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文嵐女】 夜探Antony

【文:林嵐】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Antony Gormley的「視界・香港」終於開幕了一個月,除了開張之時關於跳樓的幾篇投訴,之後就是他被鐵馬圍起來進行檢查的那段笑話。結果一切又歸於平靜。以他在當今世界藝壇的地位,這套作品所引起的香港公眾回應實在冷淡得……讓我感嘆一句:「當代公共藝術少點娛樂性也行不通!」坦白說,在任何商場,隨便一個卡通公仔的求合影率都比這個雕像高。

為求真相,我隨便選個晚上看看市民的反應。其中一件鐵像鄰近蘭桂坊,約八點左右開始,我在中環街邊觀看了「他」一個多小時。只有不到兩個人站在他旁邊合照,外國人多是從旁拍相, 有一對外國女賣藝者就坐在旁邊表演,也沒有特別地與「他」呼應演出,反正平時那個位置就是賣藝人的熱點。由於香港的混雜情况,我沒聽到講話聲也無法確定那些人來自何方,暫以「東方面孔」來稱呼。這些人的反應很參差:有人當沒看到,匆忙地走過;也有人用到最熱情的方式打招呼。一位中年男人,他沒有拿相機,十米之距時,已見他匆匆走上去行個見面禮,頭一低,下握「他」下體突出的敏感部位,也殺我個措手不及,相片也沒來得及拍。只見他握了二秒,向右扭一下,似乎在較力,再向左扭一下,如此兩次才好像失望地放手了。退後兩步,抬手再看「他」的面部,也似乎得不到滿意的答案,眉頭一皺,再摸一下「他」的胸部,拍拍肩膊,從背部順勢而下至臀部,再一次退後,從背部打量一週,禮成,離開。我不禁拍手喝采:「好一個觀摩者!」

接著,我隨興移步至遮打花園探望另一個「他」。 可惜他沒有用眼神來迎接我。他望向兩個地鐵站口的中間,順著他的方向看去,樹椏遮了我的視線,卻找不另一尊雕像的踪影。作為粉絲的我當然知道一定還有作品在附近,終於在他順時針90度的高空,找到位於大會堂高座樓頂的那個「他」。我怎麼看也不覺得那是會讓人困惑的自殺者影像。回過頭來,我看著這個作為整套裝置起點的鐵像,不遠約兩米之處還有作品解說,可惜字體小得可憐。黑夜之中我無法閱讀,只好找個有利位置再進行觀察。此時才發現原來早有人盯上我了:盡職的護衛員一等我離開,就把指示牌移走,原來時間已是晚上十點零五分了,十分抱歉,他應該是十點準時來拿走的。這時來了三個年輕的東方面孔男子,嘻哈一輪,手指開始移動,首先觸摸兩個胸前的鑄鐵孔位,可能是他們搞不清為甚麼男人的胸口有這種凸出來的部份,他們的指尖也觸及下體。「明明是男人呀!」,我猜他們想說的。一輪不明就裡、指手劃腳的討論,兩分鐘後就離開了。十點半,護衛員又回來坐下,他也是隨便找個位置坐的。看來,他也很好奇同一個場子裡有另一個人陪他坐了一個多小時,我們對望了一眼,沒有交流也沒有此意。其實我深懷敬意,這個長達半年的展期,背後最實幹的人首要數他了。冷冰冰的黑夜中,有人乘黑行兇,有人默默守護。

「他」有意無意間站在富殖民地色彩的最高法院和當代的中國銀行兩個建築之間,我拍了張「無根」的男人像,欲知後事如何,下回再來分解。

藝術類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