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被困在迷宮裡的人 — 同流《魚躍記》

Error message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similarterms_taxonomy_node_get_terms() (line 518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similarterms_taxonomy_node_get_terms() (line 518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 Warning: array_keys()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rray, null given in similarterms_list() (line 193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圖片提供:同流】

在困頓處,究竟是甚麼拉人一把?如你曾經歷過低潮,大概不能忘懷曾溫暖你的人,因為那極為希罕。身陷迷局裡的人,在社會裡常被斥責,他們的脆弱常被埋怨的,不思進取則是批評的理據。然而我們,可曾細心聆聽對方的聲音、他們的掙扎?他們或許已經經歷過太多的挫折,或不需任何確切的答案,而只需一個溫暖的擁抱;如有甚麼能令人脫離孤獨或困頓,那應是傳自手心的溫度,而非無盡的指責。而今次同流帶來的《魚躍記》,就是這樣的故事。

20 歲的男孩周一言,成長裡經歷不少的挫敗。來到這刻,他沒有工作、沒有學業,整天躲在自己的房裡,沉迷於書寫一個虛構的故事,並將對社會和世界的想像,與妹妹周小琳、鄰居、家人的關係,都投射在故事裡:有一群人,被困在一個地方。在那未知的空間裡,流傳著一個傳說——只要抓緊某個時刻躍出,魚兒就會化成龍,遨遊天際。故此,有些人憧憬著離開;主角卻不停掙扎,認為跳出去會成為海鷗的獵物,或因缺水而死去。在徘徊與踟躕之間,他迷失於困境之中。

而《魚躍記》將現實與虛擬世界這兩個時空都呈現在舞台上,讓觀眾可以從外到內細察一言的心境。「在外面,有沒有一個更好的世界,讓我可以離開?」或許沒有人不想逃出困境,只是恐懼與過去的陰影,成為囚禁人的腳鐐。

嘗試永遠與風險共存

「這劇的靈感,來自一尾魚和一隻雀鳥。」編劇鄭廸琪道:「有一次看國家地理頻道的節目時,看到有一隻鳥愈飛愈低,降到很淺的水上,咬住了剛跳出的魚。那時我想,那條魚終究是選擇離開了——雖然牠有受傷的危機,但或許牠真的想離開這水世界。而牠唯一能做的,可能是冒一個險。」當離開意味著一種風險,下決定時的恐懼和猶豫就變得能夠理解。

關乎每一個人

鄭廸琪接著說:「我們其實,是否也困在一個境地之中,很想走出去卻猶豫不決呢?」《魚躍記》呈現的不只是一言的故事,而是關係著每一個在困境裡動彈不得的人。例如是一段令你痛苦但難以割捨的關係,又或是一份收入優渥卻令你提不起勁的工作……無論是留下還是離開,其實對正在經歷的人而言,都非常困難。而困境所涵蓋的範圍,其實亦很廣泛:「不只是一個人,整個時代其實都可進入一個困局。而在困局當中,我們究竟是要找到一個空間,令自己可以魚躍龍門,看到另外一個新的景象;還是死守在這,建設自己的烏托邦?」導演李婉晶認為,這些都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不是通過語言或道理

劇中主角周一言是一雙失、躲在家裡的男子,而非一個正在找尋的工作的青年,這與鄭廸琪的經歷有關:「可能,是我自己很真實的接觸過這樣的年青人吧。我一開頭都會覺得很苦惱和煩厭,但你會知道,不是用說話或道理,就能推動到他的。即便你幫他找到一份工作,那又如何呢?」鄭廸琪道:「唯有明白,他是需要時間的。」

理解他們的恐懼

「面對深陷困境中的人,當他們躲在一處,我們理所當然認為他一定要出去,甚至認為他的恐懼都是虛妄的——但其實不是的。若從他的立場出發,他有自己的選擇。當我們往往認為別人要逃離困境是如此輕易時,那我們為何總將自己困於一份工作、一段關係中呢?」當我們認為自己的生活過得不易時,其實亦應以同樣的心思理解他人,如此才能了解他們面對的困難。唯有通過理解,才能稍稍消解對方的孤獨和難過。

而恐懼並非子虛烏有,它的痕跡就深深刻於在歷史中:「為何會害怕,其實都來自過去。那男孩為何不離開,其實有很多掙扎。它們都來自家庭裡的過去,或是學校曾給予他的壓力。這視乎我們如何處理過去的一些記憶,才能可以向前走。」

轉機的來由

在劇中,即便妹妹和家人都非常關心一言的境況,卻未能敲響他的心門;直至一位鄰居介入了男孩的生活、陪伴著他,他的態度就轉變了,連他筆下的故事都變得有希望。究竟是甚麼帶來轉機?「其實是因為鄰居好像很明白他似的,才突然觸摸到那關鍵。」鄭廸琪認為,僅僅只是理解對方並不足夠,但它卻是基本:「我們不應一開始就是以一種指責的語氣及眼光,去和他說話,而是的確需要時間去明白他、陪伴他。」她接著說:「我想,要讓他們知道:在這刻,你們不是在強迫我,而你是和我走在一起的。」

《魚躍記》中,通過李婉晶的導演,我們得以在 2 個時空裡穿插:從現實中理解家人對男孩的想法,及客觀環境給予的壓力;亦透過戲中戲的演繹,通過男孩書寫的故事,觸摸到他心裡的想法。大概,這是個關於理解的故事,理解一個被困的人的故事;而主角可以是你,亦可以是我。唯有意識到與他人相連的地方,才能真正聆聽到彼此的感受。

同流《魚躍記》

日期及時間:13-15, 18-22, 25-29/8/2015  20:00
                   16, 23/8/2015  15:00 

地點:同流黑盒劇場(新蒲崗大有街 16號 昌泰工廠大廈 3/F)

票價:$160

網上購票:www.art-mate.net

(攝影:Ivor Houlker)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