中:「我們可不可以靜靜地看一些年青人發生甚麼事呢……如果問我劇本講甚麼,很多時會講我未寫好,因為每一日他們都有新的事發生。」事物變遷之快,即使是幾年,好像也相隔了一個時代,大家的想法也隨之而轉變,這一代年青人關心甚麼?聯合導演呂時鵬說:「他們會說家庭、社會、前程、性各樣,就是環繞年青人的事……他們有興趣、他們關心、擔心還有他們憧憬的事。」

兔子的寄寓

先是劇名中出現「青春」兩字,令人懷愐又回味,繼而就被色彩繽紛的海報吸引眼球。細看海報,你會見到有 100 個年青人在遊樂園中做 100 個動作,代表著不同的聲音與想法,而中間還有一隻爛耳的兔子,插畫師Leumas To 覺得兔子很能代表現今青年的狀態。鄭國政則謂:「第一次演出時我們都定了兔子是這個演出的符號,了解到兔子在西方可能代表『性』……但中國人就會代表純潔、潔白、可愛,兔子正正講到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我們可不可以以牠來做一個符號呢?」他們最初的構思是由一個魔術師變出一隻兔子,隱喻年青人,2010 年做《盛夏 2》時,鄭就這樣說過:「人們只會為魔術師能變出兔子而驚訝,而忽略了兔子。」成年人有沒有真正了解年青人的想法呢?他們是用來炫耀還是被忽略的一群呢?

青春是甚麼?

「青春」,除了是青年人的專利,你又會聯想到甚麼?「我會說是你的熱誠,你的火。」呂說。至於鄭就覺得是我們必須問自己的問題:「是我們有的一種創意、創新,去令香港這個社會可以成長呢?我覺得每一個人都要問自己的。」

問到其中 4 位年輕演員,他們都分別有不同答案:「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是青春。」「是一個心態,不斷試不同東西,開放對不同(事情)看法,做自己鍾意做的事,不用想很多現實,不會被很多東西框住。」「是一個很複雜的成長過程,因為青春的時候我們會在社會上感受到很多不同的情緒,我們可能會很不安,我們可能會感到困惑,同時間我們會感到咸濕,我們會思春……因為青春會令我們有很多好奇心,會令我們很想探索更多東西,會令我們形成了一個真真正正的人。」「是一個階段讓我們去做一些徒勞無功的事,做一些不會讓將來後悔的事。」

聯合導演呂時鵬(左)和鄭國政。

多媒體實驗劇場

正因為青春是無悔的,兩位導演都鼓勵演員不要怕錯,演員由認識舞台基本開始,再去嘗試走出框框創作。他們上了不少工作坊,包括形體工作坊、了解竹紮基礎及製作紙糊、電子組件製作發出單音喇叭、海外紀錄片導演及本地漫畫家討論藝術及創作模式等。「我參加一部分有少少唱歌在裡面的,K.K Chau 就會混合一些音樂,我就會唱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會將聲音變到很怪異。」演員之一劉杏杏說。

而有一幕是關於資訊網絡接收,當電話資訊都是來自同一個頻道時:「縱使我們有蘋果、主場新聞等很多不同的媒體,大家好像每個星期討論的都是同一件事,我們就想可否用多媒體一次過同步60 個演員的手機呢?例如同時間出紅色或藍色可行嗎?」鄭說。他們試了很多程式,發掘不同媒界的表現方式。另外,本地藝術家神野貓教他們一些竹紮的手藝,演出當天便可見到他們的製成品,一個 5 米大的裝置:「很多事情都覺得可能要製作公司做,但我們就試圖在有限的資源內跟 100 個年青人去合作,你沒想過可以是年青人做到的演出。」

七一前後展覽

至於展覽部分,離不開青年跟社會的關係,波蘭詩人辛波絲卡曾經寫道:「我們是時代的孩子,這個時代是一個政治的時代。」一班本地年輕藝術家圍繞「七.一前後」創作,重新檢視對社會運動的看法。展覽「7.1前」已於太子 Tc2 Cafe 展出,而《7.1 後》就正正在 7 月 1 日開幕:「其實《7.1 後》展覽沒有寫開幕地點,我們只寫了一句《7.1 後》的開幕就設於維園現場。每一個人都要參與,他們在遊行完之後再回去了解,原來藝術家做了這些作品。 」鄭國政說。

其中有一件作品是透過聲音和影像去表達數字的概念,電視機會有人由一開始數起,每數一次就會加一點到熒幕上,直至數到 50 萬就會停。藝術家 K.K Chau 說:「警方昨天就說是 9 萬幾人遊行,但大家其實對數字很抽象模糊,數字大過 100 之後我們沒甚麼概念,我們知道 100 比 200 小,9 萬幾比 10 幾萬少,50 萬是多少,我們不知道。」原來數 50 萬需要 20 日,那麼大家對 50 萬這個數字會不會多一點概念呢?

以「七一」這個特別的日子作為展覽的主題,呂認為還有更重要的含意:「在舞台上我們得到一個可以講話的位置,觀眾只是聆聽,還是我們可以做一個和觀眾溝通的角色呢?『七.一』我們都很想和『台上』的人展開對話,所以做這兩個展覽是有意思的。」

無論是劇場舞台還是展覽本身,其實都是一個跟觀眾溝通的媒介,溝通的第一步就是去了解。我們都曾經年輕過,何不放下固有的想法,單純的去聽一聽這一班年青年人想說甚麼﹖

盛夏劇團《青春還盛夏了什麼?3 ﹣劇場100》

日期及時間:2 - 3/8/2014  20:00

                  3/8/2014      15:00

地點:牛池灣文娛中心劇院

票價:$220, $140

「7.1 後」展覽

日期:1 - 31/7/2014

地點:Kubrick Apm (觀塘道創紀之城五期 6 樓 L6-1A 舖)

本地藝術家 K.K Chau 和他的作品,由1 數到 50 萬的多媒體裝置。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