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位首席被終止僱傭合約 堅持上訴求改變中樂團

今天( 2月 17 日)早上,香港中樂團(下稱中樂團)發出一聲明,指與 3 位首席喪失互信,所以無奈終止僱傭合約。 3 位首席(中胡首席樂手劉揚、樂團二胡首席樂手辛小紅、高胡首席樂手辛小玲)亦收到樂團的信件,表示合約即時解除,即為即時解僱。 3 位首席在今日下午召開記者會,交代中樂團終止合約的詳情,未來會爭取就此處分作上訴,並促請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能夠跟進此事,希望能有一公平、公正、公開的溝通機會,改善中樂團內部存在的問題。

(圖中左起為立法會議員陳家洛、樂團二胡首席樂手辛小紅、高胡首席樂手辛小玲、高胡首席樂手辛小玲。)

中樂團:喪失互信 迫不得已解約

中樂團今天的聲明指,由於 3 位並未選擇使用內部的溝通渠道,而是選擇在 1 月 25 日公開對樂團管治及兩位總監(藝術總監閻惠昌及行政總監錢敏華)作出不實指控,誤導公眾,造成了傷害,明顯是對樂團及理事會失去信心。又指 3 位首席在約見及會面過程中,沒有誠意及信心與委員會溝通。亦指有其他團員反映,在 1 月 25 日記者會後,對 3 位首席產生了各種負面情緒,希望能在免於焦慮的情況下排練及演出。於是理事會在討論後,認為 3 位首席與樂團已喪失互信和合作空間。在維護樂團利益前提下,迫不得已根據僱傭合約第(35)條,以一個月代通知薪金與 3 位首席即時解除合約。並表示即便合約未滿,樂團亦另外向他們支付按合約服務時段計算、發放工資以外的酬金。樂團亦在今晚另發聲明,強調他們是解約而非即時解僱,並有發一個月代通知金予 3 位首席,是僱傭合約賦予雙方的權利。然而實質上,3 位首席和即時解僱一樣,同樣都是即時失去工作。

而在樂團給 3 位首席的信件中,卻沒有提及終止合約的原因,只提及一個月代通知金與薪酬的計算方法;並要求 3 位在 10 天( 2 月 27 日)內歸還樂團財物及清理儲物櫃。如儲物櫃未如期清理,則表示放棄櫃內物件,樂團將作自行處理。

辛小玲:令我們失望

3 位首席在記者會上,表達自己的意見與感受。辛小玲指:「今天的消息對我們其實也很突然。但事實上,從決定開記者招待會,我們都預計到要放棄自己的職位,預計到他們會沿用其一貫做法:解僱我們。」他指中樂團所指的「互信」是指盲目認同其主張,但若提出不同意見,就是「喪失互信」。她提及特別委員會在未溝通前已下判決,令人失望:「我們到此刻,還是期望有一個即便不公開,至少也是公平、公正的委員會;但到現在它還是不存在,這令我們很失望。」

回應中樂團的指控

對於中樂團指其無誠意及信心與委員會溝通,辛小玲指首次會面( 2 月 9 日)不果,是因拒絕其律師旁聽。中樂團於是便對外宣稱他們無出席會議,已經放棄樂團。即便他們其實已在門口,並已將遞交信件予中樂團職員。第 2 次約見(2 月 11 日)不成,是因 3 位首席早已在該時間安排活動。已在 2 月 13 日的第 3 次會面中,中樂團指這是內部會議,仍不許律師偕同 3 位出席,亦不讓傳媒旁聽,而主要的投訴對象之一行政總監錢敏華亦未避席;3 位首席認為中樂團未能提供一公平、公正、公開的溝通平台,難以檢視樂團內部問題,於是離場。

陳家洛,其實 3 位首席很樂意在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下,與樂團充份合作。而他們其實亦準備好與理事會會談的資料及証據:「只待有一公平、公正、公開的機會,令它們可以呈現出來。我們沒有興趣與他們隔空討論細節,因這些都關乎專業的文化演奏範疇。」

堅持申訴的權利

立法會議員陳家洛表示,香港中樂團現提出的終止僱用合約,即為即時解僱,是樂團中最嚴重的紀律處分。他指這可謂「極刑」,必須提出理據才能成立,但現時未見任何解釋,必須跟進。他又指,根據香港中樂團藝術部門的藝術人員手冊,當中有條例說明:「被處分之團員,如不滿處分,可於 14 日內按程序進行上訴。」

陳除質疑中樂團終止合約的理據,又懷疑拒絕 3 位參與排練及演出、使門卡失效來剝奪他們進出中樂團的權利是否合理。他又指,今次要求 3 位在 10 天內清理個人物品,無視藝術人員手冊中 14 天的申訴期限,是漠視別人的法律權利:「連自己的規則也無法遵守,這樂團給我的感覺是:獨裁、極權、唯我獨尊。」他們會研究 3 位首席的法律權利,不排除上訴的可能。

繼續上訴,因未放棄中樂團

若 3 位提出上訴,將交由行政部處理,最後將由理事會進行裁決。然而, 3 位曾指理事會「未審先判」,可見申訴甚難成功。陳家洛回應指,3 位即使要承受解僱的後果,都未忘記初衷是拯救中樂團:「這是一種執著……我們並沒有如理事會主席徐尉玲所言『拋棄中樂團』。 3 位首席到這一刻,並沒有放棄樂團。他們只是被徐尉玲、兩位總監拋棄而已。」辛小玲亦表示:「今時今日,即便我們不已再在樂團中,我們希望能繼續關注樂團,因它是香港人的樂團。」

爭取曾德成關注

陳家洛指他們將繼續爭取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的關注:「曾局長一直都有關注此事,不論是給我或三位首席的信件,都表現出嚴肅、關注的態度。同時,他亦寄語多位朋友,無論是中樂團還是我們,都要積極去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法。希望能看到妥善而圓滿的結局。」然而目前為止,曾局長的反應都是希望樂團能自行處理:「今天發生了這事,我便可告訴曾局長,這結局並不完美、也不妥善。所以我們會爭取,向曾局長說出我們的觀察、想法、感受,爭取他去跟進及介入此事。」

陳家洛表示政府有責任跟進事件:「世界各地的部分機構面對醜聞、紛爭時,政府作為一個最後把關、執行政策的部門,絕對有責任去考慮成立獨立的委員會,調查整個事件的真與假。」他指由於缺乏獨立的委員會,現在 3 位首席與管理層的說詞才會在公眾眼中猶如「羅生門」。他認為中樂團的管理層現不斷迴避問題,這並非他樂見的回應方式:「最公道就是將一切公開討論,政府坐在中間,做一獨立的調議,這就是最理想的做法。」

除此以外,陳家洛認為有其他的方法監察中樂團:「我們期望是在民政事務局委員會當中,或是在撥款的時候,能更公開及透明。讓不同人能提出己見,改善中樂團。」他指在樂團公司化後,其愈見封閉:「當他們坐擁權力,我們覺得就應要求它更加透明、更加公開。理事會中應有團員的代表,加強溝通,但樂團一直都沒有做到這點。」

相關文章:中樂團與 3 首席會面不歡而散 風波未息

藝術類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