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暴力的(偽)劇本 — 馬國明《雨傘擋不住的暴力》

Error message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similarterms_taxonomy_node_get_terms() (line 518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similarterms_taxonomy_node_get_terms() (line 518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 Warning: array_keys()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rray, null given in similarterms_list() (line 193 of /home/amcnnc5/public_html/arts-news.net/sites/all/modules/similarterms/similarterms.module).

【圖片來源:進一步多媒體】

「我的原意,是希望能藉著這本書,讓本雅明將我們原有的觀念完全顛覆。」馬國明如是說。今夏,馬國明一個劇本出版了,名為《雨傘擋不住的暴力》。劇裡,一位溫文博學的 V 煞,與一班流動民主教室的聽眾,一起坐下來討論有關暴力的問題。劇本裡多以對話帶動,幾乎只有對白而無情節,角色少有性格刻劃與動作,令人摸不著這是劇本、故事、還是哲學書?

然而撇開這問題後,至少我們能透過其淺白的字句、貼身的例子,得以探頭到德國哲學家本雅明(Walter Benjamin)的思想裡,反思我們為何會身處於這充滿暴力、血花四濺的荒謬世界。追本溯源,可能會找到意想不到的答案:「當暴力戴上命運賜予的冠冕,法律便應運而生。」

偽裝成劇本的解讀

「我只是想將一篇不易讀的文章,變成淺易的方式去表達出來。」對馬國明而言,劇本似乎只是一層外衣,他也不打算將之帶上舞台演出。《雨傘擋不住的暴力》,似乎更像引領讀者了解本雅明思想的導論。今次的劇本內容,主要希望能探討本雅明的 2 篇文章:《The Right to Use Force》、《Critique of Violence》。而在進一步多媒體,於 8 月 2 日舉辦的《雨傘擋不住的暴力》新書發佈會中,就邀來作者馬國明與學者陳錦輝,就此書想要表達的內容重點,作扼要的介紹。

一種更深層的暴力

「為甚麼警察可以使用武力?」劇本裡,其中一名角色這樣問。雨傘運動之後,我們大概更能意識到暴力的赤裸:原來警察可以用警棍毆打示威者、可以把人拉去暗角圍毆卻無後果——這些暴力似乎都被容許了。然而,本雅明想要藉《Critique of Violence》(德文名稱:Zur Kritik der Gewalt),探討的是一種,更複雜、深入、關乎本質的暴力。

「在德文中,若想說武力、暴力、權力,有很多的選擇,但本雅明卻刻意選用『Gewalt』。這字不單是說那種肢體的暴力,而是內含一種建制性、系統性的意思。」新書發佈會上,擔任嘉賓的陳錦輝如此說:「本雅明不是想和你討論,用拳頭打人對不對的問題;而是暴力,究竟有沒有它更加根深蒂固的制度性、客觀性的本質呢?」

文章名字為《Critique of Violence》,「Critique」一詞與我們日常理解的語意有別,不單單意味著「批鬥」、「批評」,亦包括一種概念的澄清。「所以,當我們如此去理解《Critique of Violence》,我們可以肯定,本雅明並非想我們回去常識之中;而是想以一種理論的方式,對暴力問題作一種切中要害的分析。而這篇文章,其實是有一種知性的資源,讓我們去思考『法』的問題。」

法與暴力互相依存

在《Critique of Violence》中,一開首便單刀直入說道:「當我們要去批判暴力的時候,我們是要將暴力這觀念連繫上兩件事一起去思考:法和正義。」在雨傘運動裡,「法治」似乎成為了其中一個關鍵詞。像曾偉雄常稱要「依法辦事」,又有人認為「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法律似乎在各人的眼中,都成為了客觀而可靠的存在。

陳錦輝說:「當我們談論暴力和法律,我們總會如此理解它們間的關係:你做了暴力的事,那法律就會來懲戒你——法律,彷彿是用作制裁不合理的暴力行為。但本雅明不是這樣想的,他在整篇文裡都在說:所謂的法,就是暴力系統的始源,而它會不停去延續這種暴力。」劇本開首,就引用了一句本雅明的說話:「當暴力戴上命運賜予的冠冕,法律便應運而生。」

維護法律的暴力

陳錦輝繼續解釋:「在我們今天行實證法的法治時代,暴力很多時都是一體兩面的:它的第一面,就是 Law-preserving violence,即維持法律的暴力。」例如法律上現時賦予人們罷工權,但今天發展出一大規模的罷工運動,嚴重得會影響社會穩定的運作、動搖政權;如此,大多政府都會出手,無理由地頒布一緊急法令,請來警察去制止罷工人士。「我們稱之為『維法式暴力』。即便政權起初給予你法律承認的一種權利,但為了讓法律可進一步伸張、運作,這種暴力便會出現。」

製造法律的暴力

「但暴力亦有另一種顯現出來的面貌,那就是 Law-making violence。那是一種立法式,一種製造法律的暴力。」陳錦輝以軍法統治為例:「因為軍法統治那種全面的暴力,其實猶如重新奠定法律一次。」又像劇本裡以六四事件為例,因為天安門的血腥鎮壓,令到人們了解到一條無形法規:不能進行大規模的抗爭。所以,當之後本來擁腫的國營企業大幅裁減人手時,被裁員的人都不敢抗爭,而只是默默承受。

警察=立法+維法的暴力

「而我想,最關乎後雨傘時代的,就是警察的問題。」在雨傘運動中,我們見到最多的暴力,就是從警察身上衍生的:「警察不單是維法的暴力,亦是一種立法式的暴力。因在警察執行法律時,他其實是擁有很多空間——例如他准許我們遊行,但遊行不可以對社會構成危害。但甚麼是不會對社會構成危害呢?這存在很大的空間。而警察會在這些空間裡,屢見不鮮的訂明很多他們的條例和法則——而這些,都是不會寫在法律上面的。」

劇本裡還有一例,像雨傘運動時法庭頒布了禁制令,禁止人們阻礙執達吏清除旺角路障,並指令警方若遇上有人阻礙即立刻介入。然而警察卻借執行法令,即便在通車之後,既禁止人們待在曾佔領路上的行人道上,甚至禁止人們在旺角逗留,且拘捕多人。

「立法和維法暴力,其實是一惡性循環。維法和立法,都圍繞著法律這個觀念團團轉的。所以對本雅明來說,一種體制性的暴力,和法律不單是並行不悖,甚至是相互依存。」陳錦輝道:「而本雅明就會稱之為一種『命運式的暴力』——一種外加於我們身上,具有某種客觀性,是你無法去推翻或消滅的。而他當然是思考,如何超越這種維法與立法暴力的不停重複。」

重新思索法的本質

對於為何要在這個雨傘運動後的時刻,重讀本雅明對暴力的解析?回想起不少人曾道法治是香港這民主社會的核心價值,陳錦輝認為本雅明的想法將令我們大跌眼鏡:「『法』是否一種如此理想的東西?法治是否所謂絕對客觀的呢?在從前,我們不可能去否定法治、不可能去挑戰法這個觀念吧?但在雨傘運動後,就足以構成一個契機,令我們去思考這個問題。並不是說,我們今天要進入無政府狀態,或取消所有的法律;我只是想說,我們或許不曾對法律有真正的思考。」

對本雅明來說,暴力可以很講道理、不流血,但仍舊非常殘酷:「暴力是人類社會裡不能驅除的因素。當有人類的社會,我們就要接受暴力是必然會存在的,因為『法』一定會悄悄進入到我們的生活裡。問題在於,我們如何理解、分析和超越這種暴力。

在以往的日子裡,我們信靠法律,相信法治,往往以為法律等同伸張正義,是劃分著對與錯的界線——然而,本雅明並非這樣想的:「他會告訴你,正義是更困難的觀念,它必然要脫離法,才能被討論的。」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