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達美與洛杉磯愛樂將來港演出馬勒

【圖片提供:香港藝術節】

今年香港藝術節雲集眾多頂級藝團的演出,其中包括備受古典樂迷熱捧的杜達美與洛杉磯愛樂音樂會。他們於今次藝術節的演奏屬亞洲首演,兩場音樂會分別演奏杜達美拿手的馬勒作品、被稱為《悲劇》的第六交響曲;及杜達美在洛杉磯愛樂就任音樂會中首演的阿當斯作品,和德伏扎克的「新世界」交響曲。

被譽為當今最紅指揮、擁有加州音樂界的巨星地位,杜達美的成績單的確異常亮麗:以年僅28歲之齡,2009年出任洛杉磯愛樂音樂總監及常任指揮;2004年在馬勒指揮大賽獲得首奬;屢次被選為《時代雜誌》全球百大最具影響力的人之一、《留聲機》雜誌年度藝術家及美國權威音樂雜誌《Musical America》年度音樂家。然而最引人入勝的部分,是他那公民音樂家的身份——作為世界一流指揮家,他堅持預留時間、持續不懈地宣傳「委內瑞拉國立青少年管弦系統 」(El Sistema Nacional de las Orquestas Juveniles e Infantiles de Venezuela,簡稱El Sistema),並為此而拒絕了不少商業活動。

談及這El Sistema系統,一個至今仍令人津津樂道的教育範例,杜達美可說是出身於該教育系統最傑出的例子。這個由委內瑞拉音樂家艾柏魯(José Antonio Abreu)在1975年創立的青少年管弦樂團系統 ,至今已讓超五十萬、當中有九成來自中下階層家庭的孩子,有機會接觸古曲音樂並加入樂團。有遠見的艾柏魯(後來作了杜達美的師父)透過此計劃幫助了不少來自窮苦家庭的年輕人,培養了無數的年輕音樂家,而最重要的是,它有效防止青少年墮入濫用毒品和犯罪的深淵。這個系統至今已有不少歐美國家紛紛仿效,它本身也獲得委內瑞拉政府大力資助,在當地可說諦造了一個文化奇蹟。

至於杜達美,他四歲時便加入這教育系統,至今他則成了一個最重要的推動者。有關杜達美的音樂路:1981年出生於委內瑞拉一個音樂家庭,父母二人皆是音樂家,他到了十歲左右才拜師學,十四歲學指揮。跟從過的指揮老師,計有沙格里姆貝尼(Rodolfo Saglimbeni),第二位是艾柏魯,後來是墨西哥指揮家麥塔(Eduardo Mata1942-95)。杜達美到了十八歲,開始憑個人才華平步青雲,接下人生第一份指揮工作——被艾柏魯任命為西蒙.波利瓦爾青年交響樂團(Simón Bolívar Symphony Orchestra)的指揮。在他大膽又不拘一格的帶領下,西蒙波利瓦爾在國際間很快成了世界一級的青年管弦樂團。

這名超級馬勒迷,第一次灌錄唱片便是馬勒第五。2008年率領樂團參加薩爾茲堡音樂節時,演的又是馬勒,他的第一交響曲,並與世界級的大師合演貝多芬的三重奏協奏曲,和俄國莫索科夫斯基的「展覽會之畫」 。第二年到倫敦Prom音樂節,演奏的亦是馬勒,第二交響曲「復活」。此時他已經紅透半邊天,但仍忠於西蒙.波利瓦爾青年交響樂團,後來在樂團15週年紀念時,他率領該團到薩爾茲堡演出馬勒第八「千人」交響曲,又一次諦造歷史性時刻,並受到當地觀眾的熱烈迴響。

至於杜達美如何被洛杉磯愛樂相中,話說他於2004年(當時他23歲),在德國贏了馬勒第一屆國際指揮大賽首獎,不單引起當代指揮大師拉圖(Simon Rattle)和阿巴多(Claudio Abbado)的注意(後來兩位甚至受杜達美邀請飛到委內瑞拉指揮西蒙.玻利瓦爾交響樂團),亦令洛杉磯愛樂指揮沙洛南(Esa-Pekka Salonen)留下深刻印象,原因是他當時是指揮大賽評審之一,他看見了杜達美的才華,向洛杉磯愛樂主席讚揚他是「一個天生的指揮家」,觸發了洛杉磯愛樂在2009年跟杜達美簽下五年合約,現時合約更已延期至2018年。

今天杜達美極高的知名度,使恩師艾柏魯El Sistema系統更大力地推廣至三十多個國家。現時已成家並為人父的他,對青少年的音樂教育彷彿更熱心,繼續在貧窮社區打造青年樂團。他經已在洛杉磯貧民區成立4個「洛杉磯青少年交響樂團」(Y.O.L.A.),讓他們每年都有機會在Hollywood Bowl演出,甚至有機會與洛杉磯愛樂作同台演出。

而有關杜達美的指揮才華,除了其豪邁奔放、充滿朝氣活力的肢體動作,最令人嘖嘖稱奇是他不看譜指揮的功力,也受到聽眾的肯定。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碰碰運氣看今天還買不買到今次演出的票吧!

 

音樂會詳情:

日期:19/3/2015

馬勒 A小調第六交響曲

日期:20/3/2015

亞當斯《黑色城市》、德伏扎克 E小調第九交響曲,《新世界》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藝術類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