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自由,哪有藝術發展?— 藝發獎頒獎典禮 場內外齊撐黃傘

Error message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similarterms_taxonomy_node_get_terms() (line 518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similarterms_taxonomy_node_get_terms() (line 518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 Warning: array_keys()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rray, null given in similarterms_list() (line 193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部分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網、香港藝術發展局】

由香港藝術發展局(下稱 ADC)舉辦的香港藝術發展獎(下稱藝發獎)頒獎典禮已於 4 月 24 日舉行。自政府公布政改方案後,不少反對聲音湧現,期望可向政府反映意見。行政長官梁振英因擔任今次頒獎典禮主禮嘉賓,當日到達香港文化中心的會場時,場外不少人高舉黃傘,表達對真普選、選舉自由的訴求;亦有持票的學生,在會場內頒獎禮上撐黃傘;更有得獎的藝術家發表感言時,表態支持示威者爭取真普選的行動。而當日受邀出席 ADC「20 週年誌慶酒會」的藝術家黃國才、受邀出席頒獎典禮的藝術家李俊亮,亦見證事件發生,黃認為是政府迫使人們示威,李則對梁振英為何露面感到疑惑,亦懷疑他擔當頒獎嘉賓的資格,更認為他有責任為藝術發展提供一更健康的環境。

齊狙擊梁振英表達訴求

藝發獎,似乎是藝術界裡的事情,公眾未必知道及了解。但今屆頒獎典禮,除了受邀的藝術工作者外,有大批群眾亦來臨這藝術場地。於 4 月 24 日晚上 7 時左右,在頒獎典禮舉行前,社民連、各大專學生組織及示威人士已到達會場附近,聲言要狙擊梁振英。大批警察亦在會場內外架起鐵馬,將人們分隔開舖出通道,讓於 7 時半到達的梁振英進入會場。場外的示威者亦追著梁振英,大叫「梁振英下台」,警察在旁保護梁。他進入會場後,示威人士在場外一直等候,並高呼「我要真普選」、「雨傘運動,不屈不撓」、「否決政改爛方案」等口號,期望可向梁振英表達自己反對政改方案的意見。在期間,「保衛香港運動」發起人傅振中曾攻擊示威者,亦有不少持中國國旗的市民與示威人士展開對罵。頒獎禮開始後,有學生在場內舉黃傘,藝術家亦在台上表態支持爭取真普選。場內外雖隔著牆壁,但人們卻因共同理念而相連。

想要你知道,我們不想袋住先

社民連副主席吳文遠表示:「現在政改方案出台之後,很明顯抹殺了香港的民主政制改革。所以我們要趁這個機會,到梁振英出沒的地方去抗議。目的是我們不能一面倒讓政府以宣傳機器,猛地向我們香港人洗腦,要我們『袋住先』,袋下這個毒藥。所以當他今天出席這藝發獎頒獎典禮時,我們就來狙撃他。

「我們想向特首表達,我們不想要『袋住先』的爛方案。」中大學生會成員 Jacky 亦道:「佔領運動持續了這樣久的時間,香港人一直未將自己的訴求表達給特首知道,他還是不聽,而是強硬推出一個像普選但又不是普選的方案,要香港人袋住先,這是不能夠接受的。」來到文化中心的示威人士的訴求很清晰,都是拒絕 831 人大決定的框架,要求落實有公民提名的普選,掌握自己的選舉權利與自由。

然而,梁振英都只是在會場經過,並無與任何示威人士接觸:「他一如既往,毫無反應。我們已經沒有失望——因對他完全無期望,無期望過他會接信,或聽學生表達意見。但這樣的人,其實是不配做我們的特首的。」學民思潮成員周庭道。

希望藝術界多發聲

吳文遠又表示藝術家作為社會一分子,也可多表態爭取公民權利:「在香港無論是社會、經濟、思想、藝術,我們的自由空間都愈來愈收窄。所以,我也希望香港的藝術家能多發聲。其實,香港有很多藝術家已幫忙發聲,亦有人在會場舉起黃傘。所以如果香港市民,未來可以盡可能用不同的方法、機會施壓;而藝術家及電影工作者,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表達我們對自由、民主、公平的訴求,那就好了。」

部分得獎者撐示威者

場外有示威人士爭取自由,場內亦有得獎藝術工作者肯定他們的行動。如獲頒文學界別「新秀藝術家獎」的周漢輝(波希米亞)發表感言時道:「看回我們的城市,香港,也有著迂迥前進的命運。讓我引用廖偉棠先生的詩句:『雨傘折斷,像彩虹也跟著折斷/但當我們撤離,將留下遍地/虹彩把腳印染成繽紛的鳥』。」以詩句鼓勵爭取真普選的示威者。

而獲藝術評論界別「新秀藝術家獎」的譚以諾亦肯定示威者的行動:「這樣的場合,也很能預計很多人會講『 D7689』、『我要真普選』等口號,或者舉黃傘的行動——這些行動我也覺得很重要。而作為一評論人,我更加相信、竭力去做的,就是透過辯論、理性、批評,去令香港成為一有正常智力的社會。」

而獲「年度藝術家獎」的甄詠蓓(戲劇)及王榮祿(舞蹈)亦有提及自由的重要性:「這片土地有很多很美好的事物,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好好珍惜。最應珍惜的是,香港有很寶貴的言論自由。因為我深信,沒有言論自由,就沒有創作自由。」甄詠蓓道。王榮祿亦說:「因這地方擁有自由,我才能夠做到我的創作,發表我的作品。我希望,香港能繼續做到令人能夠(精神)發達的地方,令所有人做快樂之王。」

黃國才:是政府迫使示威者抗議

除了場內的得獎者,其實藝術家在藝發獎頒獎典禮開幕前,同場亦舉行了 ADC「20 週年誌慶晚會」。應邀出席的藝術家黃國才因此去了香港文化中心,並在離場時看到示威人士狙擊梁振英的畫面,令他「刻骨銘心」。黃對示威者的行動表示理解和尊重:「示威人士絕對有需要用不同的渠道,表達對優質民主政制改革的訴求,這是他們應有的權利。乃因政府不聆聽民眾的意見,又不斷說謊,才會引起民眾的憤怒——這亦源於中共的問題。」他指政府行為幼稚,無法盡服務香港人的責任,只會逃避,又被中央架空。

李俊亮:梁振英為何要來這裡?

「只要有特首出現的地方,示威者去反映意見,這是必然的。」受邀出席頒獎典禮的戲劇工作者李俊亮,認為示威者的行動合理:「有人或會說,要尊重這典禮的得獎者(而不應到場示威);但今次的得獎者,似乎都對政府如何帶給市民自由與人權抱有很多意見。」

梁振英於日前曾表示「適當時候會落區」,李俊亮認為其今次出席這活動,也是他與公眾接觸的機會,卻對其充耳不聞的反應感疑惑:「他落區和公眾接觸,是想市民接觸他;那為何不聽今天的示威者表達其訴求呢?」他又指,當日亦有支持政府或中國的人在場,只是想見到他並支持他,然而梁振英亦一概不加理會,李俊亮便抱疑問:「他兩邊都不見,那參與公眾活動是為了甚麼呢?」

梁振英未必適合當頒獎嘉賓

對梁振英今次擔任頒獎典禮的主禮嘉賓,並頒「終身成就獎」予香港作家劉以鬯,兩位藝術家亦抱有懷疑:「作為頒獎嘉賓,其實要找一個社會地位高、有公信力的人。」李俊亮道:「但有些人覺得,若從自己重視的人、老師、合作無間的夥伴手上拿到獎項,其實更有意思。你找這民望低、行為卑劣的特首去頒這終身成就獎,給那位大家都很敬重的藝術家(劉以鬯),那落差就很大了。」ADC 請梁振英擔這重責,或影響了公眾對獎項的印象。黃國才亦指:「ADC 應請一德高望重的人打開序幕,但他們卻請了一個不懂藝術、很多人反對的特首——這其實違反了他們要推動的藝術。」

沒有自由,哪來藝術發展?

「當他出現在會場時,大家心中會問:『關你咩事呢?』就表示大家其實會質疑。」李俊亮進一步表示:「他的出席也傳遞出一個訊息,就是他希望帶動文化氣氛,想要關注這個界別……而他的確有這責任,因他能影響整個環境,讓藝術能向健康及多元化的方向發展。否則,這『藝發獎』是沒有意義的。」在一市民自由逐漸被收窄、民眾聲音被輕視的社會,藝術又怎能不失卻滋養的土釀、發展怎能不受挫?就如吳文遠所說:「藝術本身,就代表了思想自由、表達自由。」若特首出席是為了能支持藝術發展,那其最首要的任務,其實應是讓人民擁有更多自由吧。

保衛香港運動發起人傅振中,多次攻擊社民連成員及示威人士。(攝:Manson;來源:香港獨立媒體網)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