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來嚇

【文/圖:王天仁】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55)《△志》

本文出街之時,有關Anthony Gormley的作品在港掀起的風波可能早已被淡忘,然而小弟執筆之時,正值事件在藝術圈和社交網絡上成為熱話,有恥笑港人藝術水平的,也有指藝術作品確有引起不安之嫌的,各有論點和支持者,筆者看得興起,也想參一把來胡言亂語一番。

作品的初衷

根據主辦方的文案介紹——「享譽國際的英國藝術家Anthony Gormley此番首度來港,舉辦名為「視界 香港」的展覽,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公共藝術項目,31個雕塑將會設置在香港中西區的高樓大廈及大街上,面向不同空間,引領大眾思考我們所建造的世界與地球本身的關係。」據資料所載藝術家對作品的概念解說,乃望透過「視界 香港」,鼓勵大眾抬頭觀望,以全新的視覺審視熟悉的地方,而把雕塑放置在大廈的邊緣,正是要貼近天際,襯托於光線與空間之中,在行人的的視線範圍內交替呈現和消失。可惜思考未及,恐慌先至,主流媒體一如既往的把藝術作品視為譁眾取寵的東西,然後選取部份對作品反應較極端的市民為焦點,遂引來坊間正反兩面的二元化議論。

藝術家大晒vs觀眾大晒

既然作品定性為公共藝術,藝術家創作時是否有把市民大眾一併考慮?「公共」的参與性如何?觀眾是否有共鳴?這可不是藝術家單方面可自圓其說。至於箇中藝術家和觀眾之間誰較重要?恕小弟騎牆,首先藝術本身並無對錯之分,作者和受眾之間也不存在對立,而是一種永恆的角力拉扯,透過這種拉扯,希望大眾的接受能力因而擴闊,藝術家也能調整對挑動大眾思考的判斷;畢竟藝術的範疇相當廣闊,有容易以視覺判斷和欣賞的、有晦澀難懂非常個人的、甚至是前衞而具挑戰意味的,正如不同口味的佳餚,當吃著咖喱或麻辣火鍋時,你會怪責它是辣的嗎?吃的時候該介意師傅是否正宗還是怪責其沒有顧及食客口味?

每個人心目中都有一件藝術品

對於「藝術品」這東西,每人心中都有不同定義,有人覺得是幅色彩絢爛的風景畫,有人認為是個栩栩如生的雕像,也有人欣賞前瞻或有啓發性的概念,如果各自只固執己見,不能、不願、或不尊重藝術的其他可能性,無疑值得慨歎,但如果我們自以為是地嘲笑或看不起欠缺這種彈性的人,兩者豈不是五十步和百步之遙?放於天台的人型雕塑是否就足以讓我們反思人與自然和世界的關係?不是人型的話又得唔得?找個真人來天台跳舞是否更為震撼?別被「大師」二字嚇唬,也無需開口回答,用心的想,內心真正的你會有屬於自己的答案。市井街坊好、國際藝術大師好、甚麽專家也好,都是人,人生在世,懂得謙卑,懂得的會更多,順祝各位聖誕平安喜樂。 

藝術類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