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我們的樂土 — 遺城系列:「城市.農夫」鄭啟文個人藝術展

新界東北之後,推土機繼續進發,剷過龍尾灘,即將直入大嶼山……在香港,鄉郊地方用作土地發展的問題愈發嚴峻。政府摘去鮮花與農田,只為種出更多大廈。我們的後代從此便在石屎森林裡生活,卻對真正的大自然一無所知。鄭啟文因重視大自然與香港農業發展,香港展能藝術會協助其舉辦了「遺城系列:『城市.農夫』鄭啟文個人藝術展」,希望透過相片,期望能引起更多人關注這議題,為令我們下一代有更好的教育,為了我們生活的環境,為了香港未來的發展,想得更深、更遠。

(圖為鄭啟文作品。)

鄭啟文自從曾踏足新界東北的塱原稻田後,便受當地的環境吸引,認為香港應保護這些既美麗、又對下一代有影響的地方。而他的攝影作品,亦顯露出同樣的訊息。

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師

鄭啟文於去年初為人父,便思考如何才能給孩子最好的教育。他意識到,最佳的教育是不能夠用錢購買的;而最好的老師,其實就是大自然:「大自然,能給小朋友更真實的教育。」當要讓小朋友知道,米和蘋果是從哪裡來的時候,他希望不單是透過電子屏幕或書本,去讓孩子間接吸收知識;而是帶他們踏足現場,讓他們親手觸摸田野中的一切,甚至讓他們有機會下田耕種:「下田後,你會發現有很多小動物:雀鳥、不同昆蟲,這些生命教育比其他東西更珍貴,以及買不到的。」

然而,這些寶貴的鄉郊土地,例如孕育了農田與美景的新界東北,卻被列為新發展區,將於 2022 年後變為內地及港人的住宅區(當中僅有 6 % 用作建設公屋或居屋,其他土地則用作興建低密度佔地的私營房屋);而政府亦於 2013 年通過了大埔龍尾人工海灘工程,於是居住在龍尾的近 200 種生物將會被徹底清除;而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中,又提到有優美環境的大嶼山即將進一步發展,包括興建大型購物商場及酒店等設施。這些樂土,逐漸因「發展」而消失了,孩子們無法再透過去現場認識,這世界最自然的面貌:「既然如此,為何我們不好好早一步去保護擁有的畫面,是不是要等到它們被人剷走、建成了高樓,我們才去懷緬呢?」

販賣土地的人,及在土地上耕種的人

鄭的作品,在兩個展區中呈現。在石硤尾的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2 樓平台的展區裡,有一角色在多個作品中穿插,那是一穿著西裝的面具人。他的打扮可謂與身後的農田格格不入,還有 iphone 及樓盤單張環繞身邊。鄭指他的打扮暗示著,他是一地產經紀:「他何以戴面具,是因沒人知其說話究竟是真、是假;也沒有人知道,在他考慮著一個計劃時,其真正的面目是甚麼。」廣告中,時常都描述該樓盤有多少尺園林、生活將有多美好,鄭卻覺得一切很荒謬:「這些園林存在是因為,它先剷走本應有的自然環境,繼而去建設一些人工園林。」在那面目背後,埋藏著多少的謊言呢?

而在「光影作坊」的展區裡,穿插的卻是一在城市裡流連的農夫。當農地被剷走,農夫可能會被迫進入城市,唯有在城市僅餘的空間中尋覓種植的機會,在坑渠上種花、在狹縫裡種菜,甚至被迫要融入商業社會……聽來荒謬,鄭卻將這些想像化為相片,呈現出可能的未來。「亦都想透過農夫在商場不同角落種植,去探討︰土地本身的價值是甚麼呢?我頗喜歡《竊聽風雲 3 》那一句對白︰『土地不應該用來作買賣的。』這句形容現在這社會是頗貼切的。」

城市不過是其中一個巢穴

在展區一隅中,鄭設置了一個裝置,那是一農夫的墳墓。觀眾可以執起泥沙,一起將農夫活埋:「那意味就是,我們作為一個都市人,如果大家都是不聞不問時,我們都是有份殺死農夫的。而農夫就象徵著大自然,他其實是有份被我們殺死的。」自然,其實就是生命,當中孕育著無數生靈:「我們必須承認,人只是地球上的一種生物而已。我們無權去主宰地球上任何的資源分配。在這大前題下,城市不過是其中一種動物生活的巢穴,而不能蠶食所有的地方。」

 遺城系列:「城市.農夫」鄭啟文個人藝術展

日期:即日起至 29/1/2015

時間:11:00 - 18:00(星期二至日);11:00 - 15:00(29/1/2015)

地點: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L2 平台及光影作城(L2-10)(九龍深水埗石硤尾白田街 30 號)

象徵著地產發展商的面具人,正謀殺著農夫,暗示其對自然及農業的傷害。(鄭啟文作品)
藝術類型: 
小檔案: 
鄭啟文 Kevin Cheng
藝術工作: 
藝術類型: 
香港展能藝術會青葉藝術家鄭啟文,關心社會及熱愛攝影。他分別完成香港理工大學多媒體設計高級文憑課程及致美設計學校商業攝影高級文憑課程,現於香港藝術學院修讀藝術專業文憑。2011年獲「第八屆香港展能節」創意攝影(戶外)比賽冠軍,隨後更代表香港前往韓國參加「第八屆國際展能節」,並在賽事中獲優異獎。去年,啟文出版了首本個人攝影文集《遺城》。此外,他積極參與各類型的攝影展,將攝影帶進社區。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