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入生命裡最真切的時刻 -「初白」藝術展

年齡,如何影響藝術家創作?年紀漸長,步入人生不惑之年,身體不復當年勇。但歲月亦增長了知識、啟發心智,眼看社會變遷慢慢和自己走得漸遠,追求的社會公義還未達到,生死問題又悄悄迫近。在這種狀態下,他們的作品又會帶著怎樣的姿態?「銀青乒乓」的俞若玫,策劃了這場「初白」藝術展,請來介乎於 50 至 60 年代出生的 9 位藝術家,請他們以繪畫、錄像、聲音、裝置等媒介,帶出這群中生代藝術家的狀態;看看他們如何與社會、自身建立關係,表達出這群中年人的強烈情感和多樣性。

雨傘後的回應

有說雨傘運動過後的香港,會漸漸進入一場世代之爭,不同年代之間的矛盾會爆發:「雨傘運動,帶出了世代之間的種種問題。但這種論述其實簡化了每一代人、還有他們之間的關係。好像我們這種中生代,總會被人稱為『離地中產』、『花生友』、『既得利益者』,這些標籤對我實在不是味兒,至少我身邊的同代人也不是這樣。那我們就用創作的方法,來回應這些問題,也透過這次展覽,來作為對雨傘後的反思。」策展人俞若玫說。這些作品裡,有探討生和死的詩作、重現城市聲音的裝置、描繪晚年的甜美影像等等。

對俞來說,雨傘運動不單是一場反思公民權利的事件,更是回到自身的種種叩問。在展覽場館中,盧敬華的 2 部短片,可能是最直接回應雨傘的作品。2 部短片都紀錄了清場後,佔領人士在旺角一系列鍥而不捨的行動。其中一部,更將焦點放在兩名 90 年代出生的青年:「我是一名剛退休的記者,在清場後那段時間,看到佔領人士忽然很強的生命力——那種不服輸,堅持的心態很強。特別是那 2 位青年,他們對這場運動,有很多反省,也有很直接、很真實的反應,與我們這一代人很不一樣。」

關注內在

除一些社會性的作品,展覽場內亦有一些較注重內心感受的作品。如藝術家劉紹增,將沖上海灘的建築廢料拾起來,作為其作品的素材:「什麼才是有用、無用?就像這些廢料那樣,我一直在想,要將它們變成甚麼東西呢?仔細看這些廢料,可以知道當年建築樓宇會用上什麼材料,而它們也隨自然而改變。我想從這些素材裡,帶出關於時間這命題。」整個裝置中間,有一個貝殼在播放海浪聲:「觀眾需要側身,才能聽到貝殼裡的海浪聲——他們要改變自己的姿勢來看這些廢料,改變了觀看的方式。」

作為戲劇導師和太鼓樂手的朱秀文,同樣以廢料為材料。她將在家中後園裡執到的一個木頭,改做成樂器:「看到這件木頭時,感覺到它有不一樣的生命力。它的外形不能被定義,充滿著有機性,好像一個沒有頭的生物。木頭內是空心的,我在木頭上再蒙鼓皮,變成一件打擊樂器。」這作品是朱從感性出發,以一塊充滿生命力造型的漂浮木,插入當下社會事件議題及再創作的作品吧。這可能是回應自身狀況,所作出來的一種吶喊。

生命風景

「我們,畢竟不再年輕了。加上身體的狀況,迫使自己必須思考內在,更開始思考個人同大自然的關係,要學會謙虛。」隨著年月流逝,人摸著歲月的年輪學習,理應變得老練而成熟,俞若玫亦有感年歲增長甚影響創作:「不能說作品變得成熟,但它必然有更多的反省。作品不只是在數量上的累積或增長,而是更希望在創作裡更深入、更具歷史性。年輕時,真的不會這樣想——總在想,對於創作,我們還要發展新的方式、還是熟悉的媒介?」

俞若玫又認為,身處這年紀下的創作,無疑有一種被時間催迫的感覺︰「時間已不多了(笑)。」但慢慢能放低一些固有的想法,不再迷戀,反而更學懂去感受。而「初白」的意思,就像炭木被烈火燃燒至逐變趨白的模樣——那是生命從最有力量的時間,漸漸慢下來,進入生命另一個階段。

「初白」藝術展

日期:6 - 28/6/2015

時間:11:00-19:00(星期二至日)

地點:1a space(土瓜灣馬頭角道 63 號牛棚藝術村 14 號 )

盧敬華於今次展覽,展出了 2 部作品《直面不》及《Soei and Jun》。
藝術工作: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