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城最宏麗的博物館大堂樓梯在那裏?

文/圖: 馮美華
 
香港文化博物館的大堂樓梯是也!
最近去觀賞博物館的兩個大型館展覽: 〔潛行夢空間〕和〔時間遊人〕,才著意博物館「封鎖」了這樓梯,只讓訪客用行人電梯上落,白白地浪費了這條宏偉樓梯的真正用途。

博物館為什麼封鎖了這美麗的樓梯?吊詭處是因為博物館為它加上了美麗外套。整條三段的樓梯鋪上了藍色底色和橙色線紋以呼應〔時間遊人〕的宣傳圖像設計,而在樓梯大堂處則裝置了一對腳印,讓人站在這點,就可看到那些橙色線的完整性。與此同時,在這對腳印的前面不遠處貼著樓梯放了一套非常「宜家」的白色睡床和附屬裝置,如枕頭和床頭燈,以呼應〔潛行夢空間〕。前者來得喧賓奪主,後者則不倫不類,在視覺上,這綜合裝置設計顯得不協調和缺乏美學觀念,虧待了兩個不同範疇的藝術展。

最要命的是博物館把林東鵬的三個裝置放在樓梯上,然後在樓梯最下層和最上層用繩把樓梯封鎖了。我們只能遙望林東鵬的其中兩件作品和只看到另一件作品的一面。

我只能讓大家看看外國如何做法:維也納的亞爾拔天娜博物館 (Albertina Museum) 和美國費城藝術博物館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分別把米羅的作品和達利覆印在樓梯,人們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樓梯間走動,和藝術疊在一起。

 

怎樣才能活化一座博物館?就是讓人們,尤其是兒童,在它的空間自如地和藝術品接觸和作出沒障礙的交流,使他們和作品的感知距離縮短至最低限度,令他們感受到藝術品的真實性和美感。

最後,在環保是全球的焦慮時,全世界都在勸喻人們多讓他們走些路,少些乘搭電梯,而我們的博物館則只能叫人用行人電梯,把樓梯間的藝術輕輕瞄一瞄,甚至錯過甚或忽略。

博物館的天職就是如何把藝術和人們建立親切和親密的關係。今次的樓梯「封鎖」和樓梯的美學設計均顛覆了這使命。它讓全城最宏美的博物館樓梯感到傷心,因它不曾實體的和心性地真正接觸到它的訪客,讓他們體會到放在其中的藝術品之完整性。

藝術類型: 
小檔案: 
馮美華 May Fung
藝術工作: 
藝術類型: 
獨立文化藝術工作者 。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