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音樂系列(4)——極致的香港情書:專訪鍾氏兄弟

【文:文化九公 / 圖片來源:受訪者】

此時此刻,香港瀰漫著邪惡勢力的暗湧,相信要活著能坦白,可能需要莫大的勇氣。那麼香港音樂又該如何回應?正當中港矛盾處於水深火熱之時,李克勤的新歌《北京北角》被傳是親建制的作品,另一邊廂在七一遊行前夕,謝安琪發佈《雞蛋與羔羊》表明了創作靈感來自電影《被奪走的十二年》的黑奴故事。對於以上作品,相信香港樂迷們都心領神會吧。不過如果要選能代表香港這世代的音樂專輯,筆者倒認為鍾氏兄弟的最新專輯《極》,極能代表我們面對此時香港社會每況愈下的心曲。 

謝安琪的《雞蛋與羔羊》,在七一遊行前發佈,弦外之音相信是路人皆知吧!

至於李克勤的《北京北角》是否無心插柳,或可能是創作與幻想會嚇你一跳呢?但網民的反應似乎是一面倒認為是維穩歌曲。

終極自豪感

細心欣賞專輯《極》的唱片封面,暗淡無光的中環高樓大廈與萬家燈火的草根式唐樓建築物,實在反映了香港最真實的狀況。今天,有些人可能選擇眼不見為淨,但對大部分人而言,就是每天起床呼吸也感受到空氣中的壓迫感,這應該也是專輯封面裡呈現了香港兩極化的狀況。話雖如此,鍾氏兩兄弟並沒有各走極端去做《極》這張專輯,「其實《極》的深層意思,就是身處一個兩極化的社會,個人可怎樣顛覆自己的極限,即如何在社會的既定模式下,如何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當然『極』亦有好多注解,有兩極化、登峰造極、極端及樂極忘形之意,諸如此類。不過我們對於『極』的理解,就是好多東西都有互相制衡及並存的意思。借用作家狄更斯的說話,『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當我們感到現在無路可走的時候,可能就是希望的開始,所以鍾氏兄弟今次做這一張《極》的專輯,是希望與香港人探討如何殺出一條光明血路。」

儘管《極》專輯不是甚麼靈丹妙藥,畢竟社會如何變得更好,不能完全在乎於坦白真誠的樂章,而是需要人實際的參與。但香港能夠有音樂願意描述現時的實況,似乎也滋潤了本來一潭死水的香港樂壇吧。《極》除了藉音樂記錄香港人的心態外,它還是一張概念專輯,所以如果有外國樂迷想找筆者推介一張代表香港的音樂專輯,《極》必定會在我的推介之列。「關於這張專輯,我們想由香港的現在及未來出發,皆因香港音樂面對世界不同地方的音樂,如果連自己地方的特色都沒有,不去深思音樂如何扎根本土,也別說與其他地方的音樂人交流,甚至連人家也不會尊重香港音樂,久而久之我們也真的喪失了自己的特色。所以專輯內除了一首歌曲『One World』,我們找來世界各地不同的音樂人合力炮製外,其他的我們找來了一些具個人音樂風格的本土音樂人合作。」

 

《極》全碟試聽!

麻醉式快樂的歌詞,其中一段:「為了安穩,甘於建制;愉快飽足,升職快快,問佢點睇,不表態。」未知你我是否也有過這種心態呢?

顛覆四步曲

如果《極》只是純粹一張「靚聲」唱片,除了音樂風格外,實在沒有甚麼可深究的空間。但這張專輯的四步曲,正是代表了香港音樂回應時代的精髓。「一開始這張專輯以面向香港社會的幽暗面為主,例如其中一首歌曲〈麻醉式快樂〉,雖然音樂風格抵死俏皮,但歌詞卻反映了香港的實況,令人心寒,自我麻醉的人或會以為周遭沒有事發生過。下一個章節,道出了香港歷來的變遷,例如〈說不出的未來〉及〈時代顛覆者〉當中所帶出的信息,我們刻意沒有提及任何香港的出路,志在泛起聽眾的不安情緒,令人反思及啟發樂迷要思念香港的狀況,是否願意為香港踏出改變的一步。第三章的音樂,有些出路的建議,好似當中的歌曲〈重新想像〉讓樂迷想想香港的其他可能性,及〈光復精緻〉帶出巧手創造的精緻文化,這些不是以金錢便能堆砌出來的,還有〈黑膠.人生〉亦同樣帶出時代變遷,不只黑膠被MP3取替,士多亦被藥房取替,小店被金舖取替。最後的章節,當然會藉音樂探討愛的本質,好似〈One World〉這首歌就帶出了不同樂手的獨特風格如何可以糅合一首歌曲出來。」兩兄弟彼此補充說。

還有《時代的顛覆者》,在今天的香港,聽著此曲,或許你會渴望有沒有一個誰能帶領我們顛覆眼前的困局。

返璞歸真

有留意鍾氏兄弟的音樂,應該知道他們早前的兩張專輯 ——《鐘聲》及《齊唱吳秉堅之歌》,多以教會信眾為主要對像,但如果各位樂迷有細心留意他們的歌詞,其實都不是將平日接觸的宗教詞彙,硬生生放在音樂裡,反而他們將信仰的精神,投射在香港平民百姓的用語。只要樂迷願意聆聽,自然明白箇中奧妙。他們對每一張專輯製作,總是認真看待:「其實香港福音音樂可以好落地,只是現在被其他人感覺香港福音音樂求其創作,我們覺得這樣對香港福音音樂不公平,所以由一開始《鐘聲》、《齊唱吳秉堅之歌》及今日的《極》,我們是做香港福音音樂的保育吧,將從前香港福音音樂已被視為老套的歌曲再重新編曲,以現代的演繹方式去將之呈現出來。至於為何做香港福音音樂的保育工作?其實這是受到外國音樂人的影響,例如Ray Charles的 Georgia on My Mind,都是翻唱作品來的,將當時被視為老套的歌曲,以騷靈演奏方式重新表達出來,正正說出了有信息的歌曲,一經人發掘出來,即可成為不朽的歌曲。」

延伸閱讀:

福音音樂在香港

現存式的顛覆者

有關鍾氏兄弟《極》專輯資料:iTunes現已接受預訂

7月11日《極》專輯 將會於 iTunes 及各大唱片店   同步上架

在香港音樂還是百花齊放的年代,還有自由空氣可供呼吸的那個時刻,香港的流行樂壇還沒有甚麼避諱時,不少音樂專輯與歌曲,真的有讓人反思生命,慰藉心靈的特質。然而到了今天,這類歌曲已經買少見少,難得鍾氏兄弟仍堅持創作這類歌曲,彷彿有心帶領著樂迷,甚至我們整個時代去反思、或重新想像我們這一刻需要做的是甚麼。

藝術工作: 
小檔案: 
鍾氏兄弟 Chung Brothers
藝術工作: 
自2009年出道五年內,鍾氏兄弟以獨立音樂人的身份,相繼在2009年及2011年推出兩張銷量冠軍的唱片,成為華語樂壇極具影響力的組合。透過獨立創作精神、精緻的製作模式、多元化的曲風、探討社會現象和生活意義的歌詞以及示範級的發燒音效,彷彿是打正旗號宣告要在逐漸萎縮的本地樂壇殺出一條血路,確立主流音樂新指標,重新想像Cantopop無限空間。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