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好泥土,為土瓜灣編寫未來 — 「紅蘋果有落」

Error message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similarterms_taxonomy_node_get_terms() (line 518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similarterms_taxonomy_node_get_terms() (line 518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 Warning: array_keys()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rray, null given in similarterms_list() (line 193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重建,是一個很殘酷的詞。它除帶走熟悉的風景,更帶走熟悉的人情、熟悉的鄰居;搬進來的,卻是全新而昂貴得殘忍的陌生面貌——土瓜灣面臨的,就是這困境。市建局的推土機已於土瓜灣各處運行,街坊一是被迫離開、二是被加租所累,沒了家亦沒生活,猶像栽種已久的樹苗被粗暴的連根拔起。可不可以,在這個還不算太遲的時刻,養好這區的泥土,保護這些生存已久的生命?

社區文化關注藉「何鴻毅家族基金:藝術.改寫香港 — 本地文化藝術贊助計劃」 ,舉辦了「土瓜灣社區達人計劃」。請來 20 位素人,用一年時間遊走土瓜灣各個角落,好好撫養這區的紋理、認識在這裡生活的人,還有背後的故事。而「紅蘋果有落」,可謂他們的收成展,是他們一年觀察的成果。而這其實不是一個句號,而是一個開始,也是為土瓜灣未來而奮鬥的一場戰爭。

(圖為達人陳賓娜和梁銘欣,與軸物行者合作創作的《土瓜灣乜乜乜》。)

將素人鍊成達人

由社區文化關注主辦的「土瓜灣達人計劃」,召來了 20 位素人參與,他們有的是街坊,有的是記者,有的是社工,有的是城市規劃師,有的是設計師……他們來自五湖四海、背景迴異,但信念一致,都為摸清土瓜灣。

學員需經歷 3 個階段,才能成功畢業。首先是藝術傳承講座,講者包括《推土機前種花》作者周綺薇、灣仔藍屋「香港故事館」館長盧樂謙、「西環變幻時」版主兼攝影師戴毅龍、「活在觀塘」創辦人原人等。這些曾經歷重建及以各種方法挽救的人士,與學員分享了他們的經驗。其後,他們會參與 2 次導賞團,接觸該區小店小故事,再認識當地工業歷史。

隨後他們曾逐家逐戶拍門,來數次洗樓行動,親耳聽聽街坊聲音。最後,則要去訪問一個老街坊、老店主,嘗試以口述歷史,記下土瓜灣故事。而「紅蘋果有落 :社區藝術收成展」,則是他們將這一年的觀察、經歷,化成藝術作品呈現眼前。

紅蘋果有落!

展覽叫「紅蘋果有落」,真叫人抓不著頭腦,蘋果與土瓜灣有何關係?「這展場的大廈外牆上,以前有很大的維他奶標誌。每個住在這區的人乘紅 van,都會叫:『維他奶有落!』司機便知下車處。相反,若你不知這叫法,那就能肯定你不是這區街坊了。」彷如只有街坊認識的暗語吧?這區彷彿有它特定一套的密語,只有街坊才會明暸。「本來想將這展覽名為『維他奶有落』,但是怕像為維他奶賣廣告,那就改成『紅蘋果有落』了。」今次展覽策展人之一許芷盈說。

而「紅蘋果」,又彷如另一個暗語。話說,在土瓜灣市政大樓上,繪畫了一個大大的紅蘋果,人人都叫它「紅蘋果街市」,連居於此地的少數族裔,都稱之為「Red apple」。這紅蘋果,可謂一土瓜灣地標。社區文化關注成員陳楚思又補充:「之後,這街市將會成為地鐵站其中一個出口,成為沙中線的一部分。」

踩出展廳 和你好好說話

能交出畢業作品的同學有 11 位,作品有裝置、攝影、繪畫等。其中達人蘇樂怡,她曾在土瓜灣生活 20 載,最後家裡被發展商收購,被迫離開社區。她後來藉達人計劃重回舊地,用一年時間通過多次訪談,史料搜集土瓜灣歷史的人和事,創作了《重建霸權@土瓜灣》。那是一大富翁遊戲,將土瓜灣實況融入其中,希望能透過遊戲的艱辛和殘酷,令大眾了解重建政策對重建戶帶來的影響。

而達人陳賓娜和梁銘茵,就與軸物行者合作,創造出《土瓜灣乜乜乜》。他們一行人砌砌砌,竟砌出了一部車,可在區內漫遊。車上掛上了很多 infographics,都是有關土瓜灣的資料數據:這裡有多少公共空間、重建項目、超過 50 年的舊樓、專為遊客服務的朱古力專賣點……然後,最搶眼的就是標題:「唔好意思,你再住唔起土瓜灣」、「你唔想走?你都冇得揀!」

唔好意思,你再住唔起土瓜灣

70、80 年代,土瓜灣區內的公共屋邨及高密度住宅相繼落成,在工廠工作的人相繼搬入,成為不少勞工階層的落腳點。在製造業的黃金時間,土瓜灣由住宅和工業區混合而成,深受廠家和打工仔歡迎。可惜至 90 年代,社區老化,車房及老人院林立;在製造業式微後,工廈轉營旅遊購物點;後來啟德機場搬遷,私人屋苑及牙籤樓開始進駐此區……而來到近年,沙中線項目啟動,重建項目急升,豪宅林立,社區士紳化來臨。

現時,土瓜灣有超過 1600 棟樓齡超過 50 年以上的舊樓,遍佈區內每個角落。陳楚思說,土瓜灣已有數個重建項目已完成或進行中。另外市建局亦公布,未來將重建十三街和庇利街一帶舊樓。「其實有些樓宇而被逐家逐戶收購中,只是未收足 8 成業權,所以還未通報。唯有等收到 8 成,通過強制拍賣的門檻,大家才會有諮詢。」

暫時的重建方案中,政府只會給予金錢賠償,然後請你遷出。重建戶想不想遷出?未來可住在哪裡?賠償夠不夠付未來租金?街坊的連結如何維繫?政府都沒有說,亦沒有提供幫助。

「北帝街經過重建後,新建的單棟式住宅『喜點』開始認購。從前住在北帝街的老街坊,回去問價;地產經紀報價說,現在要 5 百萬。老街坊被收樓時,明明只值百多萬啊!他問有沒有折扣,經紀告訴他沒有,純粹讓他優先訂購,讓你第一個買。但他買不起,那有甚麼用呢?」

想街坊的聲音被聽見

「早在 10 年前,灣仔、深水埗,一直都有重建項目。但政府為何提出重建,總解釋說要『以人為本』——說因為這區舊了、沒人住了,而他們為了幫市民建造更美好生活,就拆去人們的家。而重建後,原本住戶卻不能因此受益。來到 10 年後的現在,重建巨輪滾到土瓜灣,那情況似乎都沒太多改善,都是收樓、照拆不誤。」許芷盈說。

「那社會規劃的藍圖,亦傾向由上而下。政府認為應怎去做,就會自作主張。但這是否真的以人為本呢?住在這條街的市民又是否希望如此?對此,我有些保留。而為何辦這展覽,我認為還有一個原因:是希望能引起更多討論,讓街坊可以發聲,讓他們說說,想自己住在怎樣的社區。」

的確,在達人們去洗樓、落區時,都聽到不少街坊就此議題,表達他們的意見。而當記者在展場訪問期間,都有不少街坊探頭進來,問:「入唔入得黎睇?」場內的義工和策展人,都忙著與街坊聊天、解釋整個計劃、了解街坊的情況。展場既為展示作品,但亦變成街坊認識社區、互相討論的空間。

許提到,有街坊說他們不願走,但也有歡迎重建的人:「這些想與不想的迴異想法,有否在城市發展時,有被考慮呢?這是我期望在將來看到的。」

開拓對重建的想像

陳楚思亦道佈展的原因,在於想開拓大家對重建的想像:「大家對重建,其實很少想像力。人們都認為,重建一定是這樣的:必須拆去、搬走、然後興建同一類樓宇。首先,我覺得很需要培養想像力吧。若我們不想這樣,我們又可以如何呢?

「如囍帖街重建時,其實都出現了很多民間規劃的方案。而我們社區文化關注,都有參與菜園新村的民間規劃。我們都認為社區的重建,應由那裡的居民一同商討如何規劃。例如重建完後,會否想有多些街舖,而非商場呢?又或者是售價:像馬頭圍道那市建局首個重建項目,市建局曾說可研究做資助房屋的。若重建後建居屋,那事情就很不同了。

「又或者一些關注重建已久的團體,曾提出可以先建後拆。又或者大陸有樓換樓:若要拆去居民住的那棟樓,重建期間被影響的住戶遷到別處時,政府會提供一些資助,或者幫你付租。重建完成後,他們便可搬回來住。

「其實,我們可嘗試令重建有些新的可能。」陳楚思指,現在也有一些組織,從這方面著手:「我們也會以工作坊的形式,吸納街坊的意見,希望能提出一種不同的重建模式。若在土瓜灣成功了,未來也可能在別處應用。」

這是未來,不是過去

我們總哀嘆,歲月帶走了許多舊面孔,又緬懷從前的風景,反而有時忽略了對未來的想像、建設未來的行動。陳楚思道:「我們在這展覽裡面,認識到一些街坊。然後會發現,他們常講以前,說有些東西快消失。他們很快就假設了,眼前的風景將成過去式。即便有幾間老店尚在,他們一踏足卻說:『以前的店子就是這樣的!』所以我認為這展覽,不應純粹是作紀錄,然後任由它消失的。我們不只在紀錄過去,而是很想在這過程裡,喚起更多想法、街坊對這區的關心,繼而希望能產生一些改變。」

「我們這個計劃的目的,是想讓城市養好泥土。當社區發生如此鉅變,其實就需要更多人參與。我們不能只用一個計劃去改變甚麼,但是若能訓練到 10 個達人,而這 10 個人若能做出 10 件事,那長遠而言會更有意思。」陳楚思道:「所以,我們都很著重一些社區組織者的訓練,令任何來參加的人,都來和街坊相處、溝通。我們覺得,這是一個社區的基本。」

不只藝術家,平凡如你我都能參與

最後,這展覽有趣之處在於:它雖然是一個藝術展,但參與的、創作的,其實都不是全職藝術家。他們是社工、記者、學生、街坊、城市規劃師等等的身份,無異於在閱讀文章的你、還是在寫新聞的我。但他們都參與在今次計劃之內,好好了解社區,將之化成藝術。

對此,許芷盈解釋:「社區藝術,畢竟和所謂的 fine art(純藝術)又有不同。你不一定要技巧很好,做到一件很美的藝術品;反而那過程、動機、內容更重要。而『達人』的意思,就是『人人可達』,即每個人都能參與其中,做到一些事情。」

當塵埃還未落定、結局還未編寫,你和我,或也能為身處的社區、這個城市,做些甚麼吧。對嗎?

社區文化關注「紅蘋果有落:土瓜灣社區藝術收成展」

日期:即日起至 4/7/2015

時間:12:00 - 20:00

地點:土瓜灣馬頭圍道 220 號 A 舖(前「維他奶」廣告牌)

衛維賡的《社區「情味」保鮮盒》。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