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os Karadaglic:結他是世上最流行的樂器

【文:小米 / 圖片鳴謝:Mercury Classics】本文轉載自六月號(vol 49)《△志》

來自歐洲巴爾幹半島黑山共和國的傳奇結他王子Milos Karadaglic最近來港,為我們演出了一場精彩的結他獨奏會,一如以往也是全場爆滿。他彈奏的曲目很廣泛,由Fernando Sor的莫札特變奏曲,至巴赫改編的夏康舞曲,甚至阿根廷作曲家Ginestera的前衛作品也有,經他的演繹,像為這些曲目抹上一層浪漫柔和的氣息。在這個獨奏會,他再一次展示了古典結他在這數百年來曲目的寬廣度,而這次音樂會之後,他將要進入更多主題性的音樂劇和獨奏演出。

△:三角志    
M:Milos Karadaglic

△:作為一個結他演奏家,你在台上演出時會感到緊張嗎?若是如此,你怎樣處理這情況?你演出的時候,腦海裡通常在想甚麼?
M:
當我更年輕的時候,我總是很緊張,但我會為演出感到興奮。當你為你所做的事情興奮,你便能將焦慮化為正面的事物,猶如為現場演出注入一股魔法。當你在台上,你總是需要明白,這演出只會發生一次。當我演奏的次數愈多,我也不再緊張,因為我感到很幸運,能夠做現正做的事,而且有這麼多人來感受這音樂,讓我與他們分享。我覺得這是很特別的,這也是我們音樂家獨有的幸福,能夠過這一種生活。緊張是很人性的,當你緊張時,你便讓它過去吧,讓它轉化成一種更美好的事物——這便是音樂。

△:在你學習音樂、成為一個音樂家的路上,有沒有說被任何一位作曲家、音樂家或家人影響你良多?
M:
當我成長至一位音樂家,我是David Russell(大衛.羅素)、John Williams(約翰.威廉斯)並Julian Bream(朱利安.布林姆)的粉絲,當然還有很多出色的結他演奏家,每當聆聽他們的結他演奏,總啟發了我很多。但有一些人,在我的生命裡也是很重要的,他們是我的朋友。當我還是無名小卒時,他們已很支持我,相信我擁有獨特的聲音。我覺得這把獨特的聲音,並非單靠自己便能建立,過程中我的老師、家人和朋友對我的支持,顯得相當重要。所以我和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的老師,仍然有緊密的聯繫。每當我進行新作品練習,我會在這位老師面前彈奏,期望得到他的認可。在此之後,我在世界不同角落演奏也沒有任何問題。

△:當你要開始彈奏一個新作品,你會如何演繹,並將你自己連繫到作品之中?
M:
這個過程很簡單。當你得到樂譜,你需要將他們存到腦海。我認為音符好比一間房屋的磚塊,當你將一個個磚塊排列成序,你便可以開始建立房屋的外部和內部。
而音樂就好像建立一所房子,它需要時間,你不能一夜之間完工。我會給時間予音樂,讓它沉澱在我身體內,然後我可以走到台上,作第一次演出。而這便是音樂真正成長的開始。這一刻你為觀眾彈奏,而這一刻亦是作品被賦予了生命。所有事情在我來說都出於準備。

△:你能否為我們介紹你的結他?你擁有多少支用來演奏的結他?
M:
我有一支美妙的結他,由澳洲製結他師傅Greg Smallman做的,他為世界各地不同的出色結他手,做出極美妙的結他。我在學院讀書時便認識他,那時有機會嘗試彈他做的結他,自此我便夢想自己有朝一日能擁有一支這樣的結他。然後在2007年,我很幸運能擁有一支,我永遠沒有想去改變它,或擁有另一支結他,所以我由始至終只有這一支。我下一次去澳洲的時候,便會和他碰面,他會為我做另一支新結他,而我真的很喜歡他做的結他,因為它們擁有絕對美妙的音色,並容讓我為音樂做出美妙的質感和顏色,並且讓我真正沉醉於結他那美妙的聲音。

△:對於古典結他在今天音樂界的角色,你有甚麼看法?
M:
我常常說結他是全世界最流行的樂器,古典結他是所有結他之母,源頭由她而起,所以古典結他擔當了很重要的角色。今天一些流行事物發展得很快速,然而來得快也去得快,但古典結他卻是不同的,她會流傳很久,比如我們現在彈奏的音樂,便有上百年的歷史。我很開心當我來到香港和日本演出,在音樂廳內總會發現很新和年輕的觀眾。這很重要的,我們總是需要新的觀眾,並且為這些新血感到自豪。因為這能確保古典音樂和古典結他的未來。

△:你能否向正在學古典結他的學生說一些打氣的話?
M:
我很開心得知愈來愈多學生加入古典結他的大家庭。在過去幾年,我們做了很多,令更多人能接觸它,並且享受到它的音樂。學習古典結他是困難的,因為有時人們會告訴你,學習它,跟學習小提琴或鋼琴不同。但事實上並非如此。每個家庭都擁有一支結他,每人都可跟那六根弦線連繫。當你所學的去到一些深入的層次,你會感到幸運,因為你能彈奏這美麗的樂器。我的建議是,你要常常聆聽你自己的聲音,永遠不要將你自己與其他人比較。

藝術類型: 
藝術工作: 
小檔案: 
Milos Karadaglic是近年廣受矚目的年輕結他演奏家。出生於1983年,因為父親在家播放塞哥維亞彈奏的阿爾班尼士《傳說》,讓八歲的Milos許從此愛上結他,帶著家裡一把滿是灰塵的老結他進入專科學校就讀。他九歲首度登台演出,十一歲首度在國際結他比賽中獲獎,成了貝爾格萊德的小明星。經常可以在舞台、電視上,看到他的身影。巴爾幹戰爭結束後,十六歲的Milos得到獎學金前往倫敦皇家音樂學院就讀,並且在那裡獲得碩士學位。
Milos Karadaglic
藝術工作: 
藝術類型: 
2005年Milos Karadaglic得到布林姆獎,並且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位得到威爾斯親王查爾斯殿下頒贈音樂獎「親王獎」的結他演奏家。雖然Milos被歸在「古典吉他演奏家」的領域,但是他盼望能為結他重新定義,讓它成為現代的樂器。因此除了經典曲目,Milos也經常演奏新的創作,希望能吸引更多愛樂者認識結他之美。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