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百中國製造——艾未未@倫敦皇家藝術學院

【文、攝:何阿嵐】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54)《△志》

因為艾未未,「藝術」成為社會焦點。從靈活運用建築、裝置、影像、網絡活動來創作,以至對文化、政局的評論,他無疑成了當今最矚目的藝術家。其政治上鮮明的立場,藝術作品表現的政治取態,也彰顯了哈維爾所說的「無權力者的權力」。

行為即藝術,即自由表達

「解析,重組,再生」是艾未未作品的特色,當人民一邊欣賞他的叛逆,當局一邊在打擊他,艾未未卻樂意將這些過程公開展示,因為「行為即藝術,即自由表達」。現正於倫敦皇家藝術學院舉行的艾未未個人展令人關注,一方面是由於這是艾未未被軟禁、當局發還護照後首個海外大型展覽,另一邊廂,艾未未在八月份接受德國報刊訪問時的取態,令人懷疑他是否為了出國,變得不再敢言……

艾未未將陶瓶摔碎成粉

 

是次展覽展出了從1993年至今合共十五組作品,由監控攝像鏡頭(CCTV)圖案,到大理石雕刻而成的攝影機和樹葉,每一個作品就像一個徵兆,透露一點點發生在藝術家身上的現況。位於展覽場外、由2009年開始製作的作品,以八棵巨大裝置作品造成的「樹」,都以來自中國南方已枯死的古樹殘塊組成,艾未未將這些樹木的不同部份重新加工,當觀眾走過去看,不易察覺這些「樹」透過組合方式而成,雖則還原了其姿態,但就失去應有的功能和作用,它們只是組合物,而非「樹」本身。這種古物翻新的手法他經常使用,比如另一組系列,他砸碎了不同的古董花瓶,並以攝影紀錄破碎的過程,這些碎片被磨成粉,像中藥店內的藥材那樣,放在一個玻璃瓶內。他亦曾在一些花瓶上畫上彩繪,使它們看上去像現代陶瓷,以上兩種方法,同樣破壞了原物本身的意義和價值,經過藝術家轉化之後,成了藝術品。

「不搞政治,政治也會來搞你」

聽著艾未未演唱《草泥馬之歌》來諷刺政權扼殺網絡言論自由,又看到他在instagram上公開了一段工作室內發現多個隱藏竊聽裝置,他所身處的國度就是如此離奇荒謬。過往,艾未未曾與四名女生拍過一張名為《一虎八奶圖》,巧妙地以手遮住重要部位,代表「黨中央」(擋中央),這種不按牌理,總是以最粗魯、自由的表現來突顯現實那種可笑又可悲的狀況,彷彿看到他每件藝術創作背後,也籠罩一龐大的陰影。是故筆者亦難以想像,有一天若他再也不願發聲,而作品裡也再沒有這份幽默感的時候,世界將會變得如何枯燥無味。

作品《S.A.C.R.E.D.》

 

由六個巨大鐵箱組成的《害怕的》(S.A.C.R.E.D),這六個英文字母分別指晚餐(Supper)、原告(Accusers)、淨化(Cleansing)、儀式(Ritual)、熵(Entropy)和懷疑(Doubt),觀眾可從一側面小窗,和頂上天窗窺看艾未未和兩名獄卒的人形公仔。每一個箱子也分別反映了他在2011年失蹤的八十多天裡,每天經歷的六件事——吃飯、受審、洗澡、散步、睡覺和上廁所。和這間囚室顯得格格不入的,是牆上金光閃閃的牆紙,而這組名為「黃金年代」的圖案,便是由推特(Twitter)內的圖標、手銬和監控頭組成。

在場館內另一件受人注目的作品,是一個名叫《直》的大型裝置——從2008年汶川地震後倒塌的建築物中,挖出的近百噸變形鋼筋重塑而成。這件重量達96噸的雕塑橫放在展廳內,而兩側白牆上,則分別寫滿了五千多名孩子的名字。因為地震過後揭發了學校的豆腐渣工程,艾未未及其好友譚作人,並且「512汶川地震公民調查」志願者們,開始收集失蹤了的孩子數目,其間艾未未亦將這些名字放上推特。無奈的是,官方從未公開死亡數字,甚至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譚作人有期徒刑五年。假若那些學校以《直》裡頭的鋼筋建造,說不定這些孩子或許能安然無恙。

在「紐約書評」的訪問中,艾未未直言今後會少講一點「政治」,但藝術家要表達的方式,總是比平常人更多,或許再靜待一段時間,我們才看到他是否有所轉變。 

作品《直》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