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音,重拾這種優雅的生活方式

【文:一一 / 圖:南音雅藝】本文轉載自六月號(vol 49)《△志》

很多人都說南音美,聲聲入魂,我並不十分聽得懂,但每次看到舞台上細膩的器樂演奏和吟唱,除了美,好像也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詞。若說,這曾是中國人的一種生活方式,那也確實挺美的。我們總是不問為甚麼,就輕易地將自己的傳統放下,而這可能不只是傳統的失落,也是曾經的生活方式、曾經精神生活的滿足與安寧的失落,不過,80後的蔡雅藝卻想重拾這一優雅的生活方式,與南音為伴。

南音是中國現存最古老的樂種之一,用泉州方言演唱,主要以琵琶、三弦、洞簫、二弦等樂器演奏,執拍板者居中而歌,與漢代「絲竹更相和,執節者歌」的相和歌表現形式一脈相承,在2009年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人類口述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在剛結束的明天音樂節中,「南音雅藝」一曲《與君斷約》便令人印象深刻,委婉清麗、古樸曼妙,而當晚的吟唱者便是蔡雅藝。

蔡雅藝生於南音世家,自幼耳濡目染,先後跟隨多位民間南音藝人學習傳統南音。說起演出,雅藝說她更願意稱之為一種分享。「南音一直以來都是比較貴族士大夫的,是鄉紳士紳的一個娛樂方式,用演出來講南音不是很適合,它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表演,更多的是互相欣賞和交流,演唱者和演奏者他們當下的狀態,更在乎的是觀眾聽時是甚麼樣的感受。」

 

雅藝將自己的分享形容為「導聆式」,讓觀眾去了解曲子的內容,以及南音的樂器都是在表現甚麼。演出的都是《出漢關》、《共君斷約》這些最傳統的曲子,但她想以當代最舒服的方式,去完整地呈現這些經典:「我不會在唱《出漢關》這首曲子的時候,就把自己打扮成王昭君,而是藉助王昭君這個載體來抒發我們當下的一種情感,我認為這點是它跟我們當下最能融合的、也最當代的一種視角。」

不久前,雅藝剛發佈了自己的第五張專輯《梅花操》,收錄的作品從最早的《金爐寶篆》到最新的《共君斷約》,橫跨了她最重要的藝術生涯。五張專輯大都收錄傳統作品,循先人章法,因為如今能夠做傳統的人已經不多了,而能夠將傳統的東西推廣出去的人就更少了,這也令她有一種使命感,想將傳統的南音呈現出來。

2013年,雅藝和一些志趣相投的朋友成立了「南音雅藝」團體,以一種更親切、更精緻、更現代的方式推廣南音,讓更多年輕的觀眾走近並了解南音。在推廣南音的整個過程,她都希望以最原本的音樂的角度來呈現,該清唱時就清唱,該安靜坐著演奏,就坐著演奏,有人說南音太安靜了,吸引不了人,也有人嘗試加入一些舞台的聲光效果,但在雅藝看來,南音已經很好聽了,只要唱的人認認真真地唱,聽的人認認真真地聽,就已經很好了。

古代中原移民將南音帶入閩南地區,將這種語言、娛樂方式、生活方式留在泉州,現在它還活著,也還有許多人在努力推廣,不過雅藝坦言推廣南音有很多可能性,但志同道合的人很少,她說自己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如何更好地去說明南音?「總歸一句話,南音是一種可以選擇的生活方式,與南音為伴。」而她想做的就是好好唱南音,唱給多一些人聽。

藝術類型: 
小檔案: 
蔡雅藝
藝術類型: 
自幼學習南音,先後跟隨多位著名民間南音藝人學習傳統南音。她已在多個國家進行了多次南音的表演,並於2010年赴英國北威爾斯參加「蘭格冷國際音樂比賽」,獲得了民間獨唱獨奏組冠軍。目前已經發行了五張南音專輯的雅藝近年來多次參加國際音樂學術會議及國際藝術節,把南音帶到了美國、英國、瑞士、義大利、日本、馬來西亞、印尼、泰國等國家。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