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高倩彤個展「關閉的房間」:「家」在香港的美好願望

【文:Jessica Lam;圖片提供:安全口畫廊、藝術家】

在 Google 搜索欄輸入「80 後」,頭幾位關聯詞不外乎是「置業」、「買樓」和「上車」。似乎大部分香港年輕一輩,所思所求的,就是擁有屬於自己的方寸空間。被視作與窮均等、與上樓無緣的年輕藝術家,又如何看待「家」的概念﹖80 後本土藝術家高倩彤,以個展「關閉的房間」(“A Closed Room”)述說她對「家」的想法:作為承載眾人美好願望的「家」,它其實代表甚麼﹖

(圖為高倩彤的作品 As white as you can 系列之一。)

人對「家」的想像,總由它的裝飾開始。我們渴望親手挑選一牆一瓦,令它徹底成為只屬於己的空間。當人對「家」有更大期望,商機亦由此而起:網上陳列大量經精心設計的家居圖,粉飾家居儼然成為必然任務。商家不遺餘力地推廣一切需要消費的觀念,以精美的視覺元素,重構我們對「成家」的想像和要求。高倩彤的《摩登家居系列》,則處理人對自身居所無限狂熱的異常情感。她從網上的室內設計素材中剪裁出裝飾品,將其放成想像中實物等大。這些裝飾品本為成就理想家居設定中的配角,早已失去了作為物品的功能。高氏將其抽取,以切割放大的形式,重新讓它們成為觀看的重心。

在《通往 ­­             》中,高氏則以發展商展示的景觀想像圖,轉化成超現實的拼圖。我們都可能有以拼圖裝飾家居的經驗:購買一幅美麗的風景,完成後安放在牆上。圖中的景色往往是我們嚮往的,因此更顯現了人如何在其中投射最為濃重的美好願望。兩組作品皆呈現「家」如何成為載體,容許人在粉飾它的過程中,投射其理想生活的形態。

「家」往往被理解為絕對私人空間,不容外人隨意入侵。As white as you can 系列則採用戲謔形式,為戶主重構窗外景致。在網上私人論壇中,戶主分享了入伙時的相片。高氏當然未能進入該單位觀賞實景,在悄悄取得照片後,她以塑膠彩覆蓋窗框,並塗上想像中的全景景觀,入侵及更改原由該戶主獨享的窗外風景。

通往 ________,高倩彤。­­

為甚麼現今社會年輕一輩,在理應追夢的年紀,統統極其熱切地追求私人空間;甚至為「家」可犧牲往後幾十年的各樣可能,只為擁有方寸蝸居?高倩彤的作品未必能提供確實答案,卻能引發無盡思考。她對「家」的理解逐漸在作品中呈現:「家」除了是私人空間,和外界亦擁有不能分割的連繫。《#》以鋪陳地板方式呈現作品,但畫布上的圖像則是樓宇地盤的棚架。當室內和外間的元素融合,所謂私人公共、內外的分野亦在此消除。而錄像 P-E-R-M-A-N-E-N-T 則將放大至模糊的霓虹招牌,化成含蓄的片段裝飾展覽空間。藝術家將外在元素引入「關閉的房間」,以作品打破「家」不受外界侵擾的觀念,連結公共及私人空間,消除大眾的迷思。

高倩彤的作品在平和寧靜的表象下,處處展現了她對「家」被商業價值重構及外部入侵的不安。筆者不禁聯想,這就是我們對樓宇有近乎狂熱需求的原因。面對日漸改變的社會,無力感從此而起;當人對外界感到恐懼,自然追求其他寄託和出路。年輕人面對現時環境,自感無法改變、前路茫茫,各人的志願被現實消磨,只能全力追求代表安定人生的象徵:最為安全確切、只屬自身、外人不能隨意改動干涉的「家」。在扭曲的價值觀下,置業就是一切,能「上車」的則是人生贏家,得到所謂的安全感,睥睨未能上岸的一群失敗者。在眾人蜂擁追求所謂理想居所之際,高倩彤則靜悄結合想像與現實,以作品道破群眾所寄望「家」在香港的美好幻象,並示現被外界無聲入侵的危機。

整個展覽,美中不足的只有一點。作為觀眾,筆者更希望了解藝術家自身對此議題的看法。高倩彤透過拆解重構「家」的觀念,為觀眾提供了思考的框架,其個人取向如何,我們卻未能得知。在此,筆者更期望她於未來的展覽中,延續深入探討人和空間,各種未能言明的關係。

P-E-R-M-A-N-E-N-T,高倩彤。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