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偉江回應 Kubrick 「警像」撤展事件:「我希望每個人都有自由」

Error message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similarterms_taxonomy_node_get_terms() (line 518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similarterms_taxonomy_node_get_terms() (line 518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 Warning: array_keys()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rray, null given in similarterms_list() (line 193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部分圖片來源:互聯網】

今天 Kubrick 書店在 facebook 發出了一聲明,表示由於有人因不滿意「警像」攝影展,而對店員作電話騷擾及威嚇。Kubrick 決定為保護店員的人身安全,即時撤去陳偉江的攝影展「警像」。就此事,陳偉江表示理解 Kubrick 的決定,同時表示不滿騷擾行為,並指:「希望香港發展下去,能像以前一樣,每個人都有自由。」

陳偉江的攝影展由 Kubrick 主辦,於 3 月 1 日開始展覽,展期本來預計到 3 月 31 日完結。然而,自昨天( 3 月 12 日)下午開始,店員開始收到大量匿名電話,以粗言穢語要求主辦方撤展,並聲言將到店內作出暴力行為。有見及此,主辦方以保護店員的人身安全為由,在攝影師陳偉江的同意下,即日撤去展覽。

理解 Kubrick 的決定

陳偉江對事件感到無奈,回應說:「最好就不要撤展吧。但還是要顧慮別人的人身安全,也不想店員有甚麼麻煩。」他認為自己也有少許責任:「可能這段時間太敏感吧,各方面都對這主題很執著。」然而,他指事前從沒有想過會因此撤展:「我沒有想過,有甚麼是不能在香港發表的。」

不同人觀賞這展覽時有其個人意見。有些人懷疑展覽是「抹黑警員」,對這樣的看法,陳偉江回應:「我覺得你可以用不同角度去看一張相片。始終,我無法阻止別人就相片作任何聯想。我無法教別人如何觀賞,只要不要太激進就可以。」但對於有人來電滋擾店員則令他不滿:「騷擾別人的行為,就難以接受。」

最後他說道:「我希望香港繼續發展下去時,能夠像以前那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自由。」

警察作為人

陳偉江指作品的原意,無意抹黑任何人。展出的作品攝於 2014 年的七一遊行。「我本來也沒有去七一,只是陪女朋友去,那很自然就會拍照,就拍了很多照片。」照片都是警員的特寫,他指這種拍攝方式,在其攝影集《係香港》亦曾使用。

警察的身份與表現於雨傘運動期間,非常具爭議性。但陳偉江認為警察不過「搵食者。」他認為不應以單一的方式去理解警察:「大家都是人吧。不論是香港,即使是在再和平的國家,也依然有好人和壞人。不會穿上制服後,就會變成妖魔吧?我覺得,別人喜歡怎樣想有他的自由。但若見到有一個警察打人,那他純粹是一個打人的警察。可能有些警察會幫婆婆過馬路的,那他們就是會幫婆婆過馬路的人吧。他們都不能說是全部。如果人類中有一個人殺了人,那莫非全人類都是混蛋嗎?」每個人都可能會幫助人,也有可能會害人,他認為這與警察這職業無關。

是次事件,令人聯想到展覽自由被打壓。藝術家黃國才曾在之前的訪問裡,談及過展覽自由的重要性:「打壓藝術場地,不允許藝術場地有自由,其實是很可惜的。這會令盲點產生——而藝術空間,正正是彌補這些社會上的盲點,令人的思想可以更加廣闊。」

而某些網民認為陳偉江或觸犯了肖像權。記者就此致電陳家洛議員辦事處詢問,議員助理表示,現時香港法律並無賦予肖像權。

「警像」攝影展宣傳照片。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