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彼此,讓迴異心聲迴響 — 雨傘節《雨傘下的身體步道》

【圖片來源:雨傘節】

在雨傘運動中,有人曾用身體抵擋胡椒噴霧,有人曾在警局坐痛了屁股,有人曾想離金鐘遠遠的,有人曾在陰暗角落裡反省運動的種種……雨傘運動裡,來自不同背景、面對不同處境的人,都有著迴異的感受與經驗。而無容置疑的,其實每一位香港人,無論有著甚麼立場與位置,都無法逃避運動帶給他的影響。雨傘運動的經驗,其實都在我們身上、心裡劃上了難以磨滅的痕跡。而如何去梳理情緒、療癒自身,就是運動後的現在,要靜下來認真處理的事。由何應豐籌劃的《雨傘下的身體步道》工作坊現已開始,參加者需通過一些練習,以語言、肢體與他人分享和溝通他們在運動裡經歷的種種。參與者筱西認為這工作坊,能夠令人以不同角度理解事件,同時亦讓她聽到在運動裡,大陸學生被忽視的心聲。

了解不同人的位置

參與了「雨傘下的身體步道」工作坊的筱西,認為工作坊有助了解每個人在雨傘運動中的狀況:「無論你的立場如何,每個人其實都被迫經歷了這場運動。」無論是示威者、大陸學生、在旺角工作的小販、反對運動的人,大家都不期然被這運動影響了,也成為運動裡其中一個持份者。

工作坊共 8 天,另有 3 日作綵排和演出。參加者中既有大陸人,亦有香港人。部分港人曾站在前線,但亦有部分在運動期間不在港:「我們今次的工作坊,每個人在運動中的經歷都極迴異。而我們不單能在工作坊中表達自己,也能聽到別人的故事。而其實參與運動的經驗,亦在我們身上留下了痕跡。」而她亦坦言,經過這次工作坊後,才了解大陸人的狀況。

大陸學生的恐懼

筱西指對內地學生在工作坊中的分享頗為深刻:「我知道,亦感覺到他們很害怕。他們來到香港後第一個月,因為老師罷課不上課,所以他們亦被迫罷課。而他們無法向其他人表達,其實自己不知發生了甚麼事情。那他們那刻好像被粗暴對待了。」這種粗暴,在於未有人充份關心他們的想法與情況:「而當老師在課上講及雨傘運動的種種、大陸的境況,香港學生聽得懂且認同;但大陸學生意識到這是有關自己的事情,卻不很聽得明白,又不知如何反駁。」她指他們承受頗大壓力,會感到害怕。

被公安搔擾

她指曾有學生因習作關係,要拍攝佔領現場:「他們一班人集體去到現場,但金鐘有很多人,去到 5、6 分鐘已失散,他們那刻就很害怕。當人們都坐在地上而氣氛如此緊張時,他們就想抱頭跑出。」他們的恐懼,亦在於會否被人知道支持運動,而無法回家:「由於大陸留學生來港需申請簽証,公安自然有申請者的資料。公安曾致電給部分留學生的家人,詢問他們有否參與雨傘運動。他們擔憂家人的安危,因此不能表態或不方便在佔領場合上露面。」即便是雨傘節中,其實也有部分內地學生因希望了解運動,而自願參與籌辦工作或擔任義工,付出了很多,但卻不敢在開幕禮上出現,害怕會被媒體拍到。

他們位置的尷尬

而在雨傘運動後,筱西指他們被迫處於一尷尬的狀態:有些大陸學生不敢在火車上說普通話、或拖行李箱;有些大陸學生曾被誤認為水貨客,被粗言穢語辱罵,大哭一場,覺得很憤怒,認為香港不適合他們居住,而這位朋友後來真的離開了香港。部分大陸學生在工作坊中分享,自己其實亦支持香港追求民主,但不知如何幫港人、也不知應發表甚麼想法。

「其實大陸人與港人面對的霸權是一樣的,而他們在這裡經歷著在大陸無法經歷的事。即便他們不很接受雨傘運動,這事對他們的衝撃亦很大,令他們開始反思,用另一角度去看世界。」而今次的工作坊,亦令他們得以抒發自己的感受,令港人亦了解到他們的處境。所以,筱西認為這工作坊有其意義:「藝術是一好好的平台,讓人能在安全的情況下,作反思和溝通。」唯有通過分享和互相理解,才能減低每個人所承受的傷害,繼而思考未來如何走下去,讓香港成為一更平等且美好的地方。

藝術類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