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迷失中尋找——《微塵宅事》

【文:一一/圖:廣東現代舞周/攝:Daniel Tchetchik】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55)《△志》

在上個月剛剛結束的廣東現代舞周,來自以色列的平頭劇團(Inbal Pinto and Avshalom Pollak Dance Company)帶來了《微塵宅事》(Dust)一作,舞者以獨樹一幟的肢體語彙,配合簡單的桌椅道具和天馬行空的投影,演繹出了一個變化莫測的塵埃的世界。

塵埃不可名狀,本就難以演繹。舞台上的演員身著素衣舞動,鮮有互動,各自沈溺於自己孤獨的世界。若不是觀看前看過節目介紹,我可能不會聯想到塵埃,不過觀看演出時卻令我想起藝術家徐冰一件與塵埃有關的作品——《何處惹塵埃》。

2004年《何處惹塵埃》首次展出,徐冰將他在九一一事件後收集到的塵埃吹到展廳的地面上,落定後灰白色的塵埃顯示的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被塵埃覆蓋的地面寧靜而又充滿詩意。會將兩個作品聯系到一起,大概是因爲在觀看時,都令我感到緊張。看《何處惹塵埃》,當細微的塵埃以有形而又清晰的面目出現在眼前的時候,反而令人緊張,害怕若是有一陣風來,或者一個不小心,便會擾亂眼前的一切;而在觀看《微塵宅事》的過程中,舞者們的肢體就如同空氣中的塵埃一般,難以捉摸,令人完全迷失於其中。舞者極具張力的肢體動作,浪漫而又緊湊的音樂,時時響起的鐘聲,都讓人滋生出絲絲緊張的情緒。

舞台上的舞者旋轉、漂浮,又跌落於地,相互牽連又分離,生活中的起起落落不也是如此?我們都會迷失方向、融合又消解、互相找到對方,又分開。《微塵宅事》的創作與韓國的一句諺語有關:“Gather dust to make a mountain”, 意思是所有的努力都將有所收獲,不過遲早,無論是一陣風或者海嘯的波浪都可以輕易地摧毀這座塵埃堆砌出來的山,一切都將從頭開始。

演後談的時候,有觀衆問這部作品是否代表了人生的不同階段,編舞Avshalom Pollak直言當然可以這樣理解,作品的開頭就如同人生的序幕,不過這部作品並沒有結尾。每個人物都在迷失,也在尋找。「你必須陷進去了,迷失了,提出問題,最後你才能找到某種東西,如果你永遠想著尋找某種東西,那你永遠也找不到。」

也有觀衆問爲何劇中的人物都處在一種疏離的狀態。Pollak解釋,一開始創作這個作品的時候,每個人物都是獨立創作的,他們只是恰巧處在同一個環境中相遇。在這個過程中,你必須去做選擇,《微塵宅事》想創造這種選擇的可能性:「很多事情都在同時發生,你不可能掌握一切,你必須有所選擇。我們在作品中想提供這種可能性,你可以在一個你能夠選擇的情境下去選擇。你必須放棄某些東西,但這會讓你更好地感受事物、獲取想法和自由,如果你能這樣做,是非常美好的一件事。」Pollak說。

問及徘徊在作品中的黑衣人有何寓意,Pollak說黑衣人可以代表著死亡,也可能是我們無法放棄的東西,所以他不願離去。每個人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在他看來,觀衆與演出並非分離的,觀衆來到劇場也不會是一片空白。「我們創作作品不是爲了自己,而是爲了與觀衆交流。最有趣的是我們從世界的一端來到另一端,但觀衆仍然可以從演出中看到自己。」


Avshalom Pollak 小檔案
Avshalom Pollak曾是一名演員,畢業於特拉維夫市一所戲劇學校。他出演過多部影視劇,並且在多所劇院演出戲劇,如哈比馬國家劇院、卡梅里劇院和海法市劇院。他在多部經典戲劇中飾演主角,比如在《羅密歐與茱麗葉》中飾羅密歐,在《奧賽羅》中飾凱西奧等。Avshalom Pollak與Inbal Pinto於1992年開始合作,共同建立了以色列平頭舞團。2011年,二人的作品《公牛》和《樣板人生》獲以色列文化部創作獎。2003年,二人聯手編導克里斯托夫.維利巴爾德.格魯克的歌劇《阿爾米德》。2013年,他們在日本東京編導了佐野洋子的原創音樂劇《活了一百萬次的貓》,作品《壁花小姐》獲以色列評論界「2014最佳舞作」獎。

藝術類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