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絕望裡的希望——訪電影《踏血尋梅》導演翁子光

【文:何阿嵐/圖:美亞娛樂/場地:白紙工作室】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55)《△志》

何以有人會如此殘忍對待他人,將一個才剛剛認識的女生碎屍萬斷?沒有明顯的犯案動機,兩者原本互不相識,是吸毒引發獸性?還是別有案情?當法律早已為此定案,當輿論在喧嘩過後回復沉寂,我們還能否獲知真相?犯罪者是泯滅人性,還是,他象徵了每個人心裡不可見的陰暗面?一直追問下去,我們又會看到甚麼? 

旁觀他人之痛

「現在才上映,也可能好事,心智和處事也在這幾年間成長,對於這題材,也需要一定距離去看待。」輾轉三年多的時間,翁子光終於拍成他的第三部作品《踏血尋梅》,電影啟發自一宗真實的兇殺案,受害者在進行性交易時離奇被殺,行兇手法殘忍,加上各類媒體大事渲染,令案件一時間成為熱話。但翁子光關注的並非其行兇手法,而是與觀眾一起追溯想像受害人與加害者的心理狀態。兇手在電影初段早已投案,而戲中由郭富城所飾演的中年幹探臧sir,鍥而不捨了解兇手丁子聰,以及被害人王佳梅。「臧sir就像一雙眼睛,一位導讀者。我不想觀眾很容易享受到案中殘酷性所帶來的快感,電影很不cool,風格化,可能觀眾會覺得電影很『婆媽』。」假若有聽過他所主持的網上電台節目,會發現這一位電影人評論電影時,特別著重導演的道德觀和良心。他笑言自己早已被標籤為「道德膠」、「左膠」,但這些都是他所相信的價值。「了解原案時,我的關注點也不是案發時的來龍去脈。案件發生之後,本來已有很多似是而非的報道,包括對原案被害人的種種質疑。我覺得不能為了追求懸疑性,而製造額外信息。我於是透過臧sir的眼睛,來看社會上有些人其實生活在無形的痛苦之中;並希望觀眾能感受到人物內心的陰暗面,包括那份寂寞、孤單,甚至是邪念。」 

讓觀眾留在安全位置

「殘忍?像黃秋生在《人肉叉燒包》中開殺人派對,全無理性地殺人才算喪心病狂,觀眾亦一同沉醉在血腥暴力的狂歡中。至於丁子聰,若你了解這個人,你未必會這樣說。」由白只演繹的殺人兇手丁子聰,是別人眼中不務正業、一事無成的青年人,遇上由春夏飾演的王佳梅,一心想成名的新移民少女。兩者同樣在社會低下階層苦無出路,問他為何最終讓兩人相遇,繼而動起殺機,「說那人很殘忍,好像從第三者角度來分析,但當你看到他所做的事,從他的角度去了解,你會感到當中的沉重。白只在演繹處理屍體一幕時,一點也不冷靜,他深深感到一種戰慄感。為甚麼指控他是變態、魔鬼,這只是簡單地二元化他的行為,但如果進一步理解,你才明白案件的複雜與人性的一面。」戲中白只一段法庭讀白,將整個肢解過程完整揭露,電影也同樣展示了相當殘忍的肢解過程,「我和杜可風(本片攝影師)想表現出這過程中一種真實感,但又不要太直觀的感覺,讓觀眾留在一個安全的位置來了解,所以用上很多濾光鏡來淡化那過程。」翁子光直言,如果將那些肢解的畫面剪進影片裡,或許可以吸引不少cult片迷。「但我們不想這樣做,當人被切成一塊塊時,這已經不再是『人』來了,假若要展示這過程,心裡會不安樂,至少在這一點上,要對死者有一份尊重。」

「我想拍一件小事」

 電影公映時將會分成兩個版本,分別是98分鐘的公映版以及120分鐘的導演版,前者由張叔平剪接,後者由台灣剪接師廖慶松操刀,公映版亦由原先四個章節——「尋梅」、「孤獨的人」、「踏血」、「看得見風景的房間」改為三個。「張叔平以較明快的節奏來處理素材。」翁子光原意請廖慶松將電影剪短,但剪接時發掘了更多郭富城的演出,將表情動作也整合起來,「廖慶松說他從來不喜歡郭富城,在這部電影中,他卻演出了角色的温度。」公映版亦將部分支節刪走——一宗發生在97前的兇殺案,也交代了事後臧sir與受害者的相遇,而結局也在不同的落點下完結。「氣質上有分別,張叔平的方法令觀眾更容易吸收戲內的信息。學廖慶松的說法,120分鐘版是要觀眾有更高的參與度,希望他們能觀賞時一起尋找主題。《明媚時光》也是這樣做,有種不穩定性。我當然希望有生之年,能拍出簡潔的作品,像比利時達頓兄弟(Dardenne brother)的作品,很短很準確地說出主題,那管是說很小的事。但我的作品從來不是有關一個人的故事,而是群像。」

life is going on

臧sir兩年後回去探望佳梅一家人,經歷了如此大的悲劇,生活卻依舊。「有人問我最後一場戲,金燕玲飾演的媽媽為何沒有哭?但她怎麼可能會哭?所有人,特別是像戲中的低下階層,對於家庭的創傷,就算再大的創傷,大多會選擇逃避,放下。你不能夠用自己的情緒來解釋別人的生命,因為生活還有千百萬樣事要面對, 到最後每個人都要有一個出口,那場戲就是想說life is going on。」在電影節放映後,曾有人在網路上留言說,他/她原本打算看完電影後就自尋短見,沒想到看完後找到了情緒出口,重燃對生命的希望,並留下一句話——「謝謝佳梅代我死去」。 

藝術類型: 
小檔案: 
翁子光
翁子光 1979出生於廣東,集導演、編劇、影評人於一身。首作《明媚時光》曾獲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晉導演,其後編寫了《殭屍》、《救火英雄》。新作《踏血尋梅》於第52屆金馬獎獲9項提名。他現時在網絡電台「謎米香港」節目《文人多說話》中擔住主持。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