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初識的你,造一份禮物 — 「Affordable Art Basel 藝術巴塞爾:買不起,送給你」

【部分圖片來源︰互聯網】

生日了,朋友試著猜你喜歡甚麼,想送你一份禮物。最後,無論他有沒有送上你期待已久的東西,大概已不重要,而你怎樣都是會快樂的。原因在於,你知道對方花了心思選禮物,只為令你快樂。

而由城市創作實驗室舉辦的「Affordable Art Basel HK 藝術巴塞爾:買不起,送給你」(下稱 AAB),大概可謂一送禮大行動。話說有 27 個人參加了去年 Art Basel,找到了心頭好。可惜太貴了,只能兩手空空走出展場。於是城市創作實驗室,便舉辦了今次活動。它先請那 27 個觀眾填寫欲望回條,介紹自己的心頭好,解釋喜歡原因;再請來 27 組藝術家,為他們度身訂造出獨屬於他們的藝術品。於是,本來互不相識的 27 組藝術家與填寫欲望回條的人,因為是次計劃被串連在一起。 藝術品可能有價,但用心為對方做的禮物,大概是無價的? 

(圖為何兆南為楊天帥所做的作品《破》。)

方向的改變

在一年前,當黃宇軒萌生辦 AAB 的想法時,他關心的是:人們有否了解自己的欲望、藝術品吸引自己的是甚麼、藝術市場機制帶來的限制。然而來到現在,當展場已經佈置好,他卻說重心有所轉變:「單單看到 27 個藝術家在有限制的情況下創作,已是很快樂的事。每個人思考的東西,原來可以這樣不同,我覺得這是最好玩的。」

限制=以對方欲望為基礎

黃所指的限制,大概不只是在資源上,而是指書寫欲望回條的 27 位朋友的要求,將令藝術家費煞思量。 例如其中一位參加者 Michelle Hon,她在 Art Basel 看中了何翔宇的作品《馬拉之死》,那是一個模擬艾未未而製作的真人尺寸樹脂雕塑。她如此理解自己的欲望:「因為我也挺喜歡何翔宇」、「因為藝術品吸引我的眼球」、「因為行完(Art Basel),我只記得它」、「因為我們都忘了重點」、「因為我想擁有一個真人大小的假男人」、「因為我想看藝術品的正面」,另外還註解「我不想要艾未未,我想要金城武」,又說想「易於收藏」。

要求甚多,大概很難一一滿足。於是收到其欲望回條的藝術家黃榮臻,便抽取了她其中的一些要求,製作了一個能夠自由縮收膨脹的男人頭汽球。雖然不像金城武,但至少也是根據對方的欲望度身訂造,再加上自己的創意完成的吧。

在限制以上再創作

雖然黃認為那對藝術家而言,是一種限制;但有些藝術家,並不這樣認為。像藝術家黃智銓,參與其中就因為:「就當今次是一種新嘗試,擺脫自己過往做的東西吧。畢竟,自己做創作,與大家一起做一個回應展,是有些不同的。而我其實並不感到有限制,都是用自己的直覺去接收對方的意思。」

與藝術家黃智銓和卓思穎配對的,是參加者何佩縈。何最喜歡的是藝術家 Jin Meyerson 的畫作 Arcosanti,原因是令她想起「落葉歸根」的概念。於是黃與卓,便一起思考如何用自己的方式,去詮釋這概念。黃智銓道:「看這幅畫的時候,我已感覺到其動感。」於是他便想到去製作一電動的裝置 Shuffle Shadow,模擬畫裡的樹根動態。

與陌生的你,成為朋友

黃宇軒指,一開始以為藝術家收到各欲望回條,是不會主動聯絡對方的。「然而,原來他們會自動自覺去尋找對方的,且似乎不太願意只面對那張欲望回條。」據他所說,有部分藝術家因是次機會,而和對方成為朋友;亦有藝術家,甚至和對方一起創作。 如 Michelle Hon 和黃榮臻,因為今次的計劃,他們認識到彼此。為了感謝黃製作藝術品的用心、或冀可與對方交流,Michelle 曾在旅遊時寄明信片給黃:「跟藝術家做朋友,也算是參與活動一個得著。」友誼隨藝術品意外附送,大概也是無價,亦是無可代替的。

不過也有藝術家刻意不與對方聯絡,不去探知對方的欲望,如何兆南。他認為若與對方溝通,將令作品失去驚喜。縱然如此,他亦有費心去揣磨對方的欲望,用自己的方式加以回應——縱成品非觀者所能預期的,但心意仍舊存在。

感受對方的心意

27 個配對,背後有 27 個建立關係的故事,當中或有喜、有悲、有誤會、有失望、有驚喜。而其中願意溝通的心思,或是細心經營的驚喜,或會帶予參與者暖意吧。像 Michelle ,就如此回應:「對於我來說,如果在 Art Basel 買一個爆炸貴(極昂貴)的假男人,而其背後又帶著沉重的信息;倒不如得到一個快樂而實際的藝術品,讓我可在生活中使用它——黃想到我可把這作品帶去沙灘玩,是想帶給我快樂吧。所以,我還頗滿意這作品的。」

展覽帶來的延伸思考

除此之外,這展覽大概可引領我們思考更多問題:在藝術市場以外的場域,應如何衡量藝術品的價值?將藝術品置離市場,藝術家可如何獲取收入、生存?藝術家的收入該如何衡量?眾籌和資助的方式,會否如何影響藝術的意義?此外還有,一般人期望擁有藝術品的欲望,應如何才可被滿足,又或者,是否應該被滿足?

有趣的是,展場內竟也有藝術家思考這欲望的問題:何兆南,收到楊天帥的欲望回條後,先是試著去研究對方喜愛的奈良美智;接著甚至嘗試用自己不熟悉的陶泥媒介,嘗試模擬楊所喜愛的藝術品。創作期間,他意識到所謂欲望的虛無、創作的虛無,便索性將那模仿品搗爛,用相機拍下那搗毀的過程,用創作去回應、反抗那份欲望。

Art Basel 天價的藝術品,終究對一般人而言,的確是注定失望的欲念。面對必然存在的失望,我們該如何看待藝術市場?參與者,Michelle 說出了她的看法:「若我很有錢,我會捐款給有需要的人,如窮記者。這不代表我不支持買藝術品,只是當世界仍未夠美好——我還未學懂,為何要買很貴的藝術品。」

城市創作實驗室「Affordable Art Basel HK 藝術巴塞爾:買不起,送給你」

日期︰即日起至 9/8/2015

時間︰12:00 - 19:00 (31/7-8/8) ;12:00 - 17:00 (9/8)

地點︰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L0 藝廊(九龍石硤尾白田街 30 號)

黃榮臻為 Michelle Hon 所造的作品。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