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究竟過著怎樣的生活?— 進劇場《樓城 2015(立夏版)》

Error message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similarterms_taxonomy_node_get_terms() (line 518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similarterms_taxonomy_node_get_terms() (line 518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 Warning: array_keys()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rray, null given in similarterms_list() (line 193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你,也是這樣的嗎?才剛下班回來,在家裡蜷縮在唯一屬於你的角落,可是你還聽得到門外家人的笑聲。你想起明天發薪,但有一半要來交租,只為了這僅僅能容得下一家人的小小空間。時間已晚,但想到明天上班時,又要擠上那滿滿是人的車廂裡去,嗅著陌生人腋下、頸後的汗味,便變得憂鬱。營營役役、忙這忙那,卻從掌握不了生活的方向,甚至不清楚自己在追逐甚麼。

茫然嗎?年月逝去,你大概才發覺,自己或不曾真正生活過——這就是我們香港人,終其一生的命運嗎?進劇場繼 2008 年、2010 年演出後,重新製作引錄劇場《樓城 2015(立夏版)》,透過與不同人於此時此刻的訪問,試著重塑香港人的狀態,反省城市對我們影響,為我們應如何生活,留下了一道道啟示。

唯有在哭泣之前苦笑

「2008 年做完後,沒有想過接下來會如何。」陳麗珠說。她指 2008 年已覺樓價高企,囍帖街舊區重建、皇后碼頭被拆、天星碼頭逃不過拆卸命運:「那時候,已覺得情況很極端。然而現在再留意樓盤價格,發現 2008 年算不上是高峰,現在卻是『高高高高高峰』。我們看過後,唯有在哭泣之前苦笑。」

300 、400 萬的樓宇,竟被列為窮人恩物,我們是否應感激流涕?荒謬之事,每隔一星期就推陳出新:「2008 年,人們住板間房和木屋,現在竟有 60 呎太空艙,上面只有一塊床板,竟也值數千元。」這激起她重新製作《樓城》:「現象如此,再發展下去會如何?所以我們很有動力、慾望,再去做研究了解一下現況。」

這不是重演,是全新製作

於是她們從 2014 年夏天開始資料搜集,途中無可預計地經歷了佔領時期:「大家都覺得佔領所帶來的轉變、力量,是不會突然消失的。然而之後去哪裡、方何應朝向何處,很多人持不同的態度。他們或嘗試去找一條出路,或思考應留待還是離開——一切,都很跌蕩。」這些不斷轉變的材料,使這劇變得更有機。

「所以,這不是一個重演。因為很多東西都變化了,我們大部分的內容、素材都和以前不同。」當中僅有少許關於歷史,講及香港的崛起、發展的部分,得以保留:「我曾想過完全使用新的材料,但後來發覺若想看到對比,你必然要回歸歷史。」

「回溯歷史,對走下一步或是很重要的參考。問題畢竟不是突然冒起的,它有其根源。不同人迴異的看法,都有其生命的歷程,才會來到現在這一點。他認為佔領、離開香港是對還是錯,都有其原因。通過歷史,人們才能互相了解。」而今次的《樓城》,就期望能摸索每個人的狀態,還有了解其決定背後的原因。

去了解被城牆壓迫的人

陳麗珠指,2008 年版的《樓城》,首先要發掘的母題便是建築:「原本名字想叫 "The Wall of the City" ,即牆壁。香港最特別的,就是全世界建得最高、最小、最貴、最快。但是,我當然不是對那些樓宇有興趣,而是對裡面的人的狀態感好奇吧。」

靠得太近,卻只能視而不見

她說人們總讚香港人聰明、organized(善於整理事物):「我們一定要 organized,要用盡所有空間,去達到各種目的,當中有著靈巧。但這犧牲了甚麼?夢想的指數,會否被居住環境細小而被壓縮的呢?」這也是今次《樓城》想探索的主題:「香港空間如此細小、狹窄,若思考到人類本質,必要問一個很基本的問題:當人們很接近、很接近時,近到一個不自在、不人性的距離——你是如何去適應它呢?而適應它,是否意味著要當別人不存在呢?如此,時間久了,那自然人也認為一切都不存在了。」

我究竟在過怎樣的生活?

「你會慢慢地,似乎連自己的敏銳性、與他人及自身的連繫亦失卻了。」陳指,這主題一次又一次,從不同背景、階層的受訪者口中冒出:「尤其是在佔領之後或中期,當我在問人們對建築、居住及工作環境的想法,都有這樣的reflection(反省):自己,究竟在過著怎樣的生活?那比 2008 年做訪問時,人們對自己的狀態自覺多了——無論是不滿足感、憤怒,都比以前更明顯,而他們亦更願意去回答我的問題。」

香港需要一暫停鍵

2008 版本時,她說邵家榛曾指香港需要一暫停鍵:「我們走得太快,好像很有行動力、很忙碌;但我們究竟在忙甚麼呢?」在不停疾走的腳步裡,人們往往忘記了自己在追逐甚麼,又如何才能離開這忙到極致的局面呢?「之前的版本裡,有一句話:『When you change the pace,the space will change』(當我們改變速度,空間就會出現)。當我們沒有空間,唯一能控制的只有步伐。這是一個很美麗的訊息。

「現在回溯佔領行動,其實幫社會按下了暫停鍵,令人有機會好好作反省。」佔領期間,廣闊的街頭重歸人民,成為人們聚頭、討論的場地,人們難得有能真正坐下來思考的空間:「雖然有矛盾,但無論是甚麼立場的人,都真有時間去思考:生活是甚麼、我想要的生活是甚麼、我期望香港是怎樣的。」陳麗珠再補充一句:「當然,若你的感覺變敏銳,連痛楚也會更強烈吧。」

尋找被媒體忽視的人

2008 年版與 2015(立夏版)分別之一,亦在於訪問對象的轉向:「上一次是從建築、居住環境開始,所以訪問對象都是與空間、建築有關的人。」例如建築師、城市規劃師、風水師;及住在各空間的人:籠屋、板間房或者天水圍居民;亦有很多和政制有關的人,如區議員、保育運動行動者等。

「但今次,尤其是開始佔領後,我想有興趣去問一些,沒有特定身份的普通人,例如學生吧。我在電視上看到他們,便想知他們為何在那裡,有何感受與經驗。我也問一些年紀較小,但已在住劏房的人,問他們對未來的希望。」她又問在新界東北居住的人,如馬寶寶生活農莊的 Becky 如何保住三代人的家、期望留住農地繼續耕種的財叔。她今次的選擇,大概比上次更切身、更在地:「我想,去找那些在報紙、雜誌、文字裡無法接觸到的人。」

難在主題太貼身 刻劃出存在著的人

「創作這劇,對我來說是難的——難在很貼心(貼近自己的心)。」陳認為這與搬演一文學經典有別:「無論我有多喜歡,那終究是一文學作品,角色由某作家所寫。但這劇中的所有人,都是我切切實實認識的,甚至是撫養我的,我知道他們的故事和歷史。我有責任在刻劃角色時要忠於他們,不能令他們失望。

另一種困難,就是去呈現這觸動自己內心的主題:「這個故事,也是顯示出香港的城市中,並非一安居的地方。你沒有想像到,這裡的一切變得那樣快,而你總是無法保留你希望保存的事物,所以心裡總是很激動。」

多花一秒鐘,改變自己,然後我城

陳麗珠預計,觀眾應能從角色身上找到共鳴:「觀眾也身處在那狀態之中。而我期望劇終時,他們會對這城市有更強的感覺。」她相信劇會帶予人某種不安:「若你關心這裡,當你發現它並不安穩,或它處於你不樂見的狀態,你當然會不舒服。然而,那種不安樂,能否促使我們做一些小小的改變、行動?」

他所訪問的人中,有學生曾質疑,為何香港人在這生活多年,都學不懂先讓別人從地鐵車廂走出來。陳麗珠認為他說的很對:「如果連這事,你都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和精神,你還期望能有甚麼改變呢?」

在你被人潮推撞時,你或亦強將自己擠進車廂裡;最後因你的屁股還在門外,使車門無法關閉,反花了更多時間、更令心情變惡劣……「那其實是很愚蠢的,在各方面其實都輸了。那為何我們仍然還要這樣做呢?只要花多一秒鐘去思考,事情就能改變。如果若有這樣小的改變,那我就覺得已經很好了。」

如果從小事開始,每人都能花多一點時間去思考,想清楚自己所走的每一步路——或者,香港會有轉機嗎?唯有擺脫營營役役、不假思索的日子,我們才能摸索到自己想要甚麼,才能再談未來應作甚麼改變。

進劇場《樓城 2015(立夏版)》

日期及時間:8-9, 13-17/5/2015  20:00
                   10, 16-17/5/2015  16:00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灣仔港灣道 2 號)

票價:$250, $180

網上購票:www.urbtix.hk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