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 月尾面世、8 月出 show!】深信素人之力,唱好工人心聲 — 訪周博賢、何偉航、Little Hope 和陳八根談《野火》工運大碟(下)

【大碟圖片來源:職工盟】

由音樂人周博賢、職工盟教育幹事何偉航一同策劃的《野火》工運大碟,即將於 6 月下旬正式上市;而參與樂隊亦將於 8 月 16 日的演唱會,演繹碟內的工運歌曲。今次大碟特別之處,在於刻意找來 7 隊素人樂隊演繹,周博賢解釋其中原因:「他們比有名歌手,更能體會工人的聲音。」身為素人的他們,放下樂器,亦是工人一份子。而他們的歌聲,都是為了每一個打工仔而唱的,包括你和我。如若你亦是為口奔波,沒有足夠的休息時間、沒有理想的生活、沒有能體諒你的老闆——聽聽這《野火》,除可感到安慰,明白自己並非孤單一人;大概亦可喚起心裡熱火,為自己、為他人爭取應有權利。並在這紛亂的世代,在自己的崗位上,繼續做自己要做的事。

新歌舊曲一起唱

此碟共有 13 首歌,既收錄重新翻唱的經典工運樂曲《誰說》、《這一雙手》,亦有舊歌新編曲詞《這世界決不割賣》;新歌有由何偉航所作的,亦有由樂隊原創的。「職工盟那邊其實儲下了大量社運、工運的經典歌曲。而我的準則,乃多從音樂角度去挑選,如歌的旋律、其可聽性、流行的可能性。」周博賢道:「我們始終希望這些作品,不單在工人或工會的圈子流傳,亦想令街外或公眾接觸得到。所以我希望挑選的歌曲,有較大的流行潛力。」他亦指,由於自己要在製作期間長期聽那些歌,所以亦會選一些自己喜歡的:「多少有些主觀因素。」他指由樂隊 Little Hope 原創的歌曲《坎坷》、由 Speechless 重新編曲填詞的《這世界決不割賣》,效果都很不錯。

先了解工人,才能唱好歌

至於為何選素人樂隊演繹,周稍稍停頓一下,笑言:「我想這思路是蠻複雜的。」他指,首先是希望有一班素人能接觸到工人議題,了解他們的慘況與權益。於是 Stanley 便帶來工友與各樂隊一起分享,好讓樂隊對工人心聲有一定了解。樂隊 Little Hope 成員 Martin 亦表示:「經過這次, Stanley 介紹了來自建築界、碼頭的工友,加深了我對工運的認知。香港有很多工會,但其實每一個工會,都有自己要面對的問題。我現在對這議題,有更深的理解。」

一個傳一個 將野火傳開

「了解之後,亦希望樂隊在演繹的過程中,感受到相關的 dynamics(動力)。」他們亦將於 8 月 16 日舉辦一演唱會,會請來各素人樂隊演唱:「希望透過那演唱會,吸引他們的親戚、歌迷前來參與。讓《野火》通過這人傳人的方式擴散開去,將工人的經歷,讓更多人感受得到。」

「有些人問,想這些歌更流行,找些出名的樂隊或樂手不是更好嗎?但不知為何,我刻意不想找一些有名的歌手或樂隊……或者若找他們,可能會令事情變質?不知道,但我有這樣一個怪想法。」周博賢搔搔頭:「我亦希望透過這計劃,令更多人了解工人權益,或令工人感到受支持、被關心。那他們未來的行動,或會有多些成效……是希望達到一種 remote(細微的)充權作用吧。」

找素人比找成名樂隊更值得

「此外,素人樂隊平時都有玩音樂,但他們很少出碟。但通過他們演奏這些樂曲,令他們亦能出碟,也對他們有少許充權作用吧。通過音樂,他們亦能發揮自己的力量。而在素人的層面,發揮的效力會更大。」周博賢道:「已經有名的獨立樂隊、歌手,你不需幫他充權,他們早已很有權、很有影響力。但我覺得,若能令一些素人站起來,透過他們的音樂,去令更多人關注他們音樂的內容,比我去找已成名的樂隊更值得。」

素人與工人 感受身受

「而且,素人比有名的歌手,更能體會工人的聲音。」周博賢說:「有一次和年輕樂隊講起,他們年紀較小,有些成員還在讀書,但他們也能回憶做暑期工的經驗。然而若問歌手,他們未必有這樣的經歷。畢竟,素人有較豐富的打工經驗。」

的確,如樂隊 Little Hope 的 3 位成員,都是打工仔。Martin 在航空業界工作,長工時無補水,常被剝削。面對地盤工友陳八根常要加班的情況,Martin 回應:「自己也是這樣,所以很能感受到工人的處境。」於是,他寫出來的《坎坷》,既是自己的心聲,也令八根有共鳴。Little Hope 另一成員晨,亦表示:「我之前曾是電機方面的工人,要下手做的,總加班加很久。我以前也有同樣感覺,而從我爸爸、媽媽身上,其實都找到同樣的感覺。」工人的辛酸,大抵是素人一直以來的生活基調吧。

讓素人自由發揮小宇宙

周博賢縱身懷多種絕技,懂作曲、作詞、編曲,但今次只擔任 Quality Control (品質檢查)的角色,有其深意:「那些獨立樂隊各有各風格,我想他們能夠自由發揮。不想自己像獨裁者那樣,想要如何、如何、如何,完全按自己意願去指導他們。」所以今次的合作中,樂隊會先依自己風格演繹歌曲,做出各種版本,再交 demo(樣本唱片)給周博賢。周聽過後,會給一些評語,請他們修改一下:「但每一次,我都不會改很多。因我認為他們交來的版本,完成度也有 7、8 成了。我只是多給一些音樂上的意見,例如:和弦如何配搭、低音結他的編曲該怎麼走、鼓應以怎樣的節奏模式,令音樂可 build up(建構)得更好。」

「而他們往往吸收了這些意見,又真的做得到。他們一些發揮是讓我有驚喜的,他們不只改旋律、還改歌詞呢!完全沒有想過他們會如此編輯。」周對素人的發揮,感到很欣喜。

從雨傘運動裡,看到素人之力

周博賢如此信任素人,原來有跡可尋:「某程度上,也是來自雨傘運動所見到的素人力量。雨傘運動裡,有很多人無名無姓;但他們有很多作品在佔領區出現,當中有音樂作品,更多是視覺藝術的作品。我才知道,原來香港是有這樣多臥虎藏龍的!只不過平日沒機會、或沒有適合的場域讓他們發揮。」今次《野火》大碟,大概就是素人渾身解數的機會。通過音樂,我們可重見素人的力量。

雨傘後,做自己要做的事

周博賢說,若《野火》令更多人關注工人權益,就達到它的目的了。然而,他指宏觀而言,它有更深遠的意義:「我覺得,當中有一種後雨傘的延續。當佔領運動完結了,大家就回到自己的崗位,繼續為社會公義而站出來行動。而我想,這大碟的製作也是其中一部分。我們要真普選來幹甚麼呢?都是想保障一些人民的權利吧,而工人的權利,就是其中一環。那回到自己的崗位,繼續做這事,其實是當中一過程,令人更關心公義、被壓迫的階層的權益,去為他們發聲、站起來。不同人應在不同崗位,做不同的事。這我也是覺得很重要的。我希望有一個這樣的社會——大家更重視公義或者權利,亦會去爭取。」

大碟即將上市,各大唱片店、書店、職工盟秘書處及培訓中心皆會有售,工會會員優惠價只售 $70。而演唱會亦已確定於 8 月 16 日晚上,在西灣河蒲吧舉行。期望參與的朋友,可致電 2770-8668 職工盟訂票及詢問詳情。

相關文章:
用音樂,讓野火瘋狂蔓延 — 訪周博賢、Little Hope、何偉航和陳八根談《野火》工運大碟(上)
豁出一切發出怒吼,要的不過是尊嚴 — 訪周博賢、樂隊 Little Hope、何偉航和陳八根談《野火》工運大碟(中)

音樂人周博賢,於今次大碟製作負責 Quality Control 的角色。
藝術類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