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未知的聲音宇宙——「聽在」聲音藝術節2015

【文:苦瓜乾/圖:何阿嵐】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55)《△志》

說到聲音,即便它與我們生活經驗密不可分;但摸索聲音的複雜內涵,關心自然裡的雷聲與蟬鳴、城市街道的噪音、無聲的沉默等,都只是近年的趨勢。尚未發展成熟的聲音藝術,總被視為依附於音樂和視覺藝術形式的素材,不曾成為主角。但若視聲音為獨立存在,或許能呈現出令人眼前一亮的風景。

由聲音掏腰包主辦的「聽在」聲音藝術節,今年已是第五屆。透過了解新一代藝術家如何運用聲音,以探索聲音藝術的多重內涵與當代現象,也許我們始能發掘這未竟之地,為想像增添更多可能。

(圖:Sergei Tcherepnin的作品,透過簡單的科學原理,令尋常的銅片、布料,作豐富的聲音變化。)

難於定義的聲音藝術

早於90年代,澳洲的學者Kahn Douglas早就道出聲音材質的特殊︰它難以分門別類、用文字與藝術加以表現。聲音只能寄存於不同藝術媒介當中,依附在裝置、表演、劇場、電影、雕塑、平面和建築等媒介上。

Douglas在其著作《一度被移置的聲音史》中強調︰「(聲音)從未有所謂獨立的歷史,既無代表作,亦無團體,也無線性的發展,沒有傳記體式的發展,沒有持續的集體欲力交流。如果將之視作為一個待書寫的歷史客體,聲音與廣播藝術沒有像樣的角色能夠成就一篇好敘事,也缺乏書寫歷史所必須假設的演化、發展、成熟過程。它看起來既零散、持續時間又短暫,它更像是某種附帶品,這段歷史一如聲音本身一般飄忽。」

聲音的曖昧,令觀眾在了解作品時產生歧義。即便它只是生活中常聽到的聲音,每位參與者的個人經歷,都使他們對同一種聲音,有迥異的理解和感受。換言之,聲音藝術或許比任何媒介,更能激發觀眾的想像。每一種聲音,對於不同人有相異的親密程度;每一位參與者,都能有他獨一無二的經驗。而參觀「聽在」,就是難得的機會,讓觀眾可透過欣賞各作品,編寫屬於自己的故事。

不同形狀的銅片,會發出迥異聲音。

打破慣性思考

「聽在」帶來不同國家的藝術作品,讓觀眾參與其中。美國藝術家Sergei Tcherepnin,藉收集而來的銅片、布料,加上聲音裝置組合而成的作品,聲音極微,看似平平無奇;但若將裝置放在不同形狀的銅片上,震動能夠衍生出迥異的音效。如此簡單的科學原理,竟能組成變化多端的聲音效果。

而由香港藝術家許方華製作的鋼琴,組件為木、鉛筆和電子儀器。觀眾只要按下琴鍵,鉛筆將導電到琴鍵後的發聲裝置,繼而產出聲音。與傳統鋼琴音有別,那是一種人工的電子高音,令人跌破眼鏡。

這兩件作品都以簡單的聲音裝置,讓我們對習而為常的事物有新的體會

中國藝術家馮昊的作品《喧言》。

對聲音的想像

中國藝術家馮昊的作品《喧言》,在六個地方,紀錄了六組說著不同方言的人,朗誦《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噪聲污染防治法》的聲音。在同一個音軌上,藝術家再複述一次,讓兩把聲音重疊起來,似乎強調著兩種時空的存在。每組音軌也對應了元、明、清、中華民國、當下北京的六張地圖,地圖雖年代久遠,但標示著聲音產生的地方。這種並不完全確切的對應,令我們能在更闊的時間維度上,對聲音有更多想像。

由現居德國的丹麥藝術家Jacob Kirkegaard所製作的默片和相片,沉默地紀錄了一架汽車被破壞的過程。觀眾或許會問,作品無聲,又如何感受聲音的存在?然而,畫面的呈現,會讓觀眾自行聯想到汽車被破壞時的聲音。藝術家正是透過缺席的聲音,要觀眾在腦海中用想像補完那不曾出現的聲響。

如此我們會發現,聲音可以大、可以小、可以無語,但它其實存在於任何時刻、任何地方。聲音世界如宇宙星河般浩瀚,仍留待我們去發掘,而藝術就是那望遠鏡,讓我們能眺望那遙遠彼方的一角。 

 

「聽在」聲音藝術節2015

展期:即日至18/12/2015
地點:奧沙畫廊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