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裡那天不再聽到在呼號的人——《攝魄》在劇場上散播和平種子

【文:雲子/圖:何必。館】 本文轉載自一、二月號(vol 56)《△志》

世事很多時都是基於一個偶然。多年前黃宇恒偶爾在網上瀏覽關於戰地照片的網頁,壓根兒沒有想過會帶出今天的《摄魄》。《摄魄》導演黃宇恒一直醉心攝影,也就從那時候起,注意着新聞照片,留意到戰地記者這個特別的職業,在心裡埋下《摄魄》的種子。

生活在資訊爆炸的時代,人們不及細讀文字,聲音圖像當訊息傳遞者的角色越發重要。黃宇恒認為人們在指尖匆匆滾動屏幕的瞬間,吸收了很多資訊,卻難以消化,令這些資訊成為了部分人控制訊息的工具。身在香港,戰爭災難對我們來說似乎很遠。除了向慈善團體捐款間接幫助部分受戰火所害的人、換換面書的頭像送上祝福之外,我們還可以做些什麼呢?黃宇恒認為我們雖然沒有能力制止戰爭的發生,卻可以在自己的崗位上盡力,例如借劇場為觀眾提供一個思考平台,讓他們關心這議題。

擁抱未知的精彩

從大學的一門課開始,何應豐與黃宇恒就建立起亦師亦友的關係。黃宇恒有關戰地記者的創作概念,觸動了何應豐的心。兩年前的獨腳戲《影。武者》是試驗,延伸發展成今天的《摄魄》。當中不論是邀請演員還是如何處理劇本,作為編劇兼監製的何應豐都交由黃宇恒主理,毫不干涉。「因為他是個會看書的人。」何應豐認為會看書的人,會思考,即使黃的導演經驗不多,何應豐仍然對他相當信任。不止黃宇恒,何應豐認為其實時下香港的年輕一輩有很多想法,可惜的是在消費文化大行其道的今天,人們太過計較得失,害怕失敗,很多時不肯做或者不敢做,想法未能付諸實行,扼殺了不少可能性。近年多了年輕人談到想離開香港,何應豐認為這種離心性,是基於社會沒有好好擁抱和承傳自己的文化,太多事情都要確保有收穫才肯付出。

與自己對話

當創作有了主題後,以哪種方式、如何演繹,有萬千可能性。透過思考與反思,與劇組各成員的討論和分享,黃宇恒說在扮演導演這個角色的過程中,加深對自己的了解,亦開始了與自己溝通的過程,「我一直以為自己關心的是戰地記者這群人,但原來我在乎的,還有那些活在戰火中的人們。」他在香港演藝學院修讀的是燈光設計專業,對劇場來說,每一個參與者都是舉足輕重的,但燈光的表達,往往是劇作的輔助,燈光設計師表達想法的空間仍然有限。對於當初何以選讀燈光設計,現在又為何當上導演,他坦言沒想那麼多,只是隨心而行。正如在旁的何應豐所言,人生本來就充滿各種可能,有時太有計劃反而會扼殺了可能性。人們在趕、跑、追的時代活得久了,開始談「慢活」文化,何應豐認為劇場正是其中一處讓大家有機會靜下來,容許自己抽離急速的步伐,在那片空間中好好思考,又或者放下所有想法,只是專注感受劇場的每個細節。

黑暗無法驅走黑暗

訪問剛完結,傳來法國巴黎遭受連環襲擊的消息。新聞片段重複着人們的驚呼叫喊聲、此起彼落的爆炸聲,和到處一片頹垣敗瓦的景象,每個片段都叫人心碎。隔天傳來法軍大舉空襲敘利亞的消息,而我卻無法辨識,這會否就是一個終結,還是另一場又一場殺戮的開端。只是腦海中又浮現起馬丁路德金的名句:Darkness cannot drive out darkness; only light can do that. Hate cannot drive out hate; only love can do that.

何必。館《摄魄》

監製/編劇:何應豐
導演/燈光設計:黃宇恒
演員:吳偉碩、葉榮煌、施卓然、
演員:曹德寶、陳美彤

日期:
22-24 & 26-31/1/2016 (8pm)
23-24 & 30-31/1/2016 (3pm)
地點:前進進牛棚劇場
票價:$220│粵語演出

門票現於城巿售票網發售
購票:www.urbtix.hk│2111 5999
票務查詢:3761 6661
節目查詢:2268 7323
www.lcsd.gov.hk/cp

演出含裸露場面及不雅用語; 觀眾務請準時入場,遲到者將不獲安排入場; 本節目不設觀眾席,劇場將變身成為戰場,危機處處,建議觀眾穿著輕便衣履; 適合12歲或以上觀眾欣賞。

藝術類型: 

Facebook Comments