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舞台劇奬候選名單 因足本問題刪劇牽風波

由香港戲劇協會(下稱劇協)及香港電台合辦、每年一度的「香港舞台劇獎」,一直被視為香港劇場界的「奧斯卡」,代表著劇壇一份重要成績單。然而最近劇協因刪去 4 齣劇作參與競逐該奬的資格,惹來一些劇場人士的爭議。

(圖為第 23 屆香港舞台劇奬頒獎禮。)

事源於劇協於本月 18 日在其網站上載第 24 屆香港舞台劇奬最新修訂,當中除有高志森個人及旗下的春天舞台劇製作有限公司、春天實驗劇團及焦媛實驗劇團的退會及放棄候選舞台劇奬資格的消息;其中特別令一眾劇場人士關注的,是劇協引其評審章則候選資格第一項,以作品不符合「足本」要求為由,刪除了心創作劇場製作的《女煮人》及心靈客棧《聊 Dry 男》,以及香港藝術節女戲 1+1《大女孩》和《港式填鴨》的候選資格。心靈客棧藝術總監鄧智堅,於本月 24 日在其個人 facebook 發表了一封聯同心創作劇場藝術總監陳慧心給劇協的公開信,內容主要為質疑劇協對足本定義沒有清晰指引,對於在沒有討論空間的情況下被刪去候選資格表示遺憾和震驚。

(*劇協章則候選資格第一項的內容為:所有公開售票,在評選年度首演之本地製作的粵語及普通話足本 (FULL LENGTH) 舞台劇,於觀眾席不少於 120 人的場地內,演出至少 3 場公開場次,皆自動成為候選劇目。)

心靈客棧藝術總監鄧智堅及心創作劇場藝術總監陳慧心寫給劇協的信,內容如下:


心靈客棧和心創作劇場對於被香港戲劇協會取消資格有以下疑問和回應:

致香港戲劇協會:

心靈客棧和心創作劇場剛收到香港戲劇協會通知,我們的製作《女煮人》V.S.《聊Dry男》不合符香港舞台劇獎資格,原因是我們的制作未能符合足本(Full Length)的規定,並於毫無討論空間之下被公開取消資格一事於香港戲劇協會網頁,對於劇協的決定和做法,我們深表遺憾,並提出以下疑問和回應:

1. 何謂足本(Full Length)?足本(Full Length)的定義何在?是否所有劇協的評 審都清楚了解足本(Full Length)的定義?如果評審清楚我們的製作不合符資格又為何向我們問取免費門票?如果劇協的幹事會成員都對足本(Full Length)的定義有共識,又為何要求我們提交演出資料和演出光碟給未曾觀看演出的評審呢?

《女煮人》V.S.《聊Dry男》的創作和設計上是兩套獨立完整足本(Full Length)的製作,藝術上、製作上和宣傳上都清楚列明是兩個獨立的演出。既然《女煮人》V.S.《聊Dry男》是兩套獨立而足本的演出,又何需被取消資格呢?

2. 《女煮人》V.S.《聊Dry男》是帶有市場創意的作品,觀眾入場可觀看兩個劇團的獨立演出,他們既能看到兩個劇團藝術上的交流,又能體驗新穎的合作形式,難道就不值得鼓勵嗎?我們在沒有任何資助之下尋求生存方式,透過市場創意來推動觀眾群,反應叫好又叫座,觀眾們更欣賞我們大膽的嘗試,卻遭到業界否定,一句「取消資格」就否定兩個獨立作品的努力,我們表示失望。那麼,我們去年的作品《女煮人》V.S.《聊Dry男》便無可能符合香港任何舞台劇獎的機制,對於劇協未能與時並進感到困惑,劇協仍有修改舞台劇獎項的空間嗎?可以鼓勵業界的市場創意嗎?

3. 如果我們要求劇協因我們的例子作出修定和回覆,又是否能夠參與今年舞台劇獎的候選資格呢?如果未能趕及修定或回覆是否要等待到明年?因為機制未能與時並進而埋沒創作人和設計團隊的努力是可惜的,對演出團體是不公平的。更何況有些劇團的作品只有一次上演的機會。

另外,在沒有討論空間之下「被通知」或「被公開」取消資格,我們亦感到震驚。因為我們知道評審提交提名名單的截止日期將至,所以我們只能「接受」被取消資格一事而並非「討論」和「修定」,這是劇協最恰當的處理方法?

最後,我們認為劇協取消《女煮人》V.S.《聊Dry男》的候選資格是不恰當的做法。但仍然希望香港戲劇協會跟我們有對話和討論,亦請說明所謂足本(Full Length) 的定義。在業界艱難的經營情況下,相信劇協能重新考慮和修正日後的提名標準。再次重申我們對於劇協的決定和做法深表遺憾!祝新年快樂、劇界蓬勃。

心靈客棧藝術總監 鄧智堅、心創作劇場藝術總監 陳慧心

24-2-2015

鄧在 facebook 張貼這封信的內容之下,獲不少劇場好友留言力撐,其中甄詠蓓留言指一直有不少聲音質疑劇協的評審標準及制度,希望劇協能好好正視。而香港藝術節女戲 1+1、自編自演《大女孩》的韋羅莎,在個人 facebook 內亦表示這件事需要解釋。

藝頻就此事向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總經理暨藝評人、亦是評審委員會成員之一的陳國慧了解,陳表示有關何謂足本的定義(Full Length),坦言有值得商確的空間:「劇協的說明,對足本的解釋確實不太清晰。根據過去的評審經驗,所謂足本通常是指 1 個小時以上的作品,但這說法是很保守的所謂傳統劇場作品的說法。但當代劇場文本已經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我個人認為,如果一部 20 分鐘,但結構能自我完善的作品,是否亦可以被視為『足本』作品呢?尤其近年劇場演出越來越多創意和新構思,這方面其實很難界定。」陳更以一條褲最新劇目《1967》為例,劇本的結構便圍繞 11 位編劇創作的 11 個故事,每場演出則以其中 5 個故事串連成一個劇目,所以實際上,它既屬於一個演出,而每個故事也可從中獨立出來。

「關於今次的問題,香港舞台劇奬的章則可能有點模糊,因為劇團報名時有個規定,就是每次只能以一個獨立演出來參賽,如作品是 Double Bill,即劇協說明一場演出中上演多於一個劇目的作品,是不能參加的;可能因此劇團便是分開了 2 個獨立作品報名,但又被視為不是足本。而作為評審之一,我覺得我們也是處於被動的位置,因為我們也是劇協發出電郵才知悉主辦方的決定,亦未有機會與劇協溝通這決定是否合宜。」她看過劇團的回應後,認為有一點需要澄清的,她自己是未曾主動以評審身份向任何劇團取嘉賓票看演出,這方面通常是由劇協方面安排;即使劇團未有邀請,她亦會自己購票看演出,她認為當中可能出現一些誤解。「無論如何,這個作為業界重要的奬項,我覺得透明度可以再高一點,當中需要多點溝通,令這件事有改善的空間。」

藝頻亦向劇協詢問對以上兩個劇團的疑問有何回應,劇協表示要先經內部商議,隨後亦向藝頻及兩個劇團發出一封回應信,大致解釋今次主要因為有演出單位在一個場次內演出多於一個完整劇目,不符章則的「只上演一個完整劇目」的原則而被刪去候選資格,並向受影響的劇團致歉。他們於信內表示自當不時檢討章則,令香港舞台劇奬對本地的戲劇工作者能起支持之效。

而劇協對 2 個劇團的回應信,內容如下:

致心靈客棧及心創作劇場:

本會感謝    貴團對香港舞台劇獎之重視,現就評審章則之提問,謹回應如下:

在考慮劇目候選資格是否符合「足本」(FULL LENGTH)之要求時,本會並非只根據其完整性,亦顧及同場是否「只上演一個完整劇目」;意即若演出單位於同一場次上演多於一個完整劇目或作品選段(俗稱 DOUBLE BILL),當屬未能符合「足本」之要求。此章則沿用多年,過往同場上演多於一個劇目之製作,均未有納入候選名單之內。

目前劇場發展蓬勃,市場競爭激烈,而通脹更促使資源趨於緊張,戲劇工作者競獻巧思,嘗試以不同形式吸引觀眾,令香港劇場更趨多元化。各位為劇藝所付心力,本會深感敬佩,自當不時檢討章則,俾令舞台劇之頒發更臻完善,以表支持。惟任何修訂須先徵集評審、會員及業界等方面之意見,再經本會幹事會議決通過,於下屆實施。

關於確定候選資格之安排,現時程序為每年二月初將候選名單及提名表格寄交評審,同時上載於本會網頁,以供查閱;又設立修訂期,業界倘發現有任何錯漏須予修正或補充,可於修訂期內與本會秘書處聯絡。

邀請評審方面,根據現時章則,本會會員,不論所製作之劇目是否符合候選資格,均可要求本會秘書處代發評審邀請信。不同劇團邀請評審之目的容有不同,而本會亦不強求劇團必須向評審提供免費門票, 惟評審事先並不知悉其所觀賞之劇作是否符合候選資格,除非劇團邀請信曾予以說明。

至於邀請提供演出資料,目的有二:既代《戲劇年鑑》蒐集資料,亦可作為合資格劇目納入候選名單之參考資料;而建議發送錄像光碟,則旨在向未及入場之評審提供觀賞機會。

今年修訂期間有會員查詢    貴團劇作是否符合「足本」要求,本會經審慎考慮後,決定貴團《女煮人》V.S.《聊 Dry 男》未能符合候選資格。為此,謹向    貴團致歉,倘認為處理有不妥善處,歡迎指正,共謀改善。

再三感謝    貴團對舞台劇獎之關注,本會將於今年 3 月 31 日晚上舉行周年會員大會,屆時會就舞台劇獎提出改革建議。誠邀    出席參與討論,務使「香港舞台劇獎」機制更為公平、公開及公正。謹祝    劇務蒸蒸日上。

香港戲劇協會  謹啟

 

香港戲劇協會首辦於 1992 年,由香港電台及香港戲劇協會合辦,每年均由以 57 人組成的評審委員會,從該年 1 月 1 至 12 月 31 日期間上演的劇作中挑選,而劇作必須由本地演藝團體在香港以中文演出,公演最少 3 場,每場觀眾席容量不少於 120 名。劇協去年曾發生突宣佈修改有關候選人資格的章則,「以期吸納更多人才,提昇競爭力」為由,容許香港非永久居民身份證持有人參與競逐香港舞台劇獎。

後來在一片爭議聲中,劇協經內部商討,及後向團體會員、個人會員及評審發出消息,取消該屆憑《爆.蛹》獲提名最佳劇本的王昊然的參選資格,原因為本身不是「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不符合提名資格,而該位置最後由龍文康的《大龍鳳》作替補。

藝術類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