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故事劇場:給精神病康復者的一次劇場實驗

【文:魏家欣 / 圖:Ronnie Yeung】

(編按:日前青草劇團到一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試演「一人一故事劇場」,參與觀眾是一群精神病康復者,題目是「放下‧放不下」。由於這是他們首次接觸這種即興互動的戲劇,要即場分享自己的故事,再放到舞台上演出,對他們來說自是很震撼的經驗。

本文作者乃精神病康復機構「新生精神康復會」的工作人員。)

劇場的領航員一句「Let's watch」,四位演員短短兩秒眼神交流,就直接走進舞台,在樂師的演奏引導下,即席演出他們剛剛聽到的故事。說是「舞台」其實沒有搭高的台板,那只是活動室的一個空間,面向三十多位觀眾。舞台旁邊置著兩張椅子,劇場的領航員和一位中年婦人坐著。中年婦人剛才說起自己的經歷,領航員抽絲剝繭,問她的感受、後續發展、自身改變,像記者也像社工,像偵探也像編劇。即使已從她口裡聽完故事的來龍去脈,觀眾們仍是眼睛閃亮閃亮的看著舞台,期待演員們會如何演繹。

那就是「一人一故事劇場」。演出地點有時是書店、街頭、咖啡廳,今天的場地是社區中心,觀眾是精神病康復者。剛才很多康復者已各自分享了自己的感受和經驗,現在來到這位中年婦人,她說的是一個關於生命一度失去色彩的故事。

眼淚質感不一樣

舞台旁邊有個梯子,掛滿不同顏色的長布,其中一個演員拿了幾條放在手邊。飾演中年婦人的女演員,與另一名男演員手牽手:「我一直認為子女緣是半生的,夫妻才是一世的。我不羨慕年輕男女愛得纏綿,我嚮往的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他們重現夫妻生活的熱鬧多彩,一同旅行一同遊歷,突然間,拿著布條的演員以手作刀,劈開他們緊握著的手,再用長布纏著丈夫,一圈又一圈,丈夫慢慢倒地,女主角跟隨他一同跪下,直到布條包完,丈夫動彈不得。明明觀眾早已從中年婦人剛才的分享裡,知道她的丈夫忽然中風,從此之後沒人再陪她走下半世的路,然而此刻在舞台上看著長布把一個人綑綁至完全寂靜,那種視覺效果卻超越千言萬語。

中年婦人掩臉慟哭。連觀眾如我在台下也看得眼眶發熱,何況她要看著自己最傷痛的一幕在舞台上重演。此時她身邊的領航員輕拍她的肩,伴隨在她身邊。

故事氣氛急轉直下。女主角坐在丈夫面前,看著窗外,天地萬物也失去顏色。一個演員伸出手掌,在空中忽左忽右的畫出弧度,模仿落葉被風吹下的姿態。很美,卻很寂寥。其他演員在外圍呼喚她,她也不外出,後來一個演員給她一塊摺疊了的布,她攤開:「《活在當下》?」那是她最消沉的時候在圖書館見過的書,當刻只是栽下種子,沒有即時了悟。未幾,那個演員又塞了一塊布給她:「好東西來的,也看看吧!」然後轉頭就溜掉,氣氛一下子活潑起來。女主角翻著代表書本的長布,是另一本也名叫《活在當下》的書,讓她頓悟現在的自己只是把未來的日子也賠掉。然後她發現窗外的景色好像稍稍改變,鳥兒的叫聲也和往日不同了。此時同一個演員再次伸出手掌,在空中忽左忽右的畫出弧度,徐徐的飄到地上,再被風吹得翻滾飛揚。女主角的獨白:「就連落葉,也有另一番韻味。」

中年婦人再次掩臉哭了。後來以手模仿落葉的演員說:「雖然會有眼淚,但第二次的眼淚,質感已經不一樣了。」

觀看自己人生的新距離

「一人一故事劇場」是一種講求即興、重視與觀眾互動的特殊劇場。一般劇場模式先有劇本,演員按照劇本演出,觀眾坐著觀看;「一人一故事劇場」強調的是生命力的交換,沒有預定劇本,由觀眾即時分享自己的感覺或故事,演員即時以藝術手法呈現出來。來到新生精神康復會於天水圍的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安泰軒」演出的青草劇團,演員們一式穿著淡色的劇團T-Shirt,寫著「讓感動在心裡萌芽」,這句話隨著他們的身影在整個活動室遊走。劇團成員除了有劇場背景之外,有幾位是社工,有位在讀心理劇(心理治療的戲劇應用),領航員更任職於青山醫院。這些身份背景,令他們除了實驗劇場演出之外,更多了一份對小眾及邊緣社群的關注。

話雖如此,他們還是第一次為精神病康復者團體做演出。被問到會否擔心康復者述說自己的創傷時情緒易放難收?領航員說當初也有考慮過,幸好他們都是有社工和輔導工作背景的人,對於處理情緒會比一般舞台工作者更有經驗。「我們平日看電影受了觸動也可能會哭出來,那是抒發和淨化情緒的一種方式。而且這群觀眾很好,他們甚至比一般公眾更勇於分享。有些還已經把自身經驗轉化了。」自己的故事在述說的一刻已經有了新的意義,熟悉的情節被陌生的演員重新演繹,來一點象徵誇張甚至詩化的藝術處理,既遠且近,觀看自己從此有個新的距離。

自己的故事成為一份禮物

他們的演出主題名為「放下‧放不下」,邀請觀眾分享他們對於「放下」及「放不下」的各種情緒和掙扎,當一位觀眾說了自己的感受之後,領航員會問其他觀眾可有相同經歷,總有很多人同時舉手,發現自己並非唯一一個。社區中心的社工也驚訝:「平日在輔導室也沒聽他們這樣說出自己的故事!」他們卻在一個公開場合如此坦露自己的感受。「一人一故事劇場」經常說演出是一份禮物,說故事的人知道大家也在用心聽,演員們會把自己的故事用心演,最後演出會變成一份禮物,永久收藏。觀眾也知道分享者是以自己的人生提煉出寶貴的結晶,這也是我們可以帶離劇場的禮物。共鳴感就像水紋一樣盪出去,有時是旁觀他人痛苦時牽扯到自己的傷疤,有時是看到別人走出來後自己也跟著豁然開朗。

這場演出最觸動人心的就是這些瞬間:台下觀眾也許會跟著哭,但不停留在自傷自憐;分享者在述說自己故事的當下,同時看出轉機:某次機緣帶動自己轉念,從此人生有了新的轉向。不只呈現真善美;轉化,才是藝術的力量。

 

觀賞場次:

2014年11月29日

新生精神康復會天水圍安泰軒

藝術類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